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线 起跑线 7.9分

教育的阶级之病

雨格子
2018-04-13 10:58:07

几天前和一个朋友讨论起未来,她说想要生一个帅气的男孩,送他去最好的幼儿园,学习马术、法语、钢琴,还有许许多多的技能。她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神总是飘向远方,仿佛那就是桃源梦境一般的未来。提出这个想法并非毫无根据,去年的携程事件和三色幼儿园让朋友对普通幼儿园失去了信心;刚刚进入职场的她又被奢侈品迷得眼花缭乱,“赚钱”成为她在过去一年提到最多的字眼。

电影中的印度与中国如出一辙。米塔担心皮娅去了公立学校之后吸毒堕落,刚搬到富人区却因为说印度语被小伙伴冷落。正巧前几日国内新闻刚刚报道,没有英文名的中国小孩交不到朋友。顾问处的小朋友摆弄恐龙、会三国语言打招呼。中国的孩子则要学习钢琴、芭蕾和马术,还有铺天盖地的英语和奥赛班。

大人如此,孩子也习以为常。只说英文的小孩长大之后会成为只说英文的家长。而且鄙视链的门槛不断提高:你终于学会说英语了,可现在法语才是高贵地位的象征;你学马术,人家已经带孩子去潜水或极限运动;你喝苏屯特供威士忌,他们在自家酒庄喝红酒;你穿香奶奶lv,他们早就有了私人设计师。以前通过努力可以达到的,现在要砸钱;以前用金钱可以买到的,现在要靠权。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其实是

...
显示全文

几天前和一个朋友讨论起未来,她说想要生一个帅气的男孩,送他去最好的幼儿园,学习马术、法语、钢琴,还有许许多多的技能。她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神总是飘向远方,仿佛那就是桃源梦境一般的未来。提出这个想法并非毫无根据,去年的携程事件和三色幼儿园让朋友对普通幼儿园失去了信心;刚刚进入职场的她又被奢侈品迷得眼花缭乱,“赚钱”成为她在过去一年提到最多的字眼。

电影中的印度与中国如出一辙。米塔担心皮娅去了公立学校之后吸毒堕落,刚搬到富人区却因为说印度语被小伙伴冷落。正巧前几日国内新闻刚刚报道,没有英文名的中国小孩交不到朋友。顾问处的小朋友摆弄恐龙、会三国语言打招呼。中国的孩子则要学习钢琴、芭蕾和马术,还有铺天盖地的英语和奥赛班。

大人如此,孩子也习以为常。只说英文的小孩长大之后会成为只说英文的家长。而且鄙视链的门槛不断提高:你终于学会说英语了,可现在法语才是高贵地位的象征;你学马术,人家已经带孩子去潜水或极限运动;你喝苏屯特供威士忌,他们在自家酒庄喝红酒;你穿香奶奶lv,他们早就有了私人设计师。以前通过努力可以达到的,现在要砸钱;以前用金钱可以买到的,现在要靠权。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其实是欲望激发了人的想象力。

朋友之前去做家教,回来说自己以后也要给孩子请家教。我问她你进屋,看到孩子妈妈在干什么?她说孩子妈妈在客厅里看手机。朋友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住了。她愿意花钱请一个人专门陪孩子玩,愿意教别人的孩子挣点外快,却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教孩子。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父母都把孩子往教育机构里塞。

整个社会都相信术业有专攻,学科越来越精细化,技能越来越专门化。教育也不例外,随便一个教育机构的负责人都是国外名牌大学心理phd毕业,一长串心理学名词能把家长忽悠得云里雾里。如此看来,大部分心理学研究的是人性,而不是教育,大部分营销学研究的是人性,而不是产品。拉吉访问的女顾问手握八方资源,文书撰写、形象设计、面试技巧……仿佛无所不能,连拉吉夫妇都不敢相信推荐信上描述的竟然是他们的女儿。可是层层套路之后我们的真诚还剩下多少?这也是心理学饱受人诟病的一点。原来我们研究心理,是为了更了解我们自己,现在我们研究心理,是为了更好地欺骗他人。套路与反套路这场大战,不知道将会打到何时。

我是90后,是在教育的环境下浸润出的一代,可是面对社会的阶级分化,还是不可免俗地加入了战争。遥想起大一刚刚入学时,大家畅谈起未来还是雄鹰展翅般的意气风发,而今却是摘下耳机后,朋友一句猝不及防的提问,“我们是不是已经变成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能斩钉截铁地否认。

倘若我坐在学校的礼堂中,观看拉吉的演讲,我是否能站起来为他鼓掌呢?富人和中产阶级最终还是要捍卫自己的利益和地位,他们的关爱是怜悯,是居高临下的同情,甚至连慈善捐献都变成了刻在墙壁上的一场攀比。站起来就是对阶级的背叛,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

从众的人是有自己的思考的吗?这又是另一个议题了,想想纳粹的残酷行径和国内的动荡十年,这个话题可以让人争论个三天三夜。所谓沉默的大多数,并非只是在万马齐喑究可哀之时。鼎盛的和平年代,他们化作繁荣的泡沫,谁也不愿意沉入水底,谁也不愿意过分出头被太阳灼灭了光辉。在似空非空的地带,泡沫们挤作一团,像小美人鱼童话中的虚幻与美丽,最终成了一滩泡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起跑线的更多影评

推荐起跑线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