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和《头号玩家》没有什么大关系的一些事

laerngiv
2018-04-14 看过

印象中我姥爷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会在姥姥家的那间老房子的窗口下的阳光里一坐一整天,偶尔说话就是呵斥我的姥姥,特别像那种典型的无法表达内心的人。在小小的我的记忆里,姥爷大概有两个开心的时刻,一个是当我跟着爸爸妈妈回姥姥家时,我爸爸会陪他下一下午象棋,姥爷会非常认真地坐在棋盘边反复研究,有时还会哧哧地笑;另一个时候,大概就是他捧着那个老式而经典的游戏机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也许很多比我年龄小的人已经没有见过那种游戏机了,是俄罗斯方块专用机,手掌大小的长方形,只有旋转和下降这么几个最基础的键;不下棋的时候,姥爷能捧着它玩一整天。

姥爷是在我14岁初二的时候去世的,在那之前姥爷就住院了一阵子了。从我有记忆开始,姥爷一直饭量一般,任凭我的姥姥和舅妈厨艺有多超群,每次面对满满一桌子的丰盛的晚餐和从小已经吃成了小胖子的我哥哥,他总是仪式一般吃上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有一种对活着很无所谓甚至有点不耐烦的、有一搭没一搭的感觉。最后的那段日子,姥爷几乎不怎么吃饭了,住在医院里输液,人已经瘦得只看到骨头,精神也很虚弱。那天中午放学后我回家吃午饭,往常会在家做饭的妈妈换成了爸爸,他坐在客厅里陪着我爷爷正说着话,看见我回来就走过来告诉我,说刚才妈妈接了个电话,说姥爷可能不行了,她打电话叫爸爸回家照顾我们爷孙俩之后就跑了出去。我回头看了看大敞着的、往常爸妈会叮嘱我随手关门的楼道门,又望向厨房还开着火炖着汤的锅,蒸汽顶得锅盖噗突噗突地响,似乎忽然能看到妈妈丢下电话,连围裙都还没来得及摘下就夺门而出的样子。

后来那几天我似乎没太见到妈妈,心情仄仄的,但对生死还很模糊的我也说不上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每天晚上妈妈都会很晚才回家,会和我简单寒暄两句,看着挺平静,我为了表现出懂事也不会太说话。有一天晚上爸爸忽然跟我说,妈妈每天晚上都会哭,我一直都在安慰她,你也过去给她一个拥抱吧。那个时候我才会突然有一种感触,妈妈原来也会哭啊。

我的爸爸和妈妈都来自传统的中国大家庭,父辈们都会有着以身作则照顾晚辈的意识和形象。我妈妈很能干,家里张罗得井井有条,再加上乐天派的大条性格,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典型的家长形象,会把辛苦挡在家门之外。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妈妈也会伤心,也会失去她的依靠,也会哭。

我和姥爷的感情一直不如爷爷或者姥姥那么亲,可能很大原因也是他很内向,我去姥姥家的时候他对我也是笑笑,简单的寒暄,而从小很敏感的我也会在角落里悄悄观察这个亲人,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所以我忽然在想,当年的那个俄罗斯方块游戏机应该真的给他带来了很多快乐吧,在度过了千辛万苦的一生之后,在沉默的单调的晚年生活里,那个小小的方块给了他无穷的乐趣。

无论什么年纪的人,都有可能爱上玩游戏,有的人喜欢刺激,喜欢脑洞大开,喜欢需要努力练习能够有所结果的游戏,也有人会想我姥爷那样,喜欢俄罗斯方块,打发着窗前日复一日的阳光,每几分钟就可以玩上一局,无论玩成什么样,一局结束了,也就清零了。游戏是个奇幻的多维世界,它包容了每一个需要它的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