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 朗读者 8.5分

从“The Reader”读当代德国

天凉好个秋
2018-04-13 20:24: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与日本人的不道歉相比,德国人所谓真诚地“忏悔”要更为可怖。他们好像把一段历史从自己的谱系中剥离出去,并居高临下地不留情面地批驳“父辈”。好似在说:“我们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子嗣,而希特勒却污染了我们的历史”。“我们有罪”,其实是“他们有罪”。一种青春期式的愤慨,将正义和罪恶一分为二,就可以将一段时间归结于瘟疫式的癫狂,继而回避伦理的申诉和未来的凝望。日本人的避而不谈是老头式的顽固,这令人厌恶,却真实而可信。

在法庭上,迈克隐藏了证据,使汉娜被判终身监禁,是以人的善恶为理由宣泄自己的不满,这玷污了最高价值和公理程序的公正。为惩罚不可确定之恶不惜破坏无可置疑之善。

众人想要的“忏悔”,早已变成了一种赔偿、一种刑罚,他们相信自己是神圣的裁决者,标准是看似永恒实则个人的善恶。他们将历史的悲剧集中于标签化的个人,这与奥斯维辛里所做的并无区别,抹杀个人的可能使其恰如其分充盈预备已久的苛责。

汉娜代表了纳粹时期的德国,迈克代表了战后德国。所以汉娜称迈克为“Kid”。但他们是旁人视为母子,实际却不是的关系。如果新德国没有和旧德国完成交合,他就无法成人;如果新德国没有将诗句读于旧德国,他就无

...
显示全文

与日本人的不道歉相比,德国人所谓真诚地“忏悔”要更为可怖。他们好像把一段历史从自己的谱系中剥离出去,并居高临下地不留情面地批驳“父辈”。好似在说:“我们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子嗣,而希特勒却污染了我们的历史”。“我们有罪”,其实是“他们有罪”。一种青春期式的愤慨,将正义和罪恶一分为二,就可以将一段时间归结于瘟疫式的癫狂,继而回避伦理的申诉和未来的凝望。日本人的避而不谈是老头式的顽固,这令人厌恶,却真实而可信。

在法庭上,迈克隐藏了证据,使汉娜被判终身监禁,是以人的善恶为理由宣泄自己的不满,这玷污了最高价值和公理程序的公正。为惩罚不可确定之恶不惜破坏无可置疑之善。

众人想要的“忏悔”,早已变成了一种赔偿、一种刑罚,他们相信自己是神圣的裁决者,标准是看似永恒实则个人的善恶。他们将历史的悲剧集中于标签化的个人,这与奥斯维辛里所做的并无区别,抹杀个人的可能使其恰如其分充盈预备已久的苛责。

汉娜代表了纳粹时期的德国,迈克代表了战后德国。所以汉娜称迈克为“Kid”。但他们是旁人视为母子,实际却不是的关系。如果新德国没有和旧德国完成交合,他就无法成人;如果新德国没有将诗句读于旧德国,他就无法明晓;当新德国为旧德国读《奥德赛》的时候,自身才得到圆满。

汉娜的职物是“guard”,这意味着她的职责是不让囚徒逃跑,她的责任是维持稳定,就好像单纯的好的牧羊人,只关注羊的长势如何,而羊肉价格等都与之无关。所以对她而言,囚徒的性命与之无关。

当最后迈克告诉女儿汉娜的故事的时候,一个完整的德国史才最终被讲述。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朗读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朗读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