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2分

生命者需要丢掉名字

Csam
2018-04-13 17:02: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早有耳闻的电影,虽然网络上已有资源,但还是忍住到国内上映的第一天去贡献了票房,一场下来,酣畅淋漓,前面大半部分时间剧情挤压与沉淀,到影片最后阶段关乎电影思想性内容的爆发,奇绚的视觉在大屏幕下配合着迷离的电子音乐,把观者带去到似与人间隔绝的梦境中,同时满足了大脑与感官,妙哉妙哉。

在笔者看来,如去年的科幻电影2049一般,湮灭要探讨的核心问题之一 也是“我是谁”的问题。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逼近,似乎人类越来越感兴趣人和智能和人的本质之间关系的问题。当技术发展引起恐惧,电影作为慰藉人心良药一面被越发熟练的运用,在2049里,衍生人平躺在雪地里触摸着天空零落的雪花,在湮灭里,两个似人非人的肉体相拥在一起。“不要孤独了,不要恐惧了,那些不是人类的存在也和我们多么的一样啊” 我仿佛听到电影工作者们宽慰的声音。

是的,虽然名为“湮灭”,但电影的内容却不如影片名字般悲观,电影设计了一个奇幻的空间,空间里存在着折

...
显示全文

早有耳闻的电影,虽然网络上已有资源,但还是忍住到国内上映的第一天去贡献了票房,一场下来,酣畅淋漓,前面大半部分时间剧情挤压与沉淀,到影片最后阶段关乎电影思想性内容的爆发,奇绚的视觉在大屏幕下配合着迷离的电子音乐,把观者带去到似与人间隔绝的梦境中,同时满足了大脑与感官,妙哉妙哉。

在笔者看来,如去年的科幻电影2049一般,湮灭要探讨的核心问题之一 也是“我是谁”的问题。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逼近,似乎人类越来越感兴趣人和智能和人的本质之间关系的问题。当技术发展引起恐惧,电影作为慰藉人心良药一面被越发熟练的运用,在2049里,衍生人平躺在雪地里触摸着天空零落的雪花,在湮灭里,两个似人非人的肉体相拥在一起。“不要孤独了,不要恐惧了,那些不是人类的存在也和我们多么的一样啊” 我仿佛听到电影工作者们宽慰的声音。

是的,虽然名为“湮灭”,但电影的内容却不如影片名字般悲观,电影设计了一个奇幻的空间,空间里存在着折射一切的棱镜般效果,包括微观可视的DNA,也就是说,在这个空间里的一切,尤其是生物,无时不刻不在被动的改变着、不在和周遭一切产生连接,互通肉体生命最根本的存在。影片中,处在这个空间里的人们会怀疑自我本质,如女主丈夫,他知道他过去叫凯恩,现在他不确定了。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名字所代表的自我,那个意识会消散,但承载它的肉体生命却还可以转变不同的存在形式。打个比方,如大多数人日常经验理解的:我总以为我是一具名叫凯恩的肉体生命,但构成这具肉体的微粒可以转变成其它的存在形式,并产生出其它的自我意识,意思是 生命还是那条生命,但生命意识已经不一样,凯恩完全可以变成山姆 约翰了等等。

于是问题来了,我是谁?如果脱离生命而存在,那么“我”不就是一个幻觉吗?很多人会接受不了这一点,既接受不了自己不是一条命,也接受不了自己是一种幻觉,因为承受不了虚无感,他们于是给了自己名字,不光给自己名字,还给其他事物命名,不光给事物命名,还给行为命名,不光给行为命名,还给行为的集合和其它各类概念命名、给意义命名、给目标命名……

而生命应该是什么,一些印度哲人说,生命就是手指碰到湖面,脚踩在鞋子里,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向内而看,生命的表征就是这些基本意识,但人们常常把其和想到自己的那个自我意识混为一谈,使自我的感觉在生命里合理化,直到自我意识扩大并占据生命的主体,自我意识会给自我名字,为了逃避孤独,还给了爱以名字,但爱需要名字吗?在电影的结局,焕然一新的生命意识不也拥抱了另一条生命?

如果你想靠近生命,请丢掉自己的名字,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幻觉,那也可以大方的拥抱其它幻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