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暴裂无声》中有哪些符号和隐喻?

honghugao
2018-04-14 看过

今年以来最值得关注的华语电影无疑是台湾导演黄信尧的《大佛普拉斯》和内蒙导演忻钰坤的《暴烈无声》两颗闪耀的双子星(大佛去年在台湾获奖,但资源今年才流进大陆)。两部现象级电影的主题极为相似,讲的都是一个处于社会底层小人物无足轻重地非正常死亡的故事。导演手段高明,故事讲述得非常精彩,让闻者惊心、见者流泪。导演风格都有些极端,《大佛》的导演一直在影片中窜上窜下,就怕观众看不明白,史上罕见;《无声》的导演藏得跟龟孙一样,就怕观众轻松看明白了,死活不肯痛快揭示谜底。《无声》偏冷酷真实,把某些矿区野蛮的食物链劈开扔你面前,让人如鲠在喉,《大佛》更脸谱化戏剧性,把谋杀安排得很温暖,最后似乎佛光普照皆大欢喜,把悲剧往喜剧上拍,更让人不寒而栗。如果说大佛的主角的死,多少有些“自作”的成分,无声里放羊娃死无葬身之地,简直毫无道理可讲,这也反映了大陆、台湾底层社会的又一显著差别。就两个片子的语境来说,我还是觉得《无声》让人性多了一点出口和希望,因为一个丁屠夫的出现让人不至于绝望窒息,“仗义每多屠狗辈”的老话还是有道理的。借一个朋友的话说,看完两部片像又重新活过两回,有意思。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