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弹之城 炸弹之城 7.1分

主流对异端的伤害

哲空空
2018-04-13 11:26:48

中世纪的人烧死女巫,现代法庭审判朋克,都是主流对异端的暴政。

《炸弹之城》里的小镇,朋克青年留鸡冠头,玩吉他,挂鼻环,喝大酒,说脏话,看似不可一世,其实是弱势,不为主流所容。

朋克反主流,但不诉诸暴力。朋克群体,多以青少年为主,他们不是黑帮,只是一群借音乐发泄不满的年轻人。

朋克的反抗,本质上是一种撒娇。

朋克乐队鼻祖性手枪,干的最出格的事情,也不过是在电视节目上对主持人飙脏话。

对于主流社会,维稳是第一要务,闷声发大财可以,蝇营狗苟可以,颠倒黑白可以,阶层固化可以,但指出皇帝的新装,不行。

朋克音乐,口无遮拦,靠三个和弦,骂尽强权。

这种短平快的形式,威力巨大,好比《九品芝麻官》里,包龙星威胁协礼大臣,你要不遂我意,我就找两个天桥下说书的,把大人逛青楼的事迹,编成评书,分成九集,每天轮流讲。

朋克音乐之犀利,犹胜天桥快板,从歌词中可见一斑。

性手枪在《上帝拯救女王》中,直接问候英女王老母;冲撞乐队在《白色骚乱》里大声疾呼,所有权力都在法西斯政府手中,你要掌控自己,还是听命于人?帕蒂·史密斯《马》的第一句歌词,有人害死耶稣,这不是我的错。

...
显示全文

中世纪的人烧死女巫,现代法庭审判朋克,都是主流对异端的暴政。

《炸弹之城》里的小镇,朋克青年留鸡冠头,玩吉他,挂鼻环,喝大酒,说脏话,看似不可一世,其实是弱势,不为主流所容。

朋克反主流,但不诉诸暴力。朋克群体,多以青少年为主,他们不是黑帮,只是一群借音乐发泄不满的年轻人。

朋克的反抗,本质上是一种撒娇。

朋克乐队鼻祖性手枪,干的最出格的事情,也不过是在电视节目上对主持人飙脏话。

对于主流社会,维稳是第一要务,闷声发大财可以,蝇营狗苟可以,颠倒黑白可以,阶层固化可以,但指出皇帝的新装,不行。

朋克音乐,口无遮拦,靠三个和弦,骂尽强权。

这种短平快的形式,威力巨大,好比《九品芝麻官》里,包龙星威胁协礼大臣,你要不遂我意,我就找两个天桥下说书的,把大人逛青楼的事迹,编成评书,分成九集,每天轮流讲。

朋克音乐之犀利,犹胜天桥快板,从歌词中可见一斑。

性手枪在《上帝拯救女王》中,直接问候英女王老母;冲撞乐队在《白色骚乱》里大声疾呼,所有权力都在法西斯政府手中,你要掌控自己,还是听命于人?帕蒂·史密斯《马》的第一句歌词,有人害死耶稣,这不是我的错。

主流社会,卧榻之侧,岂容朋克?

对朋克的绞杀,是上下一致的。性手枪在电视节目上爆粗口后,立即遭到舆论谴责,政治人物打压。此后,歌曲被电台禁播,演唱会被政府取缔,只能以各种化名演出。

这时的性手枪,为主流所不容,成为卫道士眼中的恶魔,很多极右人士,甚至冲到演唱现场,拔刀相向。

朋克反主流,不过用音乐,主流反朋克,则多管齐下,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狠的一招,就是将朋克污名化。

《炸弹之城》里,秃顶律师攻击朋克,从字典里挖出“朋克”诸多含义,如小流氓,废物,娈童,妓女,暴力,低劣等,用污名化的方式,往朋克青年身上泼脏水,让陪审团有了先入为主的偏见。

其实,朋克这个词的原意,是指成人世界的边缘人或受害者。但刀把子攥在主流手里,词典定义亦由主流而定,朋克的喧嚣,只能是另一种暴裂无声。

电影中,朋克青年的另一大罪证,是他们的口号——Destry everything(毁灭一切)。这句话,被秃顶律师多次引用,当作朋克青年反社会的铁证。

留意电影细节的朋友都知道,这句话不过是Filthy乐队的一句歌词。毁灭一切的含义,是从思想上斩断腐朽价值观,而不是摧毁财物设施,更不是毁灭生命。

其实,反对强权和暴力恰恰是朋克精神的组成部分。

电影里一个朋克青年的夹克上,用中文字样写着反战两个字。电影里有个场景,两个朋克见面,一个留着鸡冠头,一个留着光头,鸡冠头朋克对光头朋克说,你知道吗,纳粹分子才喜欢留光头。光头朋克立即反击,历史没学好吧,光头党的建立要早于纳粹。

真正滥用暴力的是警察。

警察以莫须有罪名,强闯民宅,对几个朋克一通乱揍,还猥亵了一个朋克女孩。警察借搜身,对女孩上下其手,用手枪顶入女孩口中,数秒后取出,大义凛然地说了句,你跟着这帮烂崽混,你爸爸会以你为傲吧。

警察对朋克的镇压,良有以也。在冲撞乐队经典专辑《The Clash》的封面上,五个乐队成员,身着朋克服装,屹立在镜头前,背景是警察在镇压一场骚乱。

电影里的朋克,作为弱势,常被主流青年欺负。有一次,几个朋克被欺负惨了,面对数倍于他们的人群,奋起反击,在冲撞中,一个朋克被车轧死。

轧死朋克的人,明显是故意,电影慢镜重放时,可以看到凶手嘴角露出的笑意。

法庭之上,尽管证据确凿,秃头律师偏能颠倒黑白,把杀人凶手描述成反抗暴力的英雄,为其开罪,并一再攻击朋克青年为反社会的不安定因素,死不足惜。

电影中有个意味深长的设置。为朋克辩护的律师,虽站在公义这边,却显得结结巴巴,毫无底气;为杀人犯辩护的秃头律师,则义正言辞,有恃无恐。

被轧死的朋克,外表张扬,内心温柔。他在广告牌上写下狄兰·托马斯的诗句: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他跟女友在宠物店,挑选宠物时,眼神善良而有爱;他跟父亲聊天,手握橄榄球,佯做前冲,球落在地上,父子俩会心一笑。

这样一个小伙子,却被杀死了两次。一次是在马路上被轧死,一次是死后在法庭上被攻击生活方式。

风声鹤唳的主流社会,将朋克视作洪水猛兽加以扼杀,显然找错了对象。

鲁迅说,钉杀了“人之子”的人们身上,比钉杀了“神之子”的更加血污,血腥。

3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炸弹之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炸弹之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