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3分

《湮灭》科幻像个大野模,插上哲学的翅膀就变成了维密秀

马庆云
2018-04-13 19:29:50

《湮灭》科幻像个大野模,插上哲学的翅膀就变成了维密秀

文/马庆云

先说电影《湮灭》的票房。目前各处的票房预测,都是止步在一个亿上下。今天是上映首日,截至晚间七点,票房才刚刚艰难过亿。因此,业内对该片的票房预测是很准的,它不会有什么黑马式的奇迹产生了。

早先,电影宣传的时候讲,这部《湮灭》有点中国科幻小说《三体》的味道。这也是实在没法找别的宣传点才出此下策的。在中国普通观众中讲国产科幻,大伙估计也就只能说出一个《三体》的名字来。不过,电影《湮灭》还真不能与《三体》相提并论。为什么呢?

因为《湮灭》的故事实在是太简单了。几个女科学家和女主角组成战斗小组,深入“闪光”笼罩的神秘区域,几个人在离奇事件地攻击下神秘死亡,最终只留下女主角接近真相,最终却发现,原来“闪光”是一个可以复制人类的物体,紧随复制者的变化而变化。最终女主角依靠这种“紧随”,给“闪光”制造了一个自杀式的手榴弹拉线,让这个东西被彻底烧毁掉了。

其实,科幻故事从产生之初,就规避掉了某些小说创作的桎梏点,不必遵循现实主义的原则,可以无限畅想,尤其是以外星文明的方式创想人类世界的彼岸。因此,科幻小

...
显示全文

《湮灭》科幻像个大野模,插上哲学的翅膀就变成了维密秀

文/马庆云

先说电影《湮灭》的票房。目前各处的票房预测,都是止步在一个亿上下。今天是上映首日,截至晚间七点,票房才刚刚艰难过亿。因此,业内对该片的票房预测是很准的,它不会有什么黑马式的奇迹产生了。

早先,电影宣传的时候讲,这部《湮灭》有点中国科幻小说《三体》的味道。这也是实在没法找别的宣传点才出此下策的。在中国普通观众中讲国产科幻,大伙估计也就只能说出一个《三体》的名字来。不过,电影《湮灭》还真不能与《三体》相提并论。为什么呢?

因为《湮灭》的故事实在是太简单了。几个女科学家和女主角组成战斗小组,深入“闪光”笼罩的神秘区域,几个人在离奇事件地攻击下神秘死亡,最终只留下女主角接近真相,最终却发现,原来“闪光”是一个可以复制人类的物体,紧随复制者的变化而变化。最终女主角依靠这种“紧随”,给“闪光”制造了一个自杀式的手榴弹拉线,让这个东西被彻底烧毁掉了。

其实,科幻故事从产生之初,就规避掉了某些小说创作的桎梏点,不必遵循现实主义的原则,可以无限畅想,尤其是以外星文明的方式创想人类世界的彼岸。因此,科幻小说不仅好些,而且好看。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越能获得“不像”的阅读快感。但是,科幻作品也遵循一个最基本的原则。

那就是,整个的故事,实际上还是对人类世界的映射。所以,我将科幻归结为人类的彼岸世界。人去读科幻,还是读人自己,只是看彼岸的自己罢了。借此,便可以得出一个个人看法来,真正站得住脚的科幻作品,还是哲学表达的、宗教教义的和政治生态世界的。这三种形态,归根结底,还是人类文明对自身的思考,我们可以统称为哲学。

不妨就可以拿《湮灭》做例子了。戏中,“闪光“控制了灯塔,从而造成周边地区的动植物产生变异,一根藤上的鲜花各色不同,鳄鱼更加凶猛无常,人流血后会变成一棵奇怪的花树等等。这些,都是科幻的畅想,越离奇,越好看。但剧情的最终,还是要落脚在真凶是谁上。

《湮灭》给出的真凶,就是一个可以复制任何接近它的“棱镜”。这个它,没有自己的面貌,没有自己的思想,进入的科考队甚至不知道它的目的,它就是为了复制而存在。中国哲学里边对这个也有自己的说法,叫太虚幻境。就是现实彼岸的世界里边,仍然有一个可以复制你的非物质存在。

因此,无论东方哲学,还是西方哲学,都愿意聊彼岸,生存的彼岸真相问题。聊彼岸,实际上还是站在人的对面去打望人,求取更清晰的认知。电影《湮灭》,就是一个“闪光”之外的人去“闪光”内消灭自己的故事。这其实就是太虚幻境的生存彼岸,我们要消灭掉自己。这么一看,《湮灭》仿佛很深刻的样子?

其实,没什么深刻的。科幻故事,总是更容易畅想,可以更天马行空,像一个白腿可以无限长的大野模。大量的科幻作家要做的事情,都是依托非人类的真实世界进行人类种族的未来想象。刘慈欣的《三体》想象未来人类住在树上,就特别性感,这是想象力的性感,似一条穿着丝袜的白腿。

但是,只有想象力,充其量只能是大野模,需要加入哲学的翅膀,才能变身维密秀。比如说《三体》,它的终极哲学实际上是道家的化繁为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宇宙就存在了各种维度,我们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全处在三维世界中,而宇宙当年应该是十个维度的,但却在逐渐降维,又要回到零的地方去。等于说,《三体》所有的想象力的基石,都是老子这几句话。

再反观《湮灭》,它的哲学基石实际上就是我前边提的太虚幻境。西方哲学里边不这么叫,他们更愿意称之为生存的彼岸真相。这个叫法好像从苏格拉底时代就出现了。跟小苏同时代的中国人不愿意思考哲学基础上的逻辑学和语言学,所以孔子就说,不知生焉知死,不叨逼那些没用的。因此,就不聊生存的彼岸,只聊现世界的圣人。可后来的中国人,实际上是悄悄聊彼岸的,因此,好多常识文章都会说,中国古代士大夫身上,是带着儒道两家气质的。当官的时候,就聊现在眼目前,罢官了,就聊彼岸。例子,苏轼。例句,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赤壁赋》)。

什么叫物与我皆无尽呢?就是生存的彼岸,在太虚幻境里边,大伙都是幻象的,幻象作为意识流存在,是不生不死的。明白苏东坡这句话,再看《湮灭》就一目了然。它兜了一个故事的大圈子,最终就是靠着这个太虚幻境的落脚点来撑场面呢。

《湮灭》的故事模子,不过是好莱坞惯用的探险惊悚题材,几个大美妞,闲的,到未知的世界里边呼呼哈嘿,然后就各种不作死就不会死。最终,给个哲学基石,让故事看着不那么幼稚,也能自圆其说。看明白这些,也就明白了科幻故事的大半了。结论,柏拉图、康德、黑格尔与马庆云,还是要经常读才行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