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莫娣 8.9分

两年。

真实的诗
2018-04-14 22:32:2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年初九,外公还是去世了。

印象中,从他75岁开始慢慢中风,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从早期他还能拄着拐杖独自散步,到后来术后的恶化,再到外婆临时外出,他在养老院意外的摔伤;到今年初二,天气回温,父亲提议将长期卧床的外公扶起来坐坐,我趁机给他喂了几口羊奶。虽然长期有痰他吞咽地很困难,但他在拼命努力,一小口、一小口含下小半杯的羊奶。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的体质就快速退化,反应也越来越不灵敏。家人们都隐约不能确定外公能否挺到下一个新年。外婆也是极度疲惫。 喂完羊奶,休息一阵后,外公突然喘不上气。家人迟疑一阵后,叫了120,火速赶往医院急诊。接下来是连续几天的急诊,家人们轮流的守候。未知,但其实又多少有些预感的结果。新年过半,我要赶回深圳,医院也开始正式上班,外公最终被转移到了科室正式住院。离开柳州最后一晚,我去医院看望他。外公戴着呼吸机,喘气很重,眼光也还是一如既往地涣散。我知道呼喊他是没有意义的,于是只是深深地看着他。我深深地看着他,他却望着天花板,眼睛偶尔转动一下,让我知道他意识到身边有人。不过,那个眼神,早就不像几年前的他了。

算起来,我出生那一年,外公应该是60岁

...
显示全文

大年初九,外公还是去世了。

印象中,从他75岁开始慢慢中风,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从早期他还能拄着拐杖独自散步,到后来术后的恶化,再到外婆临时外出,他在养老院意外的摔伤;到今年初二,天气回温,父亲提议将长期卧床的外公扶起来坐坐,我趁机给他喂了几口羊奶。虽然长期有痰他吞咽地很困难,但他在拼命努力,一小口、一小口含下小半杯的羊奶。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的体质就快速退化,反应也越来越不灵敏。家人们都隐约不能确定外公能否挺到下一个新年。外婆也是极度疲惫。 喂完羊奶,休息一阵后,外公突然喘不上气。家人迟疑一阵后,叫了120,火速赶往医院急诊。接下来是连续几天的急诊,家人们轮流的守候。未知,但其实又多少有些预感的结果。新年过半,我要赶回深圳,医院也开始正式上班,外公最终被转移到了科室正式住院。离开柳州最后一晚,我去医院看望他。外公戴着呼吸机,喘气很重,眼光也还是一如既往地涣散。我知道呼喊他是没有意义的,于是只是深深地看着他。我深深地看着他,他却望着天花板,眼睛偶尔转动一下,让我知道他意识到身边有人。不过,那个眼神,早就不像几年前的他了。

算起来,我出生那一年,外公应该是60岁左右。从我有印象开始,他就是眼光直硬,不容置疑的模样。我和他并不亲,应该说,没有人和他最亲,除了他自己。虽然极少和外公相处,只是周末回家一起吃饭聚餐,但从母亲容易暴躁的脾气,以及周围子女对外公的评价,也不难得知他的个性。

“脾气太差。但人不坏。”这是我父亲对母亲的评价,我想也分外适用于外公吧。就像我小时会好奇为何父母亲最终走到了一起一样,也曾好奇过性格温柔,又过分善良操心的外婆,为何会和脾气暴躁、自私无情的外公在一起。

听闻,外公年轻时动手打过外婆。所以当everett动手打maudie那一刻,我有一种脱离电影剧情本身之外的异常愤怒。是我不能容忍的暴力,不论是行为上,亦或言语上。与此同时,也对ethan的演技增添了一份喜爱,特别是everett是一个与《少年时代》温柔父亲有着巨大落差的角色。

当ethan将自私人常有的固执、拧巴的眼神展示出来的时候,我一方面佩服他的表现力,领一方面感到这熟悉、似曾相识的眼神——它们来自于我的外公。然而,外公是否也像Everett那样,对外婆展现过他的柔情和善良体贴,我并不清楚。

外婆不止一次和我们提及她照顾卧床外公的心力交瘁。“我甚至还动手打过他。”说完她就少见地落了泪,哽咽起来,“打完之后我又好内疚。但是我好累,真的好累。”我只能揽住她的肩膀,低声安慰她。所以当外公去世时,我也转念想到,也许,至少外婆开始能睡一个安慰的觉了。


现实不像电影那般柔情,据说现实中的everett一手掌控家中的财政大权。(当然我也相信,maudie对物质的极低需求也是其中一个原因。)然而是否是因为Everett对物质的过分迷恋,导致最终引来了那场杀生之祸呢——现实中的Everett最终被觊觎他藏在地板下钱财的盗贼所杀害。

外公和母亲,也对钱财相当重视,甚至不惜在钱财面前,伤害亲人的感情。这种行为,一度让我感到气愤。于是自己常常自勉,要努力,要在钱财面前,最终自由独立。不能像母亲一样,终身为奴。然而当看到片中的maudie,只身一人,戴着微薄的行李,离开熟悉的别墅。站在Everett那破旧的二层小木屋里,结结巴巴、轻声试探似的,和他讨论每周25美分的工资时,我又突然明白过来,只有像maudie那样专注且能放弃一切的人,才会不需要分外努力,也可以获得自由。她的世界可以简单到只有一只画笔、一面墙和一桶涂料。而Everett便是最早,给予她简单世界的那个人。

“外公脾气那么糟糕,为什么外婆要嫁给他?”我问母亲。

“因为你外婆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她戴着年幼的弟弟长大,而外公愿意接受她的弟弟。并且,至少他不是一个坏人。”

我又偷偷跑去问父亲:“为什么妈妈脾气那么糟糕,你却愿意娶她?”

“那个时候的西藏,可没多少汉族姑娘,而且还是大学生可给我选的呀,”父亲半认真,半开玩笑,“你母亲虽然脾气差,但她最终是一个好人。”


外婆,虽然熟悉的那个人去世了,但所有的心力交瘁,总算能告于一个段落了,是吗?

“你外婆她啊,虽然总在说自己很辛苦,但外公住进急诊的那晚上,她还是和我说,希望老头子能够再陪她两年。”父亲给我透露细节。

是因为所有的心力交瘁,仍不敌失去最熟悉的那个人,即使那个人曾令你痛苦、愤怒。多年的点点滴滴塑造了最熟悉的那个人,所有的好与坏,将两条生命包裹在一起,在命运沉浮之中、平淡之中,你仍然想要徒劳地再多两年时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莫娣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