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3分

湮灭,是万火归一

嘚嘚嘚嘚嘚
2018-04-14 21:50:45

(首发于第一财经APP,发于木卫MOViE,完整版如下:)

《湮灭》改编自杰夫·范德米尔《遗落的南境》的第一部《湮灭》,《遗落的南境》曾在那年打败了刘慈欣的《三体》获得星云奖,属于“新怪谭”(New Weird)的科幻类型。

杰夫·范德米尔本人如此定义“新怪谭”:一种以都市为舞台的架空世界小说,颠覆传统奇幻中常见的概念,从真实世界出发,柔和科幻、奇幻、恐怖、都市、惊险等元素。也因此,相比较为传统的技术性硬科幻《三体》,《湮灭》有着非线性叙事和魔幻现实主义的特征,在语言特点和想象力上更为可读。

这是亚力克兰·加兰执导的第二部电影,2015年他的处女作《机械姬》 ( Ex Machina,2015)一鸣惊人,电影中呈现的科幻伦理探索要比科幻奇观本身更值得关注,他探索的是机器变成人的多重层次,从语言、艺术感、情感、思维、自我、谋划、自由意志等多个方面,其实定

...
显示全文

(首发于第一财经APP,发于木卫MOViE,完整版如下:)

《湮灭》改编自杰夫·范德米尔《遗落的南境》的第一部《湮灭》,《遗落的南境》曾在那年打败了刘慈欣的《三体》获得星云奖,属于“新怪谭”(New Weird)的科幻类型。

杰夫·范德米尔本人如此定义“新怪谭”:一种以都市为舞台的架空世界小说,颠覆传统奇幻中常见的概念,从真实世界出发,柔和科幻、奇幻、恐怖、都市、惊险等元素。也因此,相比较为传统的技术性硬科幻《三体》,《湮灭》有着非线性叙事和魔幻现实主义的特征,在语言特点和想象力上更为可读。

这是亚力克兰·加兰执导的第二部电影,2015年他的处女作《机械姬》 ( Ex Machina,2015)一鸣惊人,电影中呈现的科幻伦理探索要比科幻奇观本身更值得关注,他探索的是机器变成人的多重层次,从语言、艺术感、情感、思维、自我、谋划、自由意志等多个方面,其实定义的是“人”这一概念的边界。

但其实早在根据石黑一雄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 《别让我走》( Never Let Me Go,2010) 中,亚力克兰·加兰作为编剧就由此涉猎克隆人题材,在电影中表现为对克隆人的伦理观,是威胁论还是人道主义做了探讨。这次的《湮灭》同样不能把它作为科幻/奇幻的奇观电影来看待,他是在说生命伦理

在讨论人本体相关的科幻电影中,有两个概念:赛博格(Cyborg)和克隆人,是将人类这个封闭辖域打开的两个方向,前者趋向无机,后者趋向有机。而《湮灭》显而易见是后者。

克隆的概念绝不陌生,这一生物学概念涉及到一个非常形而上的问题:如何界定“人”。“人”不仅仅是生物学分类上、遗传学的“人”,更是社会的“人”。社会性,在小说和电影中都有意向被反复重复和提及——日记本、磁带录像,以及对爱人家人的回忆——记忆,是无法克隆的。

莉娜就是一个被过往记忆束缚住的人,是一名生物学教授,研究的领域是细胞的基因变成生命周期。有七年的从军背景。她的丈夫凯恩在参与一项神秘任务后便失踪,一年后突然出现在家中,却性情大变,失去记忆,随即被政府人员发现并紧急控制,在基地里隔离,而他的全身发生了癌变。莉娜为了探寻拯救丈夫的方法,同样参与了那个秘密任务——对一个由小行星坠落后被“闪光”(A Shimmer)笼罩的、并且不断扩大的【X】区域进行勘探调查。同行的有文崔斯博士(心理学家)、安雅(医务人员)、乔西(物理学家)和凯西(地貌学家)。这些人也被记忆束缚住了,有人丧失爱女、有人自虐倾向、有人在戒酒。

进入X区域后,瞬间的失忆,再醒来似乎过了3、4天。时间和地磁一样被干扰了,他们在一个奇妙雨林中探索,一路上发现很多奇异的现象,非同种的植被长在一根藤蔓上、鳄鱼有着鲨鱼牙齿、双生鹿、人型植被、会发人声的熊……

生命体的异化变态本身是危险性的,更危险的是人类的异化:前一批勘探队,彼此残杀,而其中的队员的肚子里有东西在蠕动,而后变成能量释放后墙上的痕迹(灰烬)。 物理学家乔西最先领悟,这些X区域所有生命体的基因都被“闪光”影响,发生相互映射,所有的生命都逐渐演化为人类同源异形基因。

面对后人类的生成,有人是恐惧的,安雅因人本主位的想法与超验经历的挤压走向疯癫,乔西接受生命异变拥抱自然隐入丛林,文崔斯博士进入地下塔进入宇宙湮灭自我。而莉娜,当面对自己的克隆体时,引发了和自己丈夫同样的质疑:“我是谁,我是你吗?”。

这其中发生了位移,在伴随上帝死了(尼采)人类的终结(福柯)意识形态衰落(福山)之后,人类逐渐从固态生命(肉体)转移到液态生命(流动体)又湮灭为气态生命(能量体),从多元到二元到一元,已然进入一种混沌原初宇宙

莉娜手臂上的那个衔尾蛇标志,荣格派哲学家诺伊曼(Erich Neumann)曾解释它是“前自我”阶段(Pre-ego)“混沌状态”(Dawn State)的实际象征。

作为大写的“人”那概念的边界已然坍塌了,正如电影开头所说,“闪光的边界在逐渐扩张”。所以小说里的队伍里有一位人类学家,而在电影中导演舍弃了这一身份,因为人的概念不再存在。回过头来,要是这个队伍里有一个哲学家,或许会有不同的方向。

剧情至此基本全然明了,电影的单薄和浅层次,也可理解,纵使是2小时的容量,也难盖小说庞大的世界观。

电影出来后就有忠实的原著党,评价这部电影是“毁原著”,但也有科幻爱好者认为这部电影将原著改得面目全非但仍能自圆其说。导演亚历克斯·嘉兰本人也承认,他没有完全看完《遗落的南境》。但我能理解到他借用故事在传达他个人的生命观、宇宙观。这个故事不仅是一个奇幻,更是一个寓言,充满了隐喻。借助小说,能更理解电影中一闪而过的意象。

比如身份的设置。

小说里的队伍这样的:生物学家(主角)、人类学家、勘测员、和心理学家,而其中还有一个未曾出现但仍在出征计划里的,是语言学家。权力配置是这样:心理学家是最大的阴谋论者,她是这个调查局的局长,用催眠控制队员们的大脑;第一被害者是人类学家,死于地下塔;备受控制的是勘测员,作为平衡生物学家的存在;而后是因在地下塔里受到孢子侵染而异化的生物学家,她不受心理学家的催眠控制;而那个语言学家的缺失,使得队伍从一开始失去了平衡。

除了生命体之间无法交流之外,他们对地下塔的一切信息的勘探都失效,他们无法理解墙壁上被“什么东西”写下的文字:“出自罪孽者之手的扼杀之果既已在此我将孕育出死亡的种籽与蠕虫分享”,像幽灵般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命运线之上。这已然不是超验了,是先验的存在,某一指向不可定义不可观察的东西,这恐怕是神学的领域,这一设定被导演去除了,无可厚非,他更多的仍然是站在生命伦理学的视角而非先验。

再者,小说跟电影最大的不同是对于情感的描述。

电影侧重于奇观和生命体验,对于莉娜和丈夫凯恩之间的微妙情感处理太过碎片化,以至于串联不成线索。虽然是《降临》式的剪辑方式,但却没有《降临》做得好。而且电影在对人物性格上做了一定的改编,在小说里,性格热烈的是丈夫凯恩,而莉娜是一个有着情感表达障碍的形象,被丈夫称之为“幽灵鸟”,“沉默是一种特殊的暴力”心理学家如此描述莉娜。

小说里,莉娜与丈夫凯恩的情感是串联起所有行动的一个基线。莉娜在经历了X区域之后,她找到丈夫给她的日记,她意识到丈夫对她的爱与思念,也理解了他抛下她出走的原因。凯恩,是跨越了生死之塔、跨越了闪光之界,直至世界的尽头,才逐渐被莉娜理解。这是爱的丈量,也是爱的故事。

莉娜在小说结尾,她写下:

“我会依照丈夫走过的路线,沿着海岸线北上,甚至越过那座岛屿…我想近距离感受到他,就像在同一间屋子里……我无法排除一种感觉,仿佛他仍在此地,哪怕已完全转变成其他形态……我将独自完成这趟行程,而你得留在此处。不要跟来……我是第十一和第十二期勘探队合在一起的最后一名遇难者。我不会回家。”

“湮灭”一词在小说中是心理学家给队员下达的一个催眠关键词,它的指向是“立即自杀”。

而在电影中,这种自我毁灭是源自于基因的,而这部电影,也是第一部从生物基因学来展开未来想象的。

最让人耳目一新的,是电影中,为表现“湮灭”这一词,用更为想象力的模型来诠释,像极了宇宙初始的大爆炸,这一高能而漂亮的结尾改编将这部电影拉上了一个台阶。

这部电影的意义要大于它的制作,导演亚历克斯·嘉兰是在更大维度地去理解生命,更是在感叹崇拜生命本身,而他强调的是非人类的生命活力,一种普遍宇宙的生命里。

可能在老子那里就是,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万火归一。

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