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宇宙更远的,或许是人心吧

Aozora_SR
2018-04-15 13:56:5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出自电影《大佛普拉斯》

一起去往比宇宙更远的地方

  虽然有为《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宇宙よりも遠い場所,简称《去南极》)写点儿什么的念头是挺早之前的事情了,但开始真正着手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正巧赶上霍金的去世,这也让我突然回想起了导语中提到的那句电影台词。人类如今的科技水平早已超越当年登上月球的时代,可是人心的距离依然遥不可及,还是那样的难以企及。或许正是因为对此深感无奈吧,所以才会那么容易地被《去南极》触动到,搞得我看每一集都会留下眼泪,所以即使这部番套路满满,即便它描绘的青春美好得不真实,但我仍然想不顾逻辑地写下一些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仅此而已。   《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不是一部讲述如何去南极的科普动画(

...
显示全文

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出自电影《大佛普拉斯》

一起去往比宇宙更远的地方

  虽然有为《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宇宙よりも遠い場所,简称《去南极》)写点儿什么的念头是挺早之前的事情了,但开始真正着手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正巧赶上霍金的去世,这也让我突然回想起了导语中提到的那句电影台词。人类如今的科技水平早已超越当年登上月球的时代,可是人心的距离依然遥不可及,还是那样的难以企及。或许正是因为对此深感无奈吧,所以才会那么容易地被《去南极》触动到,搞得我看每一集都会留下眼泪,所以即使这部番套路满满,即便它描绘的青春美好得不真实,但我仍然想不顾逻辑地写下一些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仅此而已。   《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不是一部讲述如何去南极的科普动画(当然,它的协力单位包括了科学省和极地研究所,所以大部分内容还算是科学的),它的作画也不如同季的某部新番精良,但它所展现的四名少女的成长过程却足以打动人心。证明自己、释怀过去、相互理解、学会与他人相处,每个角色都在旅程中完成了各自的人物弧光,让绝大多数观众获得共情,单从这个方面来说,《去南极》就要比那些泛滥的卖萌、卖肉番要高级太多。

  #B站房产了解一下(附B站正版在线链接)

  #以下含有大量剧透,注意绕行!


   玉木麻理(小决),一个故事开始时总说着要做些事情却始终无法迈出那一步的人,当我看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头脑里冒出来的词就是“真实”,这不就是我自己吗,平时会想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最后真正下定决心去做的却少之又少。现在想想考虑那么多又有什么用,认准一个目标就去做就好了,遇到什么困难再想办法去解决,太过患得患失就什么也做不成了啊。    小决和好友小惠在第5话的对话是这部动画里最先触动到我的一个情节。当小惠知道小决真的打算去南极后,用了最糟糕的方式想留住小决,当她回过神来明白自己是舍不得小决的时候,她却只能一边道歉一边哭着、违心地告诉小决:“我终于能踏出一步了啊,去往没有你的世界。”小惠的绝交不单单是因为嫉妒,更多是源于她的不安和恐惧,她太过害怕小决认识新朋友之后就忽视了她,害怕她们的关系因为去南极发生变化,她看到了小决的改变与成长,而小惠自己却还没有准备好走出那一步去跟上小决的脚步,依然想待在曾经的舒适区中,所以她选择了伤害小决,同时更是在伤害自己。    正如报濑所说:“朋友跟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都不同,这种关系很模糊,无论什么时候消失都没有人需要去负责,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自由,才能在一起。”在第10话,小决跟结月聊天的时候提到了“绝交”事件之后她与小惠的关系,在去南极的途中,小决一直在给小惠发信息,分享路上的所见所闻,小惠却很少回复她,但小决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她尝试着去理解小惠有意的疏远。而小惠,在动画的最后,她告诉小决自己去了北极,一南一北,看似是地球上两个遥远的极点,却是小惠用一种傲娇的方式告诉小决自己也勇敢地迈出了那一步,她又可以和小决站在一起。

   三宅日向,一个几乎每集都要说出一句“名人名言”的学霸,看似总是成天没什么烦恼,但她在学校里却受到了社团的排挤。日向的问题在第6话的护照事件中开始展现出来,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扛,不想给别人添一点麻烦,不想被别人顾及自己的感受,如果说小惠的问题是过于依赖小决的话,那么日向则是另一个极端,不想去依赖任何人,实际上是将自己包裹起来,试图扮演一个什么都不在乎、谁都不伤害的好人角色。有类似经历的报濑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别人越是看不起她、孤立她,嘲笑她去南极的想法,她就变得越坚决、越果断、越不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所以造成报濑在不了解她的人眼中性格很差劲(而日向的坚强则让人觉得她过于善良)。   在护照事件之后,虽然日向真正地融入了四人组里,开始敞开心扉地说起自己的故事,但之前社团的事情还没有真正得到解决,于是就有了第11话的转播事件。过去伤害过日向的人突然冒出来想获得原谅,日向依然想逃避,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显得大度一些,但报濑却直接把社团的人怼了回去:“你们就继续怀着内疚的心情活下去吧,这就是伤害别人的代价啊!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开什么玩笑!”不得不承认这段台词写得真过瘾,说什么岁月静好,说什么不要小气,凭什么?受到伤害的人本就没义务去原谅施害者,没有了解就劝受伤的人原谅别人其实是在进行二次伤害啊。(说句题外话,我们总说的“以德报怨”本身是在断章取义,原文其实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至此,日向在朋友的支持下终于摆脱了过去,直面自己。

  白石结月,相对于四人组的其他三人,结月的问题其实是最纯粹、最简单的,就是交到朋友,往深层来说是对“朋友”这个概念的认知。像结月那样用“契约书”来做出证明友情的存在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但我又特别理解她的行为,和小惠类似,她们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缺乏安全感,何况“友情”真的是太过模糊了,不像亲情血溶于水,不像爱情可以做出承诺。需要承认的是,每个人对于朋友的界定是不同的,所以这里也不打算展开去说,但我觉得最最基础的一点或许是可以很轻松地在一起聊聊天,没事的时候都可以有说有笑吧,如果连“可以”都没法做到的话,“自由”就无从谈起,于是便没办法成为朋友了啊。

  小渊泽报濑,一定要放到最后来说她,没有报濑就没有这次的南极之行,即便OP是以小决“翻身农奴把歌唱”作为开场,但我始终认为报濑才是这部番的核心人物,没有之一,她在去南极的过程中,不只完成了自我成长,更影响了周围的人,促成了他人的改变,不单单是四人组里的其他三人,还包括了观测队队长藤堂吟。   报濑和队长对于报濑母亲之死一开始都不愿去找对方说清楚,回避与对方直接沟通,不是不想说,而是因为她们对于这件事都还没有真正释怀,报濑不愿意去接受这个事实,而队长还在责备自己,即便她其实并没有责任。第9话里她们在甲板上的对话将二人矛盾的心理展现出来,紧接着就是科考船破冰的桥段,这也预示了报濑和队长的关系从这次对话之后开始慢慢缓和。什么都不说就什么都解决不了,尝试沟通是破冰的第一步。   第12话中,在朋友的帮助下,报濑找到了她母亲留下的笔记本电脑,她登上母亲的账号,邮箱瞬间被她这几年发给母亲的信件填满,未读信件的数量从个位数涨到上千件,此刻,报濑终于哭了出来,而其他三人则在门外默默陪伴着她。当报濑剪去了长发,将一百万元留在南极时,她彻底完成了与母亲的告别,接受了母亲的死亡。她来南极的意义也发生了改变,不再只是追寻母亲的脚步亦或是去打嘲笑她的人的脸,而变为和朋友一起踏上旅程,一起体验旅程中的痛苦和欢乐,一起去往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


  #絮絮叨叨的分割线~

  写在最后吧,实际上我本身也是一个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缺乏安全感的人,我也明白像《去南极》里面的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加,遇到越来越多的事之后,有些人会选择像日向那样将自己保护起来,不去展露内心的想法,有意思的是,小时候说友谊长存是发自内心的,而长大之后更多的只是客套了吧,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吗?如果必须要选择的话,我希望能成为报濑那样的人,果断、坚强、坚决,同时对他人又是真诚的,即便这种真诚有时候会伤人,我也觉得这要比虚假的友善要宝贵得多。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吧,自己做到自己认为的最好就够了,不要强求他人,不要寻求什么承诺,能成为朋友的自然就会成为朋友,不能成为了就算了,毕竟朋友就是这种随时可以消失的自由关系啊。

  这几年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有担心过自己会因此变得冷漠、麻木,但当我看到像《去南极》这类的作品时还能流下泪水,我感觉我还是可以抢救一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的更多剧评

推荐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