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启示录》:当训诫与游戏面对票房

九路马书院
2018-04-13 看过

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主演:马龙·白兰度 / 马丁·辛上映日期:1979-05-19

体验与旁观

一开始主视角是带着读者或观众一块进入欣赏的视角。从莎士比亚开始,以及后来十九世纪的大师都是一种体验的视角(带入情感的视角),但是从布菜希特开始,他发现有时候艺术会以一个更轻松的方式进入,那就是旁观。

我自己经常奉行旁观视角,我觉得这样比较有力感。有了旁观,你才可以坚固,就是说你可以带着你的读者、观众跳进跳出。

现在想来,这部电影假如不是选取了旁观视角,而是取了一个体验视角的话,那么它在全球的知识界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响。大家都知道它的票房惨败,差不多导致科波拉破产。这部四千万美金的大制作,在当时是创纪录的。也许它失败也失败在旁观,因为不是体验的角度,所以它不是特别能带观众进入。像我们看到的许多经典的故事大部分是以体验的方式,而不是以旁观的方式来完成的。

当训诫与游戏面对票房

《现代启示录》中将“启示”放在首位,可能是因为它更加重视文学里面的训诫。因为古往今来的各种文本总是不忘训诫,过去叫“文以载道”。

像今天的电影,它最大的本事就是把所有的细节都给游戏化,像周星驰的电影就能有那么大的市场。我们异地的观众,没人关心这部影片的票房为什么惨败,实际上我想也许就是因为它将训诫放到了最中心的位置。

如果一部影片它的目的只是在训诫别人,启示别人——让人们反省人类的存在,反省人类内心当中的一些罪恶,通过让人们回忆许多不愉快的瞬间来产生共鸣,那么它的票房可想而知。一方面我们看到《现代启示录》把利益和重心移到一个闭塞的地方去,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所谓的“灵魂”已经不再了。

我从心境上是欧洲的——精神的,闲适的,田园的。在欧洲,那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见面全在咖啡馆。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人日常总是置身于咖啡馆,他的心境会是怎样的,难怪欧洲总是生产思想。

所以欧洲人不能理解美国人的思想——拼命挣钱、拼命玩。欧洲人就觉得好笑,玩还用拼命吗?急急忙忙去玩,那还叫什么玩?玩是什么?是散心,是放松,让心完全浸泡在慢节奏的、诗意的氛围里。科波拉是个非常商业化的导演,可以说《现代启示录》是他的一个惨败。

电影之于文学:贴近还是挣脱

在突围的历史里面,文学是有病乱投医。当它想找到更为丰富的表现手段的时候,感到乏力的时候它找到了心理学,找到心理学后才出现了独白。在小说的历史当中,独白的运用是小说的一大败笔。现在我回忆一下,就没有哪一部以内心独白作为主人公的叙述手段的小说是真正成功的。

从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画外音是另外一种旁观——把观感拿出来,以声音的方式讲述影片。我认为这部电影的画外音很差,就是因为它运用了文学的手段当作电影的手段,而画外音(内心独白)作为文学的手段是失败的手段,把它移植到电影中就是个更加失败的手段,就会特别不好看。因为电影首先是视觉的,声音当然也很重要,但声音永远是作为辅助手段出现的。一旦一部电影的声音部分成为主角,那就不是电影了,它可能是广播剧。

如果声音作为配角也有点喧宾夺主。电视剧里面用画外音是最多的,但它是媚俗的东西,再有因为电视剧制作很小,编导也不耐烦用很多时间去琢磨怎么将画外音的内容外化,变成视觉的东西。所以我说画外音是这部影片惨败众因素中的一个。

电影最初的确是从文学中走出来的,它跟文学最近的部分是叙事。但是如果电影在它的黄金季节里面还与文学贴得太近,那就会很悲惨。实际上现在说,无论是它内心独白的大量运用,还是它的结构和导演自身的利益出发点都还是重蹈了文学的覆辙。因为文学是它自己的事情,文学自身在不停地修订。

电影实际上是努力与文学脱离。在卓别林时代卓别林做得就很好,他的电影无声,辅以简短的字幕,就是尽量离开文学。背景会为我们的阅读提供很好的帮助,背景会提供给我们文本之外的电影与文学的紧密联系,从这上面我们也能看到为什么这部电影票房惨败。

在文学上我不喜欢做深刻状的东西,因为这样你就排开了很大层面上的读者,但在电影上我还是喜欢所谓特别深刻的电影像《辛德勒名单》、《公民凯恩》。这部电影的深刻东方神秘主义的东西很容易刺激西方的经济影像,但是当他们真正面对东方神秘主义的时候,又有一点画虎不成。

做得比较好的,英国有位作家叫吉卜林,他一辈子只有一部长篇《吉姆》,写的是一个小流浪汉在喜马拉雅山藏区的故事。但《末代皇帝》我们就觉得是个败笔,虽然它也获得了奥斯卡奖。东方神秘主义确实有一些能吸引他们的东西,但是他们是否能把握好这个度,确实也是个问题。

散淡目光与音效

说到影片人物的目光方向,谈到那幅名画《最后的晚餐》。我想世人关于犹大的记忆纯粹是由于视线的缘故,画中犹大长什么样我们不记得。在一个画面里,一个人物的视线如果不是聚焦对着镜头,不是对着观众,而是向旁侧看,就让我们知道在旁侧有事件发生,有吸引人物视线的事情。

我现在在想,如果把《现代启示录》剪成一个九十分钟的版本,也许就好看多了。但它是三小时以上的电影,那么很可能很多事都出来了。

音效是科波拉这部电影特别有成就的一个方面。在残酷的场面不出声音,这点在《辛德勒名单》中也有体现。让音画分离形成所谓的震撼。包括片中瓦格纳的音乐,也被以后不少的战争片所使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启示录的更多影评

推荐现代启示录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