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驴得水 8.3分

你是我的姑娘

独行
2018-04-13 13:31:58

那天,坐在大礼堂,红幕缓缓,灯光微微。我记不得有多少个人物,看不清那条条矛盾有多荒唐,不了解这些玩笑的背后有多讽刺。我只能听见温婉的女声在哼唱“我要你在我声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的心痒痒……”昏暗的灯光下这些低吟浅唱一下一下的直往心里撞,于是那天晚上我都闭着眼等待着,等待着这轻柔的声音缠绕齿间,想象着那位穿着纯白旗袍,眼波流转,素手轻盈,回眸浅笑的女子,那晚我只记住了这一个她,张一曼,曼妙多姿。 隔着屏幕,你身穿旗袍,卷发披散,小女人一样的张一曼散发着魅力,可我分明看见了爽朗利落的你,像张爱玲一样性感的桀骜不驯。你的心比任何人都坦诚,你的思想也有着跳出时代的超越性。不然你不会是那个说着追求自由的张一曼。随性洒脱带着对欲望客观直接的追求,开明解放的观念在你的每一个地方倾泻。你爱漂亮,喜欢美丽,房间里装饰着你对于美好的追求,对于心里最美自己的呵护。你要的很简单,就是在这个荒凉的地方有可以守护的学校,有穿上你特定缝制的校服的伙伴,有可以没人管的自由,有可以任性驰骋的欲望,一个人活的真正像一个人! 你很真实,可奈何他们贪念虚假。我看见还站在你身边含情脉脉真挚说要

...
显示全文

那天,坐在大礼堂,红幕缓缓,灯光微微。我记不得有多少个人物,看不清那条条矛盾有多荒唐,不了解这些玩笑的背后有多讽刺。我只能听见温婉的女声在哼唱“我要你在我声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的心痒痒……”昏暗的灯光下这些低吟浅唱一下一下的直往心里撞,于是那天晚上我都闭着眼等待着,等待着这轻柔的声音缠绕齿间,想象着那位穿着纯白旗袍,眼波流转,素手轻盈,回眸浅笑的女子,那晚我只记住了这一个她,张一曼,曼妙多姿。 隔着屏幕,你身穿旗袍,卷发披散,小女人一样的张一曼散发着魅力,可我分明看见了爽朗利落的你,像张爱玲一样性感的桀骜不驯。你的心比任何人都坦诚,你的思想也有着跳出时代的超越性。不然你不会是那个说着追求自由的张一曼。随性洒脱带着对欲望客观直接的追求,开明解放的观念在你的每一个地方倾泻。你爱漂亮,喜欢美丽,房间里装饰着你对于美好的追求,对于心里最美自己的呵护。你要的很简单,就是在这个荒凉的地方有可以守护的学校,有穿上你特定缝制的校服的伙伴,有可以没人管的自由,有可以任性驰骋的欲望,一个人活的真正像一个人! 你很真实,可奈何他们贪念虚假。我看见还站在你身边含情脉脉真挚说要娶你的老裴,有一天会站在你的对面,扭曲的表情,污秽的语言让我想起第一幕他站在大树下阳光打在他脸上,柔情的说“一曼,跟我去昆明吧”?性情豪气的周铁男说着让人忍不住会依赖的语言,不是说会保护吗?他怎么就是那个递剪刀的人喃?那晚灯光下和你共舞的校长,他不是最知道你付出了什么,不是应该最了解你的性情吗,可是怎么就一刀一刀剪掉了你秀丽的头发。那一刻的一曼,眼里没了闪耀的自信,只有无奈且悲哀的疼痛。 你是爱美的一曼,你是自由的一曼。你是还穿着纯白旗袍,笑脸盈盈在舞曲里面转着圈的一曼,你会在那片荒原爽朗大笑,唱着比周旋还好听的歌,时而娇柔的一曼,你会挺直了背,眼神凌厉,一下一下闪着耳光抗争的一曼。而我最喜欢的一曼,是坐在长凳上,看着飘下来的飞絮问“昆明会下雪吗?”那个不喜欢束缚的一曼。 老狼唱的《我要你》是爱恋着我喜欢的张一曼。“时间太漫长,我的姑娘,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昆明会下雪吗” “不会” “不过,你的眼里有雪,泛着晶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驴得水的更多影评

推荐驴得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