被战争包围的短暂又不失美好的童年

羽毛yoyo
2018-04-15 14:11: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眼在影片中看到布鲁诺的时候我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眼神干净,思想纯粹,又聪明的小男孩。

搬家的时候布鲁诺没有像姐姐一样坦然愉快的接受了,他担心的是无法再和他时常在一起的朋友们一起玩耍了,而父亲收到的一纸调令是无法驳回的,布鲁诺最后还是坐在离开的车上依依不舍的朝朋友们挥手道别。

“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大概是布鲁诺和姐姐都一直笃定的事情。布鲁诺只知道父亲是军官,很厉害,但在搬到新家,在新家里有穿着脏兮兮的条纹衣服的畏畏缩缩的犹太人为自己家里做事,和父亲以及父亲手下的战士对他凶残的怒吼的时候,布鲁诺开始怀疑,好奇,父亲被军令调来管理的,家对面远处的农场是什么地方?农场里全都是“穿条纹睡衣”脏兮兮、被呵斥的人都是做什么的。

而父亲始终都用“自己是军人,在尽自己的职责做着为了国家利益的事情”这样的自以为理性的想法给大家,或是也包括自己洗脑。也许无数的纳粹分子都是这么想的,才不会认为自己杀戮犹太人是一件多么十恶不赦(大概可以这么讲?)的事情。

可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布鲁诺不解,为什么大人不让多问关于农场的事情,为什么农场里的人要被关起来,为什么农场的烟囱里会散发出浓浓恶臭

...
显示全文

第一眼在影片中看到布鲁诺的时候我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眼神干净,思想纯粹,又聪明的小男孩。

搬家的时候布鲁诺没有像姐姐一样坦然愉快的接受了,他担心的是无法再和他时常在一起的朋友们一起玩耍了,而父亲收到的一纸调令是无法驳回的,布鲁诺最后还是坐在离开的车上依依不舍的朝朋友们挥手道别。

“为自己的父亲感到骄傲”大概是布鲁诺和姐姐都一直笃定的事情。布鲁诺只知道父亲是军官,很厉害,但在搬到新家,在新家里有穿着脏兮兮的条纹衣服的畏畏缩缩的犹太人为自己家里做事,和父亲以及父亲手下的战士对他凶残的怒吼的时候,布鲁诺开始怀疑,好奇,父亲被军令调来管理的,家对面远处的农场是什么地方?农场里全都是“穿条纹睡衣”脏兮兮、被呵斥的人都是做什么的。

而父亲始终都用“自己是军人,在尽自己的职责做着为了国家利益的事情”这样的自以为理性的想法给大家,或是也包括自己洗脑。也许无数的纳粹分子都是这么想的,才不会认为自己杀戮犹太人是一件多么十恶不赦(大概可以这么讲?)的事情。

可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布鲁诺不解,为什么大人不让多问关于农场的事情,为什么农场里的人要被关起来,为什么农场的烟囱里会散发出浓浓恶臭的烟......然而这些事情会一件一件的变得明了,在看到姐姐的房间里也贴满了纳粹的旗帜海报也会想求证“不是所有的犹太人都是坏人吧”,毕竟家里那个连走路都颤颤巍巍的帮他们削土豆的那个人会在他摔倒的时候给他包扎伤口、还有隔着不是农场而是集中营的电拦网他新认识的犹太人沙暮是他的好朋友......

可是来家里教书的老爷子是一个不让他看自己喜爱的关于冒险的书还告诉他“所有的犹太人都是坏人”的人。

布鲁诺善良,在沙暮来到自己家干活的时候又忍不住给他东西吃,对,就是又,布鲁诺时常从家里捎带食物偷跑去集中营外边儿与沙暮见面聊天,看着沙暮狼吞虎咽的样子他感到开心。可当沙暮被发现和被认为是偷吃被训斥的时候,布鲁诺被吓到了,急忙撇清了自己的责任,事后后悔至极,他一连几天都跑去集中营,想和沙暮道歉,可是都没见到人。那双清澈的蓝色的眼睛写满了愧疚,沙暮对自己受到的惩罚只字不提,只是顶着红肿的眼睛抬头看着布鲁诺表示原谅。布鲁诺重视友情,他决定要帮助沙暮做些事情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就算在母亲决定再一次搬家的时候也没有食言自己对沙暮说过的“进入集中营一起找到沙暮爸爸”的承诺。

不惜一切冒险进入集中营与沙暮会和,为两个人终于不再隔着电拦网碰面而开心,在他也穿上“破烂的条纹睡衣”走在混乱的、被掌控的犹太人群中他想过退缩,但看着沙暮,和自己答应过他的事情,他毅然决然的往前走。

在被赶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并且被要求脱光衣服的地方,从头顶上唯一的光源撒进来了一些东西,那双蓝色的眼睛充满恐惧和未知,心里一定有着许多问题,但他与沙暮紧紧握住了手,光线被遮盖的时候,那双眼睛也消失在了画面里。

他经历过一次和小伙伴的分别,然而在第二次到来之际,却和小伙伴一起成为了烟囱里恶臭的烟。

这包含战争的残酷,也包含了一个八岁孩子童真又伟大的友情。

孩子对现实的懵懂探索,以及大人到最后绝望的呐喊布鲁诺的名字是否也开始怀疑自己所谓的理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更多影评

推荐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