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轮回、与幻象

王半侠
2018-04-14 21:48:04

蔡明亮的电影里每个人都很孤独,小康奔不奔小康都很孤独。好不容易生命中和一个女子有了一个交叉点,就燃起了心中的欲火。这时候,他开始调表了。

调表这个行为究竟是什么意思,笔者也很难下一个定论,但愿从一个不一样的角度看这个行为和这个行为引发的后果,来尝试做一个解读。

影片中有两组性欲的对象,小康和湘琪,妈妈和爸爸。两组也如蔡明亮电影一贯的特征,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性压抑。小康就和湘琪跨了半个地球,妈妈和爸爸就阴阳两分离。而就是这个距离,让调表有了意义。仔细一点的看客,或是有想象力的看客,大可知悉小康把表调到了湘琪所在的巴黎时间,若从本尼迪特安德森之“想象的共同体”这个角度出发, 这便是给自己与湘琪树立一个桥梁。共度一种时间,小康和湘琪就算是在一个社会团体里了。这是什么原理呢?各位看客,大可以先问几个问题,每个人在一个国家里有什么共同点呢?为什么会有一个国家的概念呢?安德森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原因便是大家分享了同一个工作时间,每个人接近一样的时间上班、下班、读着一样的报纸一样的内容。这些都给了每个人一种时间上的同步,这时间上的同步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铁链,将每个人牢牢连在一起。

...
显示全文

蔡明亮的电影里每个人都很孤独,小康奔不奔小康都很孤独。好不容易生命中和一个女子有了一个交叉点,就燃起了心中的欲火。这时候,他开始调表了。

调表这个行为究竟是什么意思,笔者也很难下一个定论,但愿从一个不一样的角度看这个行为和这个行为引发的后果,来尝试做一个解读。

影片中有两组性欲的对象,小康和湘琪,妈妈和爸爸。两组也如蔡明亮电影一贯的特征,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性压抑。小康就和湘琪跨了半个地球,妈妈和爸爸就阴阳两分离。而就是这个距离,让调表有了意义。仔细一点的看客,或是有想象力的看客,大可知悉小康把表调到了湘琪所在的巴黎时间,若从本尼迪特安德森之“想象的共同体”这个角度出发, 这便是给自己与湘琪树立一个桥梁。共度一种时间,小康和湘琪就算是在一个社会团体里了。这是什么原理呢?各位看客,大可以先问几个问题,每个人在一个国家里有什么共同点呢?为什么会有一个国家的概念呢?安德森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原因便是大家分享了同一个工作时间,每个人接近一样的时间上班、下班、读着一样的报纸一样的内容。这些都给了每个人一种时间上的同步,这时间上的同步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铁链,将每个人牢牢连在一起。

这个想象的连接也出现在妈妈和爸爸的分离中。妈妈看到时间更改,就认为是爸爸回来了,于是乎连饭都换成了“爸爸”的时间,这也是一个道理,改变自己的时间,让自己和爸爸有一个桥梁,有一个同步,容纳在一个社会里。

反过来说,这就给一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刻上了一个虚拟的标签,社会是想象出来的、国界是可以通过想象逾越的、时间是主观的、空间是可以压缩的,而这最终就到了人类社会最大的沟渠——生与死。

影片的结尾,死去的父亲在巴黎出现,走向了摩天轮。这是个很魔幻的一幕,如果用传统的线性时间分析(从前——现在——未来),这就是标准的闹鬼。但是如果换个角度呢?

摩天轮,轮。一提到轮,大家不要想歪。以轮作比喻,此处我引用一句偈语,来自《心地观经》,偈曰:“有情轮回生六道,犹如车轮无始终”。将此车轮,与摩天轮作比,如何?轮回,犹如一个大车轮,不断转动,无始终,同时也没有前后。比如说车轮的两根辐条,如何说哪根在前,哪根在后呢?借此,导演就放入了佛教的思想,一切都在空与色之间,色即是空,空也即是色。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其实都是一场幻象罢了

当然,笔者在此绝非乱编乱套,考虑到导演的宗教信仰,笔者这么说绝对不无道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你那边几点的更多影评

推荐你那边几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