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尔斯玛利亚:女性的魅力与魔性在时间之外

Ponyuu
2018-04-15 09:46: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公众号的刷屏话题之一,就是“四十岁有魅力的中国女演员们无戏可演”。然而我却想起了一部2014年的法国电影———

《锡尔斯玛利亚》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只在中国发生,也许是今天时代电影市场的某种特性。

当然这部电影给人的反思,远超过这些。

1

《锡尔斯玛利亚》是法国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导演的,朱丽叶. 比诺什主演。还有两个美国的当红小花——暮光女克里斯汀. 斯图尔特,以及《海扁王》女主角科洛.莫瑞兹。

这部电影的故事是这样的: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女主角(为了大家看着方便,我就直接用演员名字吧)是一位40多岁的明星演员,在她18岁时,演了一部电影大腕自编自导的戏剧《马洛亚之蛇》。这部剧里有两个角色:一个是年轻,自由,野心勃勃,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女孩Sigrid,一个是年近中年,平庸,脆弱的“中产阶级悲剧女性“Helena.这两个女人在剧中邂逅,Sigrid对Helena释放出强烈的吸引力,让Helena深陷其中,却最终被 Sigrid抛弃,以自杀告终。

当初,年轻的朱丽叶.比诺什就是凭借Sigrid那个角色一炮而红。这也是她整个演艺生涯中最光辉的记录,直接奠定了她作为女明星方方面面的成就感与文艺气质。直到40岁

...
显示全文

最近公众号的刷屏话题之一,就是“四十岁有魅力的中国女演员们无戏可演”。然而我却想起了一部2014年的法国电影———

《锡尔斯玛利亚》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只在中国发生,也许是今天时代电影市场的某种特性。

当然这部电影给人的反思,远超过这些。

1

《锡尔斯玛利亚》是法国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导演的,朱丽叶. 比诺什主演。还有两个美国的当红小花——暮光女克里斯汀. 斯图尔特,以及《海扁王》女主角科洛.莫瑞兹。

这部电影的故事是这样的: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女主角(为了大家看着方便,我就直接用演员名字吧)是一位40多岁的明星演员,在她18岁时,演了一部电影大腕自编自导的戏剧《马洛亚之蛇》。这部剧里有两个角色:一个是年轻,自由,野心勃勃,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女孩Sigrid,一个是年近中年,平庸,脆弱的“中产阶级悲剧女性“Helena.这两个女人在剧中邂逅,Sigrid对Helena释放出强烈的吸引力,让Helena深陷其中,却最终被 Sigrid抛弃,以自杀告终。

当初,年轻的朱丽叶.比诺什就是凭借Sigrid那个角色一炮而红。这也是她整个演艺生涯中最光辉的记录,直接奠定了她作为女明星方方面面的成就感与文艺气质。直到40岁,她依然是星光熠熠的大明星,美丽又德艺双馨的中年艺术家。

然而某一天,导演去世了。朱丽叶.比诺什悲痛万分之余,却接到了一个演出的邀请:一位年轻的新生代导演希望重拍这部剧,并且希望朱丽叶.比诺什去扮演那个四十岁的角色Helena。而 Sigrid 则由当下正火的流量小花科洛来扮演。

这个要求是让朱丽叶.比诺什不舒服的,也让她有了一种自我怀疑与危机感。但是,或许出于对逝去导演的怀念,或许出于对自己魅力的潜藏信心,最终她还是答应出演这个角色。

接下来,她开始认真准备融入这个角色。她剪短了头发,中性打扮,和年轻的女助理(克莉斯汀.斯图尔特扮演)住进导演生前住的山间别墅里,每天练习台词,用心排练。结果却让她非常沮丧: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想赋予这个角色魅力或个性,都是徒劳的。这个角色就是可悲,平庸,软弱,任人摆布的。另一方面,她也试着去体会自己面对年轻女性的感觉,有意无意地将之代入到她与助理的关系中。

随着这部戏的排练进行,两人之间本来和谐默契的关系也渐渐产生矛盾。这个平时看起来对自己崇拜欣赏,做事沉稳老练的年轻助理,突然逆反起来了。为什么?照我之前说的,朱丽叶.比诺什始终是个德艺双馨的熟女艺术家,为了塑造这个角色,她强制要求自己去了解要扮演新Sigrid的那个流量小花(在平时她根本是不屑的),看她平时如何被狗仔跟拍,如何怼记者,如何在宿醉的状态下接受访谈,说着不知所云的回答,又如何出演一些披着科幻外壳的爆米花烂片。

朱丽叶.比诺什对这一切嗤之以鼻。她毫不掩饰地在女助理面前表达对这位流量小花的种种嘲笑,而这让女助理受不了。因为女助理与流量小花是同龄人,在她看来,流量小花就是很有个性,很做自己的。她演的电影也就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喜欢的。朱丽叶.比诺什的那种嘲笑与不屑,就是让小助理觉得自己是肤浅,可笑的。(从女助理内心深处,她自己也深深认同这点,所以才更受不了。)

另一方面,女助理还得承受朱丽叶.比诺什在排演话剧时的种种负面情绪。她也深深洞见了朱丽叶. 比诺什内心的恐惧与质疑:随着时间流逝,我的魅力真消失了吗?我最终也变成那个可悲脆弱的女人了吗?

总之就是这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矛盾积累,有一天两人因为很小的事情闹掰了,女助理丢下朱丽叶.比诺什一个人,杳无踪迹。

朱丽叶.比诺什还是要继续把这部剧完成了。她终于和流量小花见面了,她也在观察这个小花。小花也有着中国流量小花的一切特质:业务不好,但长袖善舞,喜欢交际,身陷花边新闻中,而媒体对花边新闻的关注也显然大于她的戏剧成绩。

在这部剧的排练过程中,朱丽叶.比诺什注意到,人们根本不关注戏剧本身了,

在朱丽叶.比诺什略感沮丧的时候,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颇有诚意地邀请她扮演一个科幻电影的角色,她建议小导演去找流量小花来演。但小导演却觉得,流量小花没那种实力和灵气,他想要的那个角色,在时间之外。讽刺的是,这么一个看似要拍赔本电影又没名气的小导演,却是懂得朱丽叶.比诺什的。也似乎点醒了她。

影片的最终,朱丽叶.比诺什即将以Helena的角色再次正式出演《马洛亚之蛇》,在幕布拉开的前几分钟里,她的眼睛闪闪发亮,若有所思。

2

马洛亚之蛇,是一种自然现象。在瑞士的马洛亚山口,因为雨汽的集聚形成了白色的云雾,慢慢地沿着山间行走,仿佛巨大的白色长蛇。这个典故来自德国导演阿诺德.芬克在1924年拍摄的黑白默片《马洛亚的云现象》。在影片中,这也是那位导演生前隐居的地方,正是看着这长蛇漫步的美丽奇观,给他灵感创作了《马洛亚之蛇》的剧本。

在我看来,马洛亚之蛇就是女人魅力,魔力,自由,变幻莫测的自性。在这部电影中,所有的女性角色,都可以互为镜像关系。每一个都在彼此身上投射着自己。一位出色的欧洲艺术导演不会设计“40岁了去演别人妈”的这种俗套情节,他在那剧中剧里建构出来的同性恋关系,何尝不是一种女性更深层的自恋情结呢?

我们也许在年轻的某个黄金时代感受到那种“马洛亚之蛇”的女性魔力,随着岁月的消逝,年龄的那个媒介不在了,而自恋退潮以后,就只能面对平庸的现实,枯萎沮丧吗?还是被社会价值观建构的种种女性标签绑架,以至于忘记了那种感觉是什么?其实,看了这部电影以后,你会发现,每一位女性身上的”马利亚之蛇“是与年轻无关的。她就是一种自性,只是很容易被束缚,被压抑,被遮蔽。

3

奥利维耶.阿萨亚斯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导演。他是张曼玉的前夫,之前拍过一部由张曼玉主演的电影《清洁》。讲述的是一位丈夫猝死,孤立无助的华裔女性,在异乡戒掉毒瘾,修复自己与儿子的关系,重新掌握自己生活的故事。当时对那部电影的叙事手法印象非常深刻:每一对人物之间关系都有着一份冰雪聪明的知己默契,但那关系又是完全恒定的,没有任何张力了。女主角就仿佛孤立的置身在海中央,只有拼命游动,找到一片岛屿。否则,就是茫然荒芜的沉浮。

这位导演非常擅长的,就是充分运用角色间的视野互相审视。他对任何事情都不带主观的判断,而是让你不停地转换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情。在《锡尔斯玛利亚》中,朱丽叶.比诺什的角色也非常微妙。她是一位成功的女演员,拥有每个做着明星梦的人必备的特质之一,“觉得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蔡康永的话)。出演那个“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女孩,让她曾感受“马利亚之蛇”原力加持的快乐。另一方面,也让她对这个角色建构自我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而当现实强迫她打破这份自恋,跳脱出来看一切,当年的她又何尝不是那个年轻,肤浅,自恋的流量小花呢?

当然,这部电影还是折射了两个生代的影视行业代表的特质。朱丽叶.比诺什扮演的女主,始终是有艺术沉淀和人文修养的。她会剪短自己的头发,会让自己闭关隐居,会自己排练,为了更贴近这个角色;另一方面,她对这位发掘了自己的导演始终充满感激之情,与导演的妻子也建立了非常真挚的友谊。在年轻小助理的追问下,她坦言自己曾经对这位导演产生过仰慕的情愫,但也有直觉让一切发乎情止乎礼,并没有破坏这份知遇之恩的纯洁美好。

而流量小花呢,拍戏根本不准备,也不在乎这个剧好不好。知道自己正当红,一举一动备受关注,想恋爱就去恋爱,也不管别人是否已经是人夫。所以,如我在本文开头说的,这在中国影视行业反映出来的或许是“40岁的魅力女演员只能演妈或无戏可拍”,但流量小花当道,影视业商业化的大主流,也许真是这个时代的通病吧。

在看许知远对俞飞鸿的访谈时,曾感觉许知远的焦虑与扼腕:女神如俞飞鸿,竟然去拍庸俗的电视剧,在他看来,这是俞飞鸿“对自己气质的背叛”。而俞飞鸿笑着回答他说:这对我而言就是一个角色,我不会去靠着这个角色获得精神上的滋养,角色本身不是我精神滋养的源头。

智慧如飞鸿姐姐啊!管它影视圈什么正当其道呢,超然之外才是最聪明的。不被任何一个标签和社会伦理强加于人的东西绑架,让”马利亚之蛇“如元神气韵般的获得开掘与保养,才是每个女性该修炼的王道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锡尔斯玛利亚的更多影评

推荐锡尔斯玛利亚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