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2分

看完《湮灭》细思极恐?掌握6大知识点小白也能变大神!

电影纵贯线
2018-04-13 21:36:2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几年前,《三体》获得雨果奖打开了科幻小说在国内的关注度。

《三体》电影失踪多年,另一部由同年获得星云奖的科幻小说,《遗落的南境:湮灭》改编的影片《湮灭》已于今日上映。

这部娜塔莉·波特曼主演,《机械姬》导演亚力克斯·嘉兰执导的影片在映前就已勾起不小的期待,看过之后亦感不负期待。影片脑洞不小,惊悚恐怖够劲,有内涵耐琢磨更是难得。

但也听到部分观众说影片有点难懂。为不令大家因此陷入纠结,我们决定,这次就说一说《湮灭》中的六大“重难点”。

>>>>呼救的骨熊

《湮灭》中用人声呼救着的颅骨熊出现的部分,大概吓坏了不少人。

队伍中第一次有人丧生后,信任开始崩塌。随后,安雅将莉娜等其他队员绑缚在椅上审问。境况接近失控,极度诡异的一场戏出现。

已被咬破喉咙惨死的队员的声音在遥遥呼救,可安雅冲去救助后,众人只听到一声惨叫,见到一头巨兽。獠牙滴血,却依然叫喊“救命”。

与片中的“鲨齿鳄”、“生花鹿”相似,怪物骨熊有着熊类的犬齿,人类的门齿和声音,以及仅剩白骨的头颅。

为何这头似熊非熊的怪物可以长成这般模样?

要说这一问题就不得不提起影片的基础设定,复制、重组和变异。世间存在的一切物质都能被无限再分,直至成为同样的粒子,而人亦如此。

因此,生物能够生长成什么模样,取决于粒子排列的方式结构。而在“闪光”这一神奇的地域,通过粒子重组、细胞复制,一切不符合常理的变异都可能实现。

怪物骨熊正是在撕咬吞噬女队员时不自主完成了复制和变异,造成了外形的变化与已亡女队员声带的复制。

那它又为何会呼叫“救命”?

熊仔认为,答案是意识流

在哲学概念中,意识被定义为持续的,流动的,不会被限定于一定时间空间内,也不会因死亡而消逝停止。但不同于现实中的难被感知,“闪光”中意识流成为了能够被接收、继承的状态。而骨熊从寻找靠近队友到不断呼救的行为,都源自于对女队员意识流的继承。

>>>>集体失忆

片中,由文崔斯博士带领的小队队员们失去了初入“闪光”的三四天记忆。

为何记忆会丧失?

原著小说中给出的答案是负责将人引入灯塔的文崔斯博士做了手脚。但导演亚历克斯·嘉兰在拍摄《湮灭》时并未看完原著,因而书中的缘由大概也与影片中的并不相同。

一般认为会造成失忆的原因有两种,器官性和功能性。即记忆存储转化部位海马体受损,或由于心理受创,开启了心理防卫机制。但由于她们之后的模样并不像遭遇过恐惧等刺激造成的心理创伤。所以在“闪光”的折射下脑部发生重组突变,损伤海马体造成失忆的可能性更高。

“闪光”在片中是一个如同在折射下呈五彩颜色的肥皂泡沫包裹的地带。在这里,一切都在被折射改变。而改变,从踏入这里的第一步就已开始。

>>>>衔尾蛇印记

相信不少人注意到娜塔莉·波特曼饰演的莉娜在离开“闪光”后,手臂上多了一个“∞”字型印迹。有人因此判断离开“闪光”的并非原本的莉娜。

真假莉娜的问题稍后再谈,我们先说印记。

这个印记并非离开“闪光”后才出现,而是在初入此地时就已显露,进入灯塔时已完全成型。

那这是占领“闪光”的外星人刻意留下的印记吗?

较大的可能,不是。

因为《湮灭》中初莉娜之外还有两人有这一印记,原本就有这一纹身的安雅以及曾被剖腹的队员。片中虽未明确说明此二人是何关系,但同样的纹身似乎可以作为安雅在审讯莉娜与剖腹者凯恩是什么关系时,情绪为何那般激动的解释。

由于安雅原本带有这一纹身,熊仔更倾向于莉娜的是在进入“闪光”后从安雅身上融合复制而来。

为何片中这一印记会被特意展示,多次出现?

因为这“衔尾蛇”印记,正是影片内核的象形表达。

“衔尾蛇”头尾相连,不断吞噬又不断重生,循环往复,永无绝日。它形似“莫比乌斯环”的形状在数学中代表着无穷。在物理学中,它象征粒子物理学(极小)与宇宙概念(极大)关系的交接。而神学中,它是“自我毁灭”“循环”的代表。这与人有着自我毁灭倾向,但毁灭之后组成生命个体的微粒能够分解、聚合重组,无限循环的影片表达无一不契合。

>>>>时间不对等

莉娜进入“闪光”后多久才离开也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

在莉娜自己的表述中,她在“闪光”呆了仅仅几日。但在那些没有进入“闪光”地区的人口中,莉娜已待了足足几个月。

是什么令他们对时间产生了如此大的认知差异?

爱因斯坦认为能够加速时间的是速度,但以光速运动这一条件显然在片中莉娜并未达成。

有人或许又会猜测莉娜在说谎,但熊仔以为,更有可能的原因来自于莉娜选择的计时方式

在进入“闪光”后,莉娜以消耗食物的速度来计算时间。但由于他们的身体机能已经在逐渐被改变,或许在那样的环境中还有逸散的能量填补机体需求。因此,计算出的时间有较大误差也并不奇怪了。

>>>>本体or复制体

最终从灯塔中逃出的莉娜究竟是本体还是复制体大概是最困扰观众的一个问题。

片中,复制体在时刻模仿着本体莉娜的行动,且总是能够更快一步。这让不少观众无法相信莉娜能够逃出灯塔。

而燃烧中复制体靠近凯恩遗骸的动作和片尾莉娜眼中流转的彩色光芒,似乎更确定了离开“闪光”的并非本体。

但在熊仔看来,逃出的并非复制体。

那么,复制体如此行动的原因是什么?

正是上文提到过的意识流

在顶塔内对峙时,本体情绪和意志的意识流被复制体接收感知并继承,因此达成了本体的意志。而这一切,被本体同样通过意识流共感得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面对复制体凯恩是否是莉娜的询问,她所表现出的短暂思考犹豫。

但最终与复制体凯恩相拥的莉娜是否还是曾经的莉娜?

答案明显已不再是。正像灯塔能量体中莉娜不断分裂、分化的细胞,在“闪光”中,莉娜也在被外星“细胞”改变、重组着。她是莉娜却不完全是。而这也正是她犹豫的原因。

>>>>仪式感骸骨阵

灯塔前,骸骨被整齐排列为一个颇具仪式感的阵型,同样令人疑惑。

这些骸骨属于谁?

灯塔作为与人世隔绝的“闪光”地带核心,能到达的人类除之前被派入此地的小队队员之外,基本不作他想。细看骸骨上的变异痕迹,可能他们也如凯恩一般,绝望之下选择在此处自我终结

这些被铺陈开来的人类骸骨,正像重回人类社会的莉娜和复制人凯恩。带着外星的“细胞”和意识,帮助他们在地球开拓扩张。

这种外星生物的同化扩张对于人类来说又是否是灾难式的?

或许并不是。

影片多处强调生命从毁灭到重生,以不同的存在形式循环。因此,这里仪式感的骸骨摆放或许可以理解成正是为迎接新生。不论如文崔斯博士般湮灭为能量体后复制出新生命,还是为外星能量所改造成为另一种生命形式。他们一直存在,从未真正湮灭。

《湮灭》“重难点”解读到此结束,谢谢观看。

影片其他问题同样欢迎留言讨论啊。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