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 8.2分

宿世情缘之二 新月

林下之风
2018-04-14 19:34: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天生一对 宿世情缘

第二篇 新月

当戴罪的格拉罕被递解入地府受火刑,当古代世界里格苏朗在古朴的木床上醒来,关于宿缘的故事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在穿越以后,格拉罕的躯壳里注入了新的灵魂,这灵魂并非格拉罕,也不属于古代阿瑜陀耶王国,而是来自三百多年以后的未来,但已不是原来的格苏朗,为避免剧评名称混淆,导致人物关系混轮,穿越之后的女主人公可名为:新·格拉罕。在格拉罕与格苏朗两人进行灵魂交流,或是新·格拉罕回忆现代世界发生相关事件时,仍称其为格苏朗。

从现代世界来到三百多年前的阿瑜陀耶王国,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事?

看我们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格苏朗遭遇的种种事件就会明白:

人终其一生,能否拥有幸福和爱情,与金钱无关,无论有钱没钱,都会失意失策;尤其在阿瑜陀耶王国,如果没有正确的处事态度,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不好过。

如果终其一生,可将所遇之事的重要程度做个排名,那么就读于考古系的格苏朗一定会把现代世界撞鬼,又穿越来到古代阿瑜陀耶王国的事当做人

...
显示全文

天生一对 宿世情缘

第二篇 新月

当戴罪的格拉罕被递解入地府受火刑,当古代世界里格苏朗在古朴的木床上醒来,关于宿缘的故事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在穿越以后,格拉罕的躯壳里注入了新的灵魂,这灵魂并非格拉罕,也不属于古代阿瑜陀耶王国,而是来自三百多年以后的未来,但已不是原来的格苏朗,为避免剧评名称混淆,导致人物关系混轮,穿越之后的女主人公可名为:新·格拉罕。在格拉罕与格苏朗两人进行灵魂交流,或是新·格拉罕回忆现代世界发生相关事件时,仍称其为格苏朗。

从现代世界来到三百多年前的阿瑜陀耶王国,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事?

看我们这个故事里的主人公格苏朗遭遇的种种事件就会明白:

人终其一生,能否拥有幸福和爱情,与金钱无关,无论有钱没钱,都会失意失策;尤其在阿瑜陀耶王国,如果没有正确的处事态度,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不好过。

如果终其一生,可将所遇之事的重要程度做个排名,那么就读于考古系的格苏朗一定会把现代世界撞鬼,又穿越来到古代阿瑜陀耶王国的事当做人生第一大惊喜,哦不,应该说是惊吓。因为醒来的格苏朗第一时间确认的不是自己是否还活着,而是自己究竟在哪里。慌乱之中,她尖叫着跑出房门,却因此见到了除两位贴身仆人之外的第一人,那是一位俊朗男子。格苏朗,哦不,现在应该称呼她为新·格拉罕,一眼之下就被他出众的容貌吸引,直呼:

-帅啊~

新·格拉罕来到古代阿瑜陀耶见到的第一位男子,就是德特。可是此时的德特并不知道因为暗月咒的缘故,所配的姻缘已经起了变化,还道是格拉罕因为暗月咒受了惩罚,晚上睡不安稳,故意大闹,于是没好气地问了半天,看到惊叫的人,还是一头雾水。

原来,一眼之下,并未一见钟情,她在惊艳,他在疑惑。

平心而论,德特对格拉罕有偏见。由于此前已有理想型标准,因而对杰瓦多方欣赏,对于来自双河城的格拉罕也多了排斥和嫌恶之意,可是现在,穿越而来的格苏朗顶了缺,为德特带来全新感受,让他开始疑惑自己从前的判断是否有误。

饭桌上的那番对峙,没有骂得成新·格拉罕,反而使得德特凝视了新·格拉罕美丽的面容。剧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初步列举穿越前后格拉罕的变化。虽然旁人也说不一样,但是德特因为一直都在意,感觉自然不同,说到底,德特作为最细心的旁观者,是最有资格列举两者异同的人。格拉罕与格苏朗这对命定的双胞胎姐妹,虽然曾先后用过同一副躯壳,但由于性情、举止与习惯不同,两人区别明显:

○穿越之前的格拉罕,虽姿容俏丽,但并不知道人的魅力源自何处,总是浓妆艳抹,为夸示美貌,常施浓妆见人,因此对美妆用品尤其热衷。虽然身家富有,随身携带大量钱财,但无内涵,不爱读书,吝啬又暴躁,常打骂仆人。

○穿越之前的新·格拉罕,活泼好动,运动神经发达,不在乎打扮,穿着就为行动方便,也由此做出了种种令古代阿瑜陀耶人咋舌的装扮,但她学识丰富,外语流利,慷慨大度,不拘小节,遇事总是从大处着眼,举止大气,令人赞赏。

不知道自己迷人,才更加迷人。这一点在新·格拉罕见到德特之后,有了特别细致的描述:

在穿越之前,德特见到格拉罕施浓妆的脸,怎么也喜欢不起来,没由来地反感训斥,不是大声斥骂,就是厌恶皱眉;可是在穿越之后,靠近洗尽铅华的新·格拉罕那端庄秀丽的面容之后,德特开始心跳了。

素颜或淡妆的新·格拉罕,面色红润,睫毛微动,看侧脸,面容经常呈桃粉色,娇嗔说话间有少女的娇羞。这样美丽的面庞,就是华人俗语所说的“艳如桃李”。这样的她,总是笑容满面,让人如浴春风。所以,只要在市场里转上一圈,马上就会有人凑过来问:

-请问,这是哪家的大小姐啊?

于是,新·格拉罕就不好意思地支吾以对,还是一旁的阿平和阿颜乐于解答,因为积极报上自家小姐的名号,又让有心隐藏的德特不乐意了,闷闷不乐地板起了脸。其实,这样健康的肤色,这样美丽的笑容,即便不化妆,也是好看的。格拉罕从前只知艳丽逼人是美,却不知她一心想嫁的德特尤其反感艳女,如今换成格苏朗,恰好遂了德特的心意。只是这安排是天意,当事人目前并不知晓,只有凝视和心跳。

艳如桃李却不冷若冰霜,就是新·格拉罕的魅力所在。

在讲述格苏朗在古代阿瑜陀耶王国的传奇故事之前,还有种种细节待厘清:

●由于泰剧涉及较多姓名,在剧中均为泰文字母构成,阅读和记忆需要时间,将角色姓名发音采用汉字注音便于观众阅读理解,因此相关剧评已将角色泰文姓名汉化。

应读者要求,以后各篇将本剧涉及角色姓名逐一列举,便于对照。角色名对照表详见文后附录。

●关于女主人公穿越前后的情况,有关暗月咒相关辨析如下:

◆关于咒力

按照施咒者奥瑞亚的说法:

-没人能逃脱暗月咒的惩罚。

这样的话来看,格拉罕既对杰瓦及其侍女作恶,派人下水摇动了小船,导致主仆数人落水,此前还有明显恶意,为何在阿瑜陀耶世界里,格拉罕的躯壳虽然换了主人,但仍然存活,咒力是否因此而失效?

施咒之前,德特的父亲奥瑞亚曾说过:

-暗月咒在我们家族传了好几代,从没失效过。

-暗月咒是真正法力强大的咒言。

可见,暗月咒在阿瑜陀耶是受到认可的咒言,失效的可能性比较小。施咒之后,之所以还允许被下咒者的躯壳存活于世,则是因为灵魂已换。真正的格拉罕灵魂已被拖入地府,受火刑之苦,这才在被拖去之前,央求格苏朗为她多做功德。

◆关于惩罚

冤有头,债有主。若按暗月咒施咒追究到底来算,格拉罕虽然派人摇船,致人落水,但最终导致杰瓦侍女薇娅溺死的原因,却是潜入水底,拖人到水底的诸位谙熟水性的好手所致。若要追责,难道不应该追责到位,探明真正害人的主使者么?

实际上,后来格拉罕的灵魂来见生活在阿瑜陀耶的格苏朗的时候,已经说了真心话:

-薇娅虽然不是被我害死,却是因我而死。我有债要还。

可见,暗月咒发动之后,之所以将格拉罕拖入地府受火刑,不是因为她是真犯,而是因为她平日亏心,作恶太多,遇事并无功德相抵。因此,在暗月咒施行以后,咒言惩罚格拉罕的是她平日作恶,又害人落水,落水是无辜者死去的主因。至于真犯,剧情并无明示,但以暗月咒的咒力而言,还有可能出现另一番计较,但与剧情主线关联不大,故略过。至于明面上的情况,众人都不明白,看到格拉罕还活着,就信其无辜,只道她是受了暗月咒的诅咒,言行举止异常只是因为精神和记忆力出了问题。

◆关于被下咒者穿越后的状态

从穿越后格苏朗深夜突然醒来,发现情况不对,惊声尖叫的情况来看,灵魂穿越到三百多年前的阿瑜陀耶王国,并没有破坏所附躯壳的身体基本机能,格苏朗仍然能够自由行动,情绪、饮食等皆自如。对照新·格拉罕穿越后苍白的面色看来,即便灵魂更换,躯壳仍是之前的状态,并未改变。

以上。

●话题回到考据这里,初来乍到,受的还是穿越换魂之苦,新·格拉罕的日子并不轻松。这不,深夜惊吓过后,穿越而来的现代女性很快就要面对各类小问题小麻烦,但这涉及古代暹罗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值得一提,有关细节还需专门厘清。

◆关于礼仪修养

○合十礼

泰国人与人见面时,通常行合十礼。行礼时须双手合十,十指并拢,举起,相互问候:“萨瓦迪卡。”这句话是句通用问候语,见面时说,意思为你好,告辞时说,意思为再见。合十礼虽然是通用礼节,却仍有上下之分,小辈或下级行礼时,双手须举至前额;平辈互相行礼时,仅需要举至鼻子处;长辈或上级还礼的时候,双手举起,无需超过胸部。

在本剧当中,格苏朗由于在现代世界与母亲和外婆一起生活,家中不讲究繁文缛节,很少行礼,在学校与同学相处亲密无间,行礼不多,因此在吃饭时,没有过行礼这回事。因此在穿越之后,成为新·格拉罕,与德特及其家人吃的第一顿饭,就没想过要对人行礼。这情形被德特的母亲嘉姆帕看在眼里,极为不满,认定新·格拉罕没礼貌,轻视这个家的所有人,这才气到大骂。

此后在见到杰瓦的时候,新·格拉罕经过旁人提点才知道眼前这名女子就是莱克之女杰瓦。为表示尊重和友好, 特地行合十礼,就是将手举至鼻子处,还问候一句:

-萨瓦迪卡~

意为:你好。岂料杰瓦不明白,认为新·格拉罕还是不喜欢她,面露难色,颇为难过。可见,古代阿瑜陀耶人不吃现代“萨瓦迪卡”这套。杰瓦身为四大臣之首莱克之女,平素见惯众人对她恭敬有加,若要行合十礼,需将手举至前额才对。

请求别人原谅或照顾的时候,也需行合十礼。这就是后来,新·格拉罕在犯错或是闯祸的时候,经常一脸为难,对德特双手合十的原因所在。新·格拉罕的行为看似是在撒娇,其实是在以礼相待,请求德特谅解并照顾。

对于新·格苏朗而言,她没有经过任何礼仪培训,就因为车祸,无奈之下穿越来到了阿瑜陀耶王国,已经非常为难,要适应日常生活,还真需要一点时间。礼仪,对于新·格拉罕的新生活而言,就是很重要的一关。以她目前父母双亡,在德特家寄住待嫁的处境来看,她来到主屋与众人一起吃饭,为对主人家收留的感激之情,为显示身份、礼貌和教养,若要行礼,不能行合十礼,而要行跪拜礼。

○跪拜礼

跪拜礼源于佛教。最初是由王家侍卫、宫女、大臣向王室成员行礼。行跪拜礼时,上身须挺直,臀部须坐在脚跟处,双手举起,放在胸前再合十,之后双手慢慢放到地板上,身体前倾至前额凑近合十的双手拇指上。这才算礼成。

在本剧当中,德特及其家人常在御前行走,遵循礼仪早就以王室礼仪为主。新·格拉罕未对主人行跪拜礼,被嘉姆帕认为不恭,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嘉姆帕正在表达对格拉罕的反感,以及坚决反对婚事的态度,以新·格拉罕手足无措的情况来看,未行跪拜礼也情有可原。

◆关于饮食习惯

通常说来,泰国用餐礼仪较之西餐礼仪而言,并不十分严格。在传统的泰式屋内居住的家庭,吃饭时往往不用桌椅,人们席地而坐,坐在垫子上。男性要求盘腿而坐,女性则要求把腿藏在身后跪坐。

在本剧当中,初来乍到的新·格拉罕从小都是与母亲和外婆一同生活,住的是有西式风格的大屋,在家吃饭都是与家人围桌而坐,坐在椅子上,随心大吃,并不知道坐地吃饭的礼仪,不懂吃饭时女性必须跪坐的基本要求,这才会被嘉姆帕和德特母子看在眼里,认为她行事无分寸,没有家庭教养,这才厉声斥责,要她好好坐下。

泰国人在吃饭之前,往往都被要求事先沐浴。对于泰国人来说,洁净是非常重要的生活条件。

在本剧当中,从现代世界穿越而来的新·格拉罕是沐浴习惯的坚守者。在去过古代阿瑜陀耶的简易茅房之后,新·格拉罕就坚决要求洗澡,不洗不行,还对贴身仆人阿平和阿颜说:

-哪里有洗澡的?

-我要洗澡。就现在!

所以,来到阿瑜陀耶王国的第一顿早饭,是以新·格拉罕坚持沐浴后吃饭的习惯为开始的。

古代该地区居民吃饭不用筷子、汤勺。这种情形在古代典籍中有过记载,以下引用自宋朝《诸番志》:

印下引用

饮食以葵叶为碗,不施匕箸,掬而食之。

引用完

意思是说:(该国人)饮食拿大片绿色叶子(类芭蕉叶)当碗,不用勺子、筷子,双手捧起来就吃(饭)。

在门户开放之后,不少开明家庭会使用手抓饭,用瓷质汤勺喝汤。在本剧当中,穿越后的新·格拉罕见到阿瑜陀耶人吃饭不用筷子、汤勺或刀叉,也是平常事。在饭桌上,新·格拉罕亲眼见到了阿瑜陀耶人的用餐礼仪,真的是用手抓饭吃,用汤勺喝汤,感到新鲜无比,加上爱吃辣味菜,胃口好好,继续露出新奇的笑容。在餐桌上,新·格拉罕还见识了泰国人爱洁净的又一例证:

在吃饭前,每个人都需要在专门的洗手盆里净手,方可取用饭食。

在素可泰时期,以及阿瑜陀耶王朝早期,暹罗菜肴较为简单,由鲜鱼或干鱼,配上青菜和米饭,加上香料和鱼露食用。但在十六世纪时,葡萄牙人为阿瑜陀耶带来了辣椒,从此之后泰国菜肴开始以辛辣为主。关于泰人使用刀叉习惯的由来,待新·格拉罕为德特演示西餐礼仪时再详述。

在本剧当中,新·格拉罕在饭桌上见到了辣椒,知道葡萄牙人传入的辣椒已经进入泰国家庭,开心不已,继续露出笑容。可是她的这份高兴,被德特看在眼里,认为她情绪过于欢脱,又不乐意了。此后,新·格拉罕在跟着德特出门去集市时,真的见到了外国客商,开口就问是否葡萄牙人,可见是从饭桌上的辣椒得到启示,知道当时阿瑜陀耶与葡萄牙已有贸易往来,故而有此一问。

◆关于泰国传统服饰

○披巾

披巾是泰国妇女的重要服饰,是由胸布发展而来。披巾的花色与质地不做要求,多种布料均可裁开,作为披巾使用,可说是多姿多彩。作为现代服饰,披巾大约长一米,宽三十厘米左右。在古代阿瑜陀耶王国,披巾就是女性流行服饰。

对照剧中各位女性穿用披巾,较之现代女性使用披巾,更长也更宽一些。

披巾通常由两种穿用方法,其一是作为上装穿着,将披巾围在胸部之后,多余部分搭在肩上,其余部分从背后自然下垂;其一是作装饰用,将披巾裹在上衣外,从腰部右边斜搭向左肩,其余部分从背后自然下垂。

对照剧中披巾穿着来看,新·格拉罕与杰瓦作为贵族女子,外出穿着使用披巾,多采用上装穿着办法,各色披巾往往都是搭在肩上,再从背后自然下垂。但在礼佛做功德时,贵族女性穿用披巾多采用装饰办法,将披巾裹在上衣之外穿着,从右腰斜搭左肩,因此众位贵妇在做功德时的衣装,往往是布料从右往左斜搭的穿着办法。这其中,德特的母亲嘉姆帕因为常做功德,穿用此类披巾较多。

○绊尾幔

格苏朗第二天醒来之后,洗过澡换过衣服,就被仆人提醒要去堂屋与大家一起吃饭,于是急忙换上常服。格苏朗在古代阿瑜陀耶所穿的下装,就是常在泰剧的时代剧和历史剧中经常出现的泰国传统服饰:绊尾幔。

所谓绊尾幔,就是一块宽大的布料。因此在本剧当中,当穿越而来的新·格拉罕看到稀有图案的花布时,捧起细细查看,惊叹不已,又露出新奇的笑容,其实是在高兴自己在古代竟然拥有课上提到的珍稀布料制成的绊尾幔。格苏朗的高兴有道理,虽然现代的自己体型胖大,穿不了漂亮衣裙,可是古代的自己也终于穿上了漂亮的绊尾幔。对于爱美的女孩子来说,真是值得回忆的开心往事。

绊尾幔穿着方法较为简单,用布料围住身体,再向前扭,将余布扭成一束后再从两腿间向臀部拉紧,最后塞在腰背处。从身后查看,绊尾幔很像身后有条长尾巴,故而被称为:“绊尾幔”。

在本剧当中,新·格拉罕头一次与铁菩提府上的人们一起吃饭,饭前换装时颇感不适,一边往腰背塞布,一边还抱怨说:

-这真是很麻烦啊~

这样的话,则是因为格苏朗是现代女性,不适应穿着绊尾幔,也不熟悉穿着方法,需要仆人阿颜从旁协助,方才有办法穿着得体,再出门吃饭。对照新·格拉罕穿着时别扭的样子,一直嘟囔:

-下面怎么空荡荡的~

这样的话来看,绊尾幔的穿法就是直接在下体裹布穿着,传统穿法并无穿用内裤。对于习惯穿着洋服的现代女性来说,还真是个问题。所以,这才是后来新·格拉罕跟着德特出门逛集市,还要买布料和丝绸,回来就给自己和仆人们做了内衣裤的缘故。对于新·格拉罕而言,不穿内裤真是受不了,既然古代没有,那就买来棉布、真丝这样的天然面料自己制作得了。这里特别需要关注的是细节:

格苏朗在现代世界里由于外婆与母亲的要求,习得一手好针线活,到了古代阿瑜陀耶,化身新·格拉罕,为日常生活方便,居然派上用场。

当新·格拉罕夸奖仆人们漂亮,又送她们新做好的内衣裤,屋里气氛非常融洽。自此,格拉罕拜托的事,至少完成了一部分。作为阿平、阿颜的新主人,格苏朗的态度和做法都妥帖得体,值得称赞。

绊尾幔是泰国传统下装,男女皆宜。因此,剧中角色,无论男女老少,但凡贵族家庭的人们,外出或在家,日常都穿着绊尾幔出行。

○着装色彩

从前在泰国宫廷,每周七日流行不同的色彩安排。通常顺序为:黄、桃红、绿、橙黄、蓝、紫、红七种颜色。但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以后,这种习俗已经逐渐消亡。

在本剧当中,女主人公的服装款式和色彩也被仆人精心打点。对照新·格拉罕在家中以及外出穿着的服装色彩,就可直接判断出当日是一周中的哪一天。

○帕叻差他服

帕叻差他服是泰国男性传统服饰,多用地产土布制成,立领、开襟、五粒扣,长短袖皆可。

对照本剧相关男性着装来看,衣着讲究的贵族男子在家或外出,多穿着帕叻差他服。但在古代阿瑜陀耶王国,男性穿用的帕叻差他服都为长袖。着装色彩同以七日色着装标准为准。

就在须臾之间,德特有过两次与施咒之后的格拉罕亲近的机会,除了心跳,还有逐渐加深的疑虑。不消说,平日里就心细如尘的德特开始察觉到异样。原本在门口冲撞时,新·格拉罕被痛斥,还微低着头,小声解释,又说了对不起,这新奇的词,就让德特好生纳闷:

这是那个暴躁刁蛮的格拉罕会说的话嘛,如今这样活泼的笑容,完全不似格拉罕的做派。

对于德特而言,格拉罕虽可恶,但被附身要怎么办,真让人忧心啊。

自此之后,德特对新·格拉罕开始了日复一日,疑虑重重地观察。这探究的心,不是因为他愤恨,而是他在感受施咒之后新·格拉罕带来魅力的同时,在努力为自己不断朝向女方的心意做个交待。可是交待来,交待去,最终就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格拉罕就是他在意的人,就是他深爱的人,而在眼下,德特对新·格拉罕听其言,观其行的探究之心,才刚刚开始。

德特疑虑重重,却又不知不觉被这样的新·格拉罕所吸引。虽然总是对这样的她大声斥责,不假辞色,但心里却又挂念不已,看到旁人对格拉罕示好,总是满脸不悦之色,说不清楚原因,想起来就很失落。

天上有新月如钩,地上有高屋建瓴。就在不经意间,爱情已悄然而至,轻叩他的心。

◇附录

本篇涉及角色名列示如下:

穿越前 双河城首领之女 Karagade 格拉罕

穿越前 现代世界考古系学生 Kadesurang 格苏朗

女主人公 穿越后换魂后 Karagade 格拉罕

男主人公 Tankun Det 谈坤·德特;略称为Det 德特

配角 Det的后世也是Kadesurang的同学 Reungrit 卢恩瑞特;略称为Reung 卢恩

配角 Det好友 Reung 卢恩

配角 Tankun Det的父亲 Ookyahoratipudee 奥瑞亚霍瑞铁菩提;略称为Orya 奥瑞亚

配角 Tankun Det的母亲 Jampa 嘉姆帕

配角 阿瑜陀耶四大臣之首 Lek 莱克

配角 Lek将军独生女 Janwar 杰瓦

配角 格拉罕贴身仆人 Pin 平

配角 格拉罕贴身仆人 Yem 颜

配角 Det 德特贴身仆人 Joy 乔伊

配角 Jampa 贴身仆人Prik 普瑞可

配角 铁菩提府邸杂役 Muang 穆昂

扫码关注林下之风

19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天生一对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生一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