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暴裂之后!!!!!!!

失物LOST
2018-04-13 16:54:4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真相永失,张保民是否会举着儿子的照片定格在尘土滚滚的车流中?当然不会。母亲老迈,妻子病重,生活还要继续,他仍要下山挖煤,赚钱,打架,重复着过去的一切。对张保民来说,除了永恒的劳作,剩下的就是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暴裂无声》仍在放映,这部电影仅凭立意就已值得购票入场。曾经有朋友问我,现在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为何还要花钱到影院里感受他人伤痛!今天一并回答:为了抵御麻木。为了抵御遗忘。为了不让自己昏睡。我想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曾经发生过什么?有什么东西死去了,有什么东西得以幸存?有人不解:那些东西与你有啥关系!用拉丁作家特伦西奥的话来回答吧:“我是人,所以我不把任何与人类有关的事物视为陌生。”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失物LOST 全文约4000字) 正文: 《暴裂无声》全程弥漫着高浓度的可燃气体,配乐压抑的敲击声,更加大了内爆的可能。在最后山体暴裂崩塌之前,导演忻钰坤给观影者留下了重多线索:高架电网、磊子垒石、失语、拳头、死鸟、羊群、羊肉、屠夫、独眼、笼中公鸡、假发、弓箭、猎物

...
显示全文

如果真相永失,张保民是否会举着儿子的照片定格在尘土滚滚的车流中?当然不会。母亲老迈,妻子病重,生活还要继续,他仍要下山挖煤,赚钱,打架,重复着过去的一切。对张保民来说,除了永恒的劳作,剩下的就是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暴裂无声》仍在放映,这部电影仅凭立意就已值得购票入场。曾经有朋友问我,现在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为何还要花钱到影院里感受他人伤痛!今天一并回答:为了抵御麻木。为了抵御遗忘。为了不让自己昏睡。我想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曾经发生过什么?有什么东西死去了,有什么东西得以幸存?有人不解:那些东西与你有啥关系!用拉丁作家特伦西奥的话来回答吧:“我是人,所以我不把任何与人类有关的事物视为陌生。”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失物LOST 全文约4000字) 正文: 《暴裂无声》全程弥漫着高浓度的可燃气体,配乐压抑的敲击声,更加大了内爆的可能。在最后山体暴裂崩塌之前,导演忻钰坤给观影者留下了重多线索:高架电网、磊子垒石、失语、拳头、死鸟、羊群、羊肉、屠夫、独眼、笼中公鸡、假发、弓箭、猎物、金字塔、面具、奥特曼、车牌、山洞等等……通过这些线索,大部分观众都能顺利接收到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

昌万年、徐文杰和张保民这三个人物一出场,我们很容易就能对号入座,清楚自己处于食物链的哪一层。关于车牌号,豢1984,导演特意把“蒙”字,置换为豢养的“豢”。平时喜欢阅读的观众,自然知道其用意。对不识奥威尔的另外一部分观众来说,也并不影响他们对故事本身的感知。因为张保民的痛苦不是荒山岩洞内的抽象符号,他的丧子之痛真实而具体

忻钰坤没有选择把这些符号深藏,而是在采矿的轰隆背景下,把它们简单、直接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像张保民的半根舌头一样,它们虽然沉默,但每时每刻都在叩问着现实的荒谬与无情。能在影院看到这样一部质感强烈的电影,是欣喜的。青年影人对现实的观照和批判精神令人钦佩。跟随批判到来的,一定是反思。反思的目的不是追忆,而是警示和预见。所以,在黑洞崩塌之后,我们来聊聊痛苦,聊聊羞辱。也聊聊暴裂之后的张保民们……

■ 放羊娃磊子

整部影片给我印象最深的镜头,不是张保民妻子抱羊痛苦,不是张保民的无声暴裂,也不是结尾处,两个孩子牵手俯瞰城市的超现实镜头;而是影片开头,磊子站在巨大的高架电网下摆弄石块。如果不是采矿机器的轰鸣和运输车队扬起的尘土,这片山区就是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萧瑟之地。暂且不考虑导演此处隐喻的命运和阶级真相,那是成年人的旁观角度。对于山里的放羊娃来说,羊和石头比常年外出打工的父亲更加亲切具体。

磊子在电网基塔的水泥座上,垒着自己的名字和一个孩子有关未来的,模糊的梦。垒,是建造。在无意识中,这个孩子想创造点什么,模仿俯视中的城市,或者是高架电网,或者是父亲缺位所带来的不安全感,如同他为喜爱的小羊,搭建的那个温暖的窝。只是幼小的他不知道,羊被豢养,命运只有一个——被人吃掉。不久后,小羊被卖掉或屠宰时,那将是生活给他上的第一堂课。可是,这一课尚未到来,磊子已被沉重的现实射中,葬于乱石堆中,而那些乱石和他手中把玩的石块有着同样的元素成分。

■ 失语矿工张保民

对于永失爱子的张保民来说,崩塌的山洞不是超现实主义,而是彻骨之痛,以及这痛苦给一个男人带来的持久性羞辱

坐在电影院里,看着张保民像西西弗斯滚动巨石一样,一次次徒劳地爬上山顶,粗重的喘息声透过影院的音响设备直抵我们耳鼓,无声的愤怒充斥整个肺部,几近炸裂。宋洋所饰演的失语矿工,拳脚利落,敏捷准狠,面目冷峻如江湖拳手。如果把他和施暴者放在公平的擂台上,这个西北汉子定会血染赛场,为儿子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可是,时代给他带来的只有一位被污染致病的妻子和一张奥特曼的儿童面具。张保民站在非人格化的荒山上,如同被夺走佩剑,又挑断手筋的武者,忍受着永恒的痛苦和羞辱。这样的男人总是令人心碎,因为,一身蛮力的他们什么也保护不了,不论是家园,还是妻儿。

张保民的沉默并非生理性失语。全村只有他拒绝在采矿协议上签字,和其他村民不同的是,他从未被现实驯服。只剩半截舌头的他拒绝开口说话,拳头变成他的语言,宣泄着愤怒和困惑。无声,不是不发出声音,有时,无声就是喧嚣本身。他不能理解的世界一直在内心喧哗着,咆哮着。也正是他的愤怒,没有让他走向彻底的冷漠和麻木。保持一定的愤怒,是保持人性的必要条件之一。

看到他扛着律师女儿奔逃于山脊间的镜头时,仿佛在观看纪录片频道,雪豹猎捕高山岩羊。可是张保民不是高山岩羊,他虽有一跃而起的体魄,但没有岩羊们为防兀鹫抱团取暖的团结。

如果真相永失,张保民是否会举着儿子的照片定格在尘土滚滚的车流中?当然不会。母亲老迈,妻子病重,生活还要继续,他仍要下山挖煤,赚钱,打架,重复着过去的一切。对张保民来说,除了永恒的劳作,剩下的就是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 人人都是金字塔的建造者

与张保民不同的丁海,一个轻松肢解牛羊的屠夫,不仅没有为因污染而失智的儿子讨回公道,却在采矿占地的关键时刻,倒向权贵。他在暴力胁迫张保民签字时,被羊骨戳瞎左眼。这个心盲的独眼蛮汉,后来因张保民失子引发共情,助其脱险。这些原本良善的朴实村民,为何难逃平庸之恶?

金字塔的建造者是底层劳作者。塔的稳固是底层砖头们共同作用的结果。如果社会存在普遍的阴影,除孩子以外,成年人没有完全无辜之人。遮在头顶的黑幕,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托举着,所以它持久而不坠落。

没必要较真! 那又怎样! 关你屁事! 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知道真相又怎样!

这些话成了我们面对不公和侵害时的口头禅。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开始把自己表现出的麻木和冷漠视为人生智慧;把追求真相,渴望公平正义定义为极端和愚蠢。拥有正常智力的良善之人,如果能够在不公和他人的不幸面前,做到无动于衷,那便是道德集体沦陷的重要标志。

将人引向麻木的原因,还有一个:长期遭遇歧视。不公会引发歧视,歧视又会引发更多不公。最为严重的是,遭受歧视之人,会逐渐丢失自我。我们不难看到,一位满身粉尘的疲惫工人在遭到歧视和驱赶时,脸上少有愤怒,依然挂着笑容。这就是长期得不到尊重的人流露出的本能反应。一旦尊严丢失,底线被突破,愤怒的能力也就没了;长此以往,他就能容忍一切不公。

有一种无眼的鱼,因为长期生存在黑暗的地下溶洞内,眼睛逐步退化消失,这就是机体自适应的结果。最令人气愤的是,某些鸡汤大厨不去鼓励人们积极争取个人权益,而是鼓吹忍辱的必要性,再打上心胸宽广、海纳百川的国学标签,四处兜售。祸国殃民。 我们不能改变环境,就去改变自己。这句话是最毒的鸡汤,没有之一。当我们的韩国邻居坚定地说:“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的时候,我们却在被世界改变之前,主动把自己改造了。毒鸡汤最大的问题在于取消人之本质,并不断消除善与恶的界限。本质消失,界限不明,人又如何做出是非判断!

丁海们为何会倒向加害者,把拳头挥向受害者,不仅是知识的缺失,因为采矿导致的环境污染随处可见。村民们选择签字,除了贪图眼前的蝇头小利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早已致盲,失去了判断能力,无法进行自我主张,就像被豢养的羊群一样。羊群需要一个主人替它们思考。张保民拒绝签字这一行为,搅动了羊群的不安,羊们不喜欢不安,自然不会放过他这个扰局者。

■ 昌万年的收藏

昌万年办公室里,有个装满猎物的房间,显然是经过了精心布置。最早将自己物化的应该是昌万年这类人。膨胀的欲望把灵魂掏空以后,那间黑屋子就是物化后的自我。他不断往里面填塞,就像假发一样,生活仅剩下形式和象征。当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配不上不断增值的财富时,他就会用财富填充那个空荡荡的黑房子,以求取平衡。物化的人自然也会把他人当作物品,任意摆弄和处置。他们用金钱衡量一切,解决一切,包括幸福。那间收藏室是他的理想世界,也是理想中的自我。

昌万年大口吃西红柿的镜头,不知忻导有何用意。从吃相来看,吃肉,对于昌万年来说,已经被仪式化,成为他的信仰。对于半蔬菜半水果的西红柿,该如何解读呢,浓汁的颜色,还是其他?从它最早的来历来看,番茄曾一度被视为“狐狸的果实”,俗称狼桃。这或许就是忻导的用意吧!

■ 精致的利己主义

精致的利己主义,语出钱理群教授:“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律师徐文杰所代表的知识精英,属于较高收入的中产阶层。他们具有高等专业知识,较高的审美趣味。明辨、睿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本应是他们的特征,但是,在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面前,这群人逐渐沦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极其爱惜自己的羽毛,只要羽毛没被淋湿,自然不会在意天气。当徐文杰在看守所说出“没了”之后,知识便沦为昌万年的绞杀工具,同时被放进绞肉机的还有人性。如果说昌万年是头嗜血的野兽,那么徐文杰就是野兽的利齿。

■ 走出影院之后

公义的丧失,不仅会给一个家庭带来灾难,它动摇的是文明的根基。失地可以收复,但收复文明的失地需要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我们坐在温度适宜的影院里,感受着张保民彻骨的痛苦,最后几个特写镜头和苍凉紧迫的配乐把悲伤推向深处。

观影那天有点冷,走出影院,一阵春寒袭来,本就感冒的我,首先在意的是自己会不会因此加重病情。在穿梭的人流中,两个身着旧迷彩服,提着油漆桶的工人与我擦肩而过。他们来自哪里?是谁的丈夫,谁的儿子,谁的父亲?他们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

我突然想起,去年给我家修理暖气的工人师傅,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姓什么也忘记了。张保民和他们一样,很快会被遗忘,成为一张电影票的存根,成为新锐导演作品集中的一个符号。如同灾难发生时,朋友圈里沸腾的烛光,第二天就会被精致的自拍照和美食覆盖。有些事物还未被记忆,就已遗忘。我们习惯并熟练地把苦难转化成人生的磨炼,并冠以财富之名。所以,莱维说得对,痛苦是苍白的。只能是苍白的。因为无人在乎真相。因为人人都想遗忘。

《暴裂无声》仍在放映,这部电影仅凭立意就已值得买票入场。曾经有朋友问我,现在工作压力已经很大,为何还要花钱到影院里感受他人伤痛!今天一并回答:为了抵御麻木。为了抵御遗忘。为了不让自己昏睡。我想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曾经发生过什么?有什么东西死去了,有什么东西得以幸存?有人不解:那些东西与你有啥关系!用拉丁作家特伦西奥的话来回答吧:我是人,所以我不把任何与人类有关的事物视为陌生。

电影《十二宫》中,记者罗伯特执著追凶十几年,妻子不解地问他,何时才能罢手?罗伯特回答说,我必须要知道凶手是谁,因为它很重要。妻子又问:为什么你要去做这件事?他说:因为没人肯去做。作为普通大众,我们或许没有能力和勇气去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我们有选择观看哪部电影的权利:主动拒绝装疯卖傻、侮辱智商的视听垃圾,多去支持那些意志坚定、责任感强,有着艺术创造力的优秀电影人。因为尊重他们,亦是尊重我们自己。 (全文完 撰文/沙田)


收看更多内容 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失物LOST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个人朋友圈 若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 获取授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