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德小姐 伯德小姐 7.9分

逃离

大梦
2018-04-13 看过
这一刻,她的确逃离了克拉克,可他依然占据着她的生活。但当她结束逃离,开始新生活后,又能拿什么取代他的位置?还有什么事,什么人能如此鲜活生动地不断吸引着她去挑战?
——门罗《逃离》

一看简介就知道是你会哭的那种。

小城市太普通了,你千方百计要离开它。楼底下叨叨叨的一群妇女真没素质,走着就能逛完的街道陈旧小气,你闭着眼睛都能背出来,菜谱隔壁是交话费的,交话费下去是小饭店,小饭店过去是理发店,理发店隔壁可能还隔着一家绝味鸭脖,它们家鸭胗不怎么好吃,但凉菜还可以。服装店就那么两三家,翻来覆去的森马挨着以纯,再有就是美特斯邦威,199元在你看来都是贵的了。你每天除了胡思乱想就是胡思乱想,你要离开这里,去当个作家,或者那种满世界漂泊的摄影师,无论去哪里,只要不是这里就好了。

除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梦之外,你脾气暴躁,任何人说你蹭的一下一点就着,凭什么能说你,她们什么都不懂。你最常说的话就是别管我,我要出去,我不在这里待着了。你最反感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你妈,我不管你谁管你。你日夜盘算着、计划着怎么离开这座闷到无可救药的三十八线小城镇,你不是你,你差不多要被这种焦躁和无奈感憋死了。

所以伯德小姐仰着脸说,“请给我一包骆驼烟和火机,还有一张彩票,还有花花女郎。哦,我18岁了,这就是我买这些东西的原因。”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哭了,该死的18岁,该死的被人管教无法忍耐的青春期终于要过去了。

于是你来到大城市了,终于要实现你的梦想了,可是你有什么梦想呢,成为作家?作家在哪里都可以成为吧,四处漂泊?陌生的一切都让你恐惧,从天桥上望下去,过路行人的脸都一模一样,那些高档写字楼奇奇怪怪的,还有那些在空寂的郊外平地而起的住宅楼,一个一个的小窗户从你眼前晃过,还有格子间,你硬生生地把自己塞进去,才发觉,这一切好像不对吼。

你不是才从一个牢笼里出来吗?怎么又回去了,你想起跟母亲吵架时的摔门声,你们利刃对利刃,你在深夜里发疯似的尖叫,你崩溃时撂的狠话,你想这夜怎么那么长,整晚整晚都熬不过,青春期怎么那么羞愧又可耻,把一件破了的外套整整穿了三年,还有喜欢的男生怎么那么混蛋,他们让你的心肿的像一只爆胀的鼓皮,咚咚咚,疼疼疼。

可你又想起,她每天问你吃了吗?每天下班孤单地走回家,每天晚回家去你房间看一下你在不在;你讨厌叽叽喳喳说话的人,他们存在于你每天走过的街道,包子铺,药店,他们简直愚蠢又世俗;最他妈混蛋的人,你不睡午觉骑车在阳光下狂奔就只为早早去教室看他一眼,你好像知道了,又不太愿意承认,你厌倦的,你痛恨的,你离开的,组成了现在的、唯一的、你。

你好像,也深深地爱着她,他,它们。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伯德小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伯德小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