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画廊看了一场假电影?

子将安之
2018-04-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去画廊看了一场假电影?

《清水里的刀子》观感

子将安之

因着“木卫二”公号的推荐,赶在屈指可数的排片中选了早场,希冀用最清醒的大脑理解关于“生死”的命题。

偌大的影厅,四粒男女,前后左右分散落坐,像围棋子般的各自占据一大片领地,倒也逍遥。

不料,90分钟下来,看得闷头闷脑,郁气凝结。

晦暗,是从片头就开始弥散的。

开场字幕居然无配乐:静静地,字符流淌更迭;静静地,黑白跳跃穿梭……沉静若抹上亮丽,会让人恬淡舒爽;而这样的寂静,死一般的,一下子将人拉入阴沉,心也随之惶然。

雾霭中的远山,黎明前的村落,送葬的人群,伴着祈祷的低吟拉开序幕。4:3的画幅别具一格,画面也极具质感,但满目的青灰、土黄(人物帽子头巾的白算是仅有的亮色),凝重,且朦胧,始终看不真切,以至于我不得不从最后一排挪到第四排。

慢慢发现,全片都没有配乐,音效始终与叙事画面同步。朴实清静,甚至是——单调?嗯,有一点儿吧。

故事情节极简单。

马子善老人的妻子去世了,儿子准备按照习俗在祭奠仪式上,宰一头家养老牛以表达对母亲的敬重。祭日的前几天,老牛突然不吃不喝了,据说是因为老牛能在清水里看见刀子,明了大限将至,而断食自洁,以期干干净净的离世。这一全剧点睛高潮,居然都木有一个清水里出现刀子的镜头,更别说特写了;仅仅是以马子善老人在清真寺门口与没有露面的阿訇对话展示的。主旨强加,生硬做作。

“牛尚如此,人何以堪?”

按照导演的预设,此时观影者应该与老人一样思索生死,唏嘘感慨。我却有点“脱戏”:为什么不去看看老牛呢?说不定它真是有哪里不舒服才不吃不喝呢?解除它的病痛是不是比赋予它一个“形而上”的“先知光环”更显得有“临终关怀”的意味呢?

片尾,老人为了避免亲见老牛“上路”,托词赶集而踟蹰于雪原。连绵的群山,银装素裹,“茫茫然”干干净净。

这地,贫瘠荒僻,厚重苍凉,不言不语;这人,穷苦坚韧,平和接纳,不痛不伤。

“清水”里没有刀子。

清水嘛,一览无余,自然也不会有更多别的什么了。虽然生硬的插入了马子善老人弟媳生子的片段,也激不起跌宕的波纹。

叙事寡淡,观感沉闷。偶尔刺激神经的是特写镜头——山,树,人。恍惚间脑海里自动生成的链接,有米勒的《拾穗者》,维米尔的《倒牛奶的女人》,有罗中立的《父亲》。不用深究摄影是否刻意模仿前辈的构图,只是,电影呢?我不是在某个画廊逡巡,驻足于一幅幅现实主义作品,感叹其运笔之精妙啊。

毫无悬念的,片尾字幕依然寂静无声。

逃离,立刻。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清水里的刀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清水里的刀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