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戏 村戏 8.2分

我们该如何表现农村和农民

刘渊默
2018-04-14 20:33: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始发于公众号:潮海斋随记。更多读书笔记、科普、影评、资讯,欢迎关注!

————————————————————————————————————————————

本文共2341字,阅读时间约5分钟

我们应该如何表现农村和农民?

中国农村题材的影视作品,从建国以来就层出不穷。在特定的年代,表现农村是出于特定的政治宣传需要,例如《地道战》《地雷战》《少年英雄王二小》。

在这些电影里,翠花、狗蛋们仿佛神兵天降,而全副武装的敌人们不堪一击。来自乡村的民间智慧被放大,变成了战无不胜的“万金油”。

我们当然不能期盼从这些影片里看到真实的农村。这些抗日影片之所以选择农村为背景,是为了迎合农村根据地的游击队精神,并且服务于文化水平低下的受众。

...
显示全文

本文始发于公众号:潮海斋随记。更多读书笔记、科普、影评、资讯,欢迎关注!

————————————————————————————————————————————

本文共2341字,阅读时间约5分钟

我们应该如何表现农村和农民?

中国农村题材的影视作品,从建国以来就层出不穷。在特定的年代,表现农村是出于特定的政治宣传需要,例如《地道战》《地雷战》《少年英雄王二小》。

在这些电影里,翠花、狗蛋们仿佛神兵天降,而全副武装的敌人们不堪一击。来自乡村的民间智慧被放大,变成了战无不胜的“万金油”。

我们当然不能期盼从这些影片里看到真实的农村。这些抗日影片之所以选择农村为背景,是为了迎合农村根据地的游击队精神,并且服务于文化水平低下的受众。

而在九十年代之后的农村题材电视剧里,出现了一种完全相反的倾向:农民受到贬低,成为“愚笨”“土气”的代名词,农村人开始向城市靠拢。

不论是《马大帅》《乡村爱情》《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种农民第一视角的电视剧,还是《天下无贼》《人在囧途》这种农民作为“闯入者”的电影,呈现的更是农村人对于城市的“仰视”。在这些影视作品中,城市具有某种天然的优越性。

我们不能说乡村电视剧里没有真实。它们至少反映了部分的现实,但这些现实没有被提炼到艺术的高度。这些作品故事也许讲得不错,却在主题上流于表面。

究其原因,导演了解农民,却并未理解农民。

为什么?因为农民不仅仅只是“农民”,还是一个个“人”。不理解“人”,就无法真正地表现“农民”。

不管在早期的农村电影,还是热播的乡村影视作品中,农民群体的精神特质是单一的。他们总被作为一个群体来处理,这个群体具有相似的品质:淳朴,善良,憨直……

但任何一个有过农村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农村生活很复杂。尽管农民表面上目不识丁,但心里的小算盘却照样精通。谁家种了多少地,谁家灌腊肠放多少淀粉,谁家榨油便宜几角,乃至谁家小媳妇……

换句话说,他们是一个个“人”。在任何环境下会上演的故事,在这里都会上演。

在村庄这个小集体里,每个家庭都或多或少地别的家庭有着血缘联系。面对利益或损害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反应,比城市生活中的人性更为复杂。甚至,由于少了些“文明”带来的矫饰,这些感情释放得更为猛烈而纯粹。

如何展现农村的这种真实,而不是将它当作一个平面符号来表现呢?我们需要一个既愿意了解农民,又擅长艺术表现的导演。在文学方面,《白鹿原》是一个极佳的范本。在电影方面,我很高兴看到了《村戏》。

郑大圣导演的这部《村戏》,其实是个戏剧痕迹相当重的作品。1982年的隆冬,正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前夕。王支书要重排老戏《打金枝》,村民们期盼着分地。“戏篓子”路老鹤让女儿小芬演公主,驸马却在好劳力志刚和文弱的树满间摇摆。树满爹奎疯子占着九亩半良田,保卫着他想象中的“花生地”……

电影《村戏》剧本改编自《贾大山小说精品集》中的前半部“梦庄生态”部分,主要是《村戏》、《花生》和《老路》等三篇。

令人震惊的是这些演员并非职业演员,而是走街串巷的晋剧班子。我有时候怀疑,是不是只有本色出演的演员,才能把角色演得这么到位?上一次看非职业演员演出的电影是《赛德克巴莱》,演起义领袖的是个赛德克族牧师,凌厉的眼神简直要杀人。

《村戏》也是,演员们的张力太强了。路老鹤坐在窗边撮烟斗,王支书披着褂子溜达,这些动作,非有农村生活经历的演员演不出来。“钟馗打女”,几分钟的固定长镜头,奎疯子和路老鹤每个动作都像舞台上掐着亮相的锣鼓般精准。

从《村戏》里,可以真实地感受到什么是农民形象的立体性。每个人的心理都是多元化的,没有绝对的善良,也没有绝对的邪恶。农民不是农民。《村戏》把他们还原成了一个个人。

感染力最强的是奎疯子被绑上精神病院的车那一段。配乐终止,回荡的只有奎疯子的哭声。这种感情的迸发太过强烈,以至于不需依靠任何煽情的音乐就能使观众掉泪。

我参加的是南京江宁的点映场。漆黑一片的影厅里,一片呜咽声。

《村戏》的摄制手法相当炫技。大特写,大远景,摇臂,仰角,蛇腹,鱼眼,闪回,黑白,遮罩,蒙太奇……不是传统意义上特效的吸引眼球,却令人眼花缭乱。苛刻的人可能嫌炫技太过,然而对于很久没在荧幕上看到类似影片的我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酣畅淋漓的体验。

郑大圣导演的镜头语言用得娴熟到位。从用光到构图,都堪称摄影作品级别。令人印象相当深刻的是疯子王奎生的眼睛,那眼神在黑白色调的处理中仿佛放射着一种光芒。倘若这是部彩色片,恐怕不容易这么引人注意。

《村戏》的音效也是一绝。前民兵连长奎疯子听花生榨油,幻想在战场冲锋。花生壳爆裂的声音仿佛手榴弹,榨油机吱吱嘎嘎的声音是机关枪……每一点细小的声音都被精准地录入声轨,将那微妙到几乎无声的震颤放大,再送入耳膜。

既然讲的是村戏,戏自然是必不可少。作为电影的主线,《打金枝》从头至尾都没有上演。但有趣的是,却上演了许多《红色娘子军》、《钟馗打鬼》……配器全部是中式的,呼胡、小三弦、唢呐、笛子、梆子、鼓子……没有丝毫的西方古典式配乐,倒契合得十足,这真是中国电影配乐的一处奇观。

《村戏》这部电影没有搬上院线,只在小范围里点映。导演说是为了“寻找对的眼睛”,我觉得题材是另一方面。看看大红大绿的设色,就知道影片的主题究竟在何处。

王支书说:“这‘圆满’两个字就是政治。”《打金枝》是部“圆满”的戏,唐代大将郭子仪七子八女,儿子打了公主,皇帝还得为他说情。然而王奎生一巴掌打下去,打出来的是一张奖状、一年救济粮、十年疯癫和一生不幸。

《村戏》很多地方用到了浅焦。浅焦浅得太重,只有极近景是清晰的。这给人造成一种焦虑,想看清楚但是看不清楚,令人觉得它同时传递出了一种望向历史时的感觉。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历史纵深越来越清晰地浮现出来,这个纵深变成上下五千年的悠长的纵深。但是反而远的是清晰的,而近的是含糊的。某种程度上养育了我们的父母,或养育了我们的历史,我们却不能体认,不能够进入。

看完电影我反倒想看一出晋剧。不看别的,就看看这“圆满”的《打金枝》。

参考资料:

[1] 蒋建梅. 农村·城市·生命的突围——关于“三农”题材影视剧中农民镜像生命形态的思考. 电视研究, 2007.9.

[2] 胡和平. 历史沧桑中的农民镜像——1980年代以来优秀涉农影视剧作中的农村与农民. 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报, 2012.1.

[3] 吕树梅. 新中国乡村电影创作中的理想化形象. 复旦大学, 2007.4.

[4] 戴锦华. 《村戏》是问题意识和创造性表达的结合. 豆瓣, 2018.1.

图片来自《村戏》剧照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或转发给好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戏的更多影评

推荐村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