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和他的村庄

rubyinside
2018-04-13 11:18:06

我爷爷现在正固执的用一种最原始的方式继续他82岁的生活,他想不起来了,不满20岁的他曾还背着猎枪搂着女人的腰肢跳交谊舞。此时此刻,出于对地震的恐惧他应该正酣睡在简易搭置的活动板房里。还有五个小时他就要醒过来了。

他用惊人的耐力,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用自己的方式挖掘出了一道横在生活里的鸿沟,他不看电视但也可以一整天都塌陷在旧沙发里,他拒绝坐车,坚持骑马直到某一天那匹白色的马和另一匹母马消失在村庄隔壁的神山里,但他没有妥协,他走路,但不再走很远的距离。我不敢说,我爷爷算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但我敢说,他是炽热的,他把他最后的性命全权交给了宗教,就如同福柯用全部的性命换取性爱。除了赶牛回家,按时喂牛吃饭,按时让自己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他安排的日程就都是念经,那种平淡,就算是至亲,我都觉察到了一种并不平易近人的冷漠。他只愿意在我离开的时候,摘下他的帽子,用他布满抬头纹的额头碰碰我粉底液已经斑驳的额头,那个时候,我才会

...
显示全文

我爷爷现在正固执的用一种最原始的方式继续他82岁的生活,他想不起来了,不满20岁的他曾还背着猎枪搂着女人的腰肢跳交谊舞。此时此刻,出于对地震的恐惧他应该正酣睡在简易搭置的活动板房里。还有五个小时他就要醒过来了。

他用惊人的耐力,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用自己的方式挖掘出了一道横在生活里的鸿沟,他不看电视但也可以一整天都塌陷在旧沙发里,他拒绝坐车,坚持骑马直到某一天那匹白色的马和另一匹母马消失在村庄隔壁的神山里,但他没有妥协,他走路,但不再走很远的距离。我不敢说,我爷爷算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但我敢说,他是炽热的,他把他最后的性命全权交给了宗教,就如同福柯用全部的性命换取性爱。除了赶牛回家,按时喂牛吃饭,按时让自己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他安排的日程就都是念经,那种平淡,就算是至亲,我都觉察到了一种并不平易近人的冷漠。他只愿意在我离开的时候,摘下他的帽子,用他布满抬头纹的额头碰碰我粉底液已经斑驳的额头,那个时候,我才会轻轻握住他的手,我想让他知道我很爱他。

我喜欢在傍晚的时候,把脑袋探出二楼的小窗户,看赶着牛回来的他走进简易板房边上的房间,为他喜欢的那些牛熬煮晚餐,我不喜欢青草煮烂的味道,但我想多看他一会儿,他一个人在浓烟中费力的搅拌。我猜测,那个钟摆来回于痛苦和无聊的时钟也许在我爷爷身上失效了,它永远的悬置在了两点之间,他知道的太少,也几乎没有了欲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脸庞,村庄的更多影评

推荐脸庞,村庄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