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无声亦无力

无鬼斋
2018-04-15 看过

暴裂无声。要是真无声就对了,然而冗余太多近乎刻意。片头一出,配乐近科幻,然后一配乐就出戏。结尾想起……是像银翼杀手。tears in rain。电影的矿场是无雨的,尘土中的肮脏,矿场荒芜,如世界初“造”时。这时代也确实科幻如异星,但故事还撑不起这些东西。因为没有银翼杀手,只有卑劣和下流而已。冗余。关于人性的探讨,惊恐和欲望,关于吃的特写,肉的特写,羊是吃素的,奈何擦掉番茄汁。穷富的探讨,砸坏了车就要带回去,故事显得越发薄弱。关于暴力的探讨,刺瞎的眼睛,咬断的舌头(确实无声吗,作者损害了角色)……过五关斩六将,以及省略的杀戮……很多东西放到西方电影毫不违和。比如牧羊之子,磊石的坍塌、石山的爆裂(祭坛),比如洞穴(子宫拟或欲望?)刚刚走出乐园的亚当和夏娃(看见这个神遗弃的世界)……但都是符号。所以还是,其实根本上没有人性可探讨,有的是人造孽;也不必须要戏剧,电影作为消费其实是最苍白的。无声,还不如母亲抱羊的撕心裂肺,这个不该为配乐所掩藏。心迷宫的问题:“故事剥离了影像,影像剥离了现实,剩下只有把戏。”对,叙事?讲好一个故事?讲中国故事,其实是最“不必要的”。

补充笔记:

忻导是很笃定和踏实的人,因此能造就暴裂这样一个足够好的样本。空间场景都很美,动作戏也干净,但整体感觉,恰恰他最强调的叙事(包括配乐),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

不谈论抽象的人性(只平实叙述一件事),没有符号的冗余也能建构一个故事时,这是可能的。比如嘉年华。

而在冗余程度上,暴裂无声又和大佛普拉斯一样。

类型片必须要有类型化的卖点和类型化的意义,比如武侠、西部、科幻、情色等,但不一定是诉诸符号和人性。

类型即是消费,但消费的不是人性。

人性是最要不得的一个词,大部分恶正是假人性的解释而完成的。比如电影中姜武饰演的昌万年说,羊是吃素的,意思他是吃肉的,他天生弱肉强食。这就是他解释人性,为自己确立合法性。

这就和荀子说性恶,某人说中国人需要管,柏拉图说劳动者对应人性的欲望意志对应武士理智对应统治者一样,都是统计学上的均值人塑造,策略大于实际意义。

但如昌万年他其实很可能是色厉内荏的。那么电影在叙述人性之恶吗?特别用那么多特写吃、肉来叙述他的性格(不仅是他,还包括其他人的吃羊)——但这是性格?还是做派?显然做派的成分更大。因此似乎并没有塑造起他真正的形象。这就是冗余。

昌万年谈论的实际是一套规则,尤其这个规则被张保民破坏后他很生气。

人造孽(人做事)的区别在于,叙述规则、叙述事实。这世界不是一个逻辑原子的世界或柏拉图的理念世界,而是一个由人造规则(语言游戏)和人做的零碎的事组成的世界。

弱肉强食是一种设定的规则。比如冰血暴第一季中的杀手问:“did you know the human eye can see more shades of green than any other color?”这是一个较为成功的塑造。比起其它颜色人眼能从绿色中发现更多阴影,这是通过经验和习得产生的,人要避开捕食者。这不是人性的问题,这是人造孽的问题。一个人在这种规则中,他自己变成捕食者。又比如杀手说:“Highly irregular is the time I found a human foot in a toaster oven. This is just odd.”到他确实发现时,他被一个他最看不起的人杀死了。死前那一刻他看见狼,他其实是落寞的,他试图辩解,但他无法控制他所谓规则之外的事情。

科恩兄弟叙事的独特性在于,他叙述一套规则,然后规则随着雪球的事件而崩坏,而不是人性。也就是说电影本质是消费的。

老无所依是规则的崩坏,很多缘由造成的,而人性是莫须有的。

好比暴裂无声其中一个镜头是昌万年拿起弓箭再要射一头猎物时突然下不去手(因为杀人的恐惧?)另一处,他为一所学校捐钱却不愿意见学生,还有吃番茄番茄汁溅到衣服上他想擦掉(洗白的欲望和恐惧,正对应利用法律做伪证来维护利益)。

其实这些镜头反而是最宝贵的。人都可能在某一刻展现出怜悯之心,因为他不是所谓性恶、恰是性善的。尽管这容易被主要叙事线冲淡掉,但还算维护了角色性格一定的可能性。角色的可能性应该是远大于他的典型的。

相应的律师的角色足够苍白,这算叙事的策略还是什么,因为必须让位于公检法……

但就整个故事的问题,符号化(包括配乐在内)损坏了某种平实朴素的东西(就像昌万年的高级音乐和华丽和他的布鞋的刻意对比)、理念损害了现实。

如果说洞穴比喻人性的幽暗,就像你说太明显,其实就是刻意,损坏了平实。库布里克的黑石和发条橙并不适合这里的故事。库布里克是写论文,担不起现实的生活。

就像总有人说现在大学教育培养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又有人说世风日下 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但是,谁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谁道德沦丧,回答这个问题比诉诸于人性、制度困难多了。

就像维特根斯坦问波普尔:你能指出一个真正的道德问题吗?

答案并不是“你不该拿刨火棍指着客人”这样的诡辩。

真正的道德问题是沉默的、行动的,只能去完成,而无法确切定义和命题的。

所以小心描述道德、人性的危险,尤其那样在家必闻在邦必闻propaganda的描述。就像正义不是通过奥特曼伸张的。正义也不一定是影片那样的结尾。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