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家 金粉世家 8.3分

15年了,还是没有一部剧能比得上它

派爷
2018-04-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昨天,一众明星都在微博上悼念一个人的猝然离世——

终年47岁的中国导演李大为。

听名字宝宝可能并不熟悉。

但他曾经拍过一部播出时万人空巷的电视剧。

而自此之后,派爷再也没看过如此浪漫诗意的故事。

是时候,再重温一遍了——

《金粉世家》

一部好剧的标志是什么?

在派爷看来,是记忆点。

纵使时光荏苒,但那个让你的心动的瞬间却能经年不忘。

《金粉世家》就是如此。

距离它的首播,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年。

情节已经有些模糊,但还记得很多想起来都觉得的画面——

金燕西和冷清秋初遇。

小巷、背光,乍起的风和漫天的宣纸。

花店重逢,冷清秋带着百合走过。

金燕西追出去,打翻了一整个花架。

情急之中,只能扔下一地银元。

教学楼,求爱横幅利落地撒下。

冷清秋跑下楼,俩人在众目睽睽下拥吻。

向日葵花田,金燕西向冷清秋告白。

金黄色绚烂的花朵和青涩真挚的誓言。

当时觉得,世间最极致的浪漫也不过如此了。

现在回想起来——

演员脸上的表情、画面的天光,甚至是当时的背景音乐,居然都能记起几分。

真正动人的剧,就是有这样穿透时光的力量。

甚至是剧中的音乐,都一度成为广为传唱的经典。

片头曲《暗香》,一片金色的灰烬。

华丽而绚烂,铺天盖地的倾颓感。

片尾曲《让她降落》。

优雅动情,却隐藏着无尽的哀伤。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这部剧已然成为绝唱。

导演李大为终其一生,再也没能拍出超越《金粉世家》的作品;

而剧中的演员,也再也回不到当年的感觉。

男主陈坤,仿佛吃了防腐剂。

至今还是演技挂的美男子。

但眉眼之间多了沧桑和深邃,再不见当年贵公子的天真风流。

当初的冷清秋,大概是所有人心中白玫瑰的样子。

但经历了离婚风波后的董洁,略显憔悴和疲态。

神态里的清雅淡然也少了几分。

红玫瑰白秀珠,是派爷觉得刘亦菲出道至今最与众不同的角色。

刁蛮无礼的大小姐,并不讨喜。

圆润的婴儿肥,还不足以吹嘘天仙神颜。

但白秀珠依然够特别。

现在的刘亦菲,多了疏离的仙气,但难再见16岁时的娇俏大胆。

八妹金梅丽,单纯水灵,在家族兴衰中最为无辜。

她的饰演者舒畅,演技越来越炉火纯青,但脸却越来越不自然。

中年发福的迟帅,当年是白嫩斯文极有旧时代书生气的温润公子。

剧中的演员,对比过去。

或多或少,都多了一点油腻。

但《金粉世家》本身却是一段出尘的悲歌。

有人说它是民国版《红楼梦》。

看似是一出哀婉的爱情故事,但其实暗藏对时代和阶级的隐喻。

现在的无脑爱情剧里,男女主角总喜欢互相问一个问题:

“如果我不是XXX,你还会爱我吗?”

派爷想替他们答:

“傻啊你!当然不会啦!”

因为爱情本身就不是能跳出背景单独成立的。

现在回头看——

当年痴迷的男女主角,其实都带着时代印记下的不完美。

但也因为这种不完美,让他们显出实在而深刻的动人。

男主金燕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无疑是渣男一枚。

风流爱玩,油嘴滑舌。

幼稚不成熟,懂得争取但不懂珍惜。

他所有的浪漫,既是在取悦冷清秋,更是在取悦自己。

从小长在优渥的官僚之家,少爷秉性根深蒂固。

他爱惜女孩,对婢女小怜很好。

但他对其他下人,其实还是缺乏尊重的。

这些习惯,之于他对清秋的爱。

就是无条件的、压倒式的物质上的给予。

但同时,他确实又像向日葵一样天真热烈,本性善良。

无法摆脱与生俱来的习性,但又擅于打破世俗。

让人无法讨厌这样一个渣男。

只是,上层人士的善良很容易失控的。

金燕西的占有欲和逐浪本性就是个例子。

还有一个细节——

大嫂注意到了丈夫对小怜不坏好意,想替她找个好人家。

“我觉得谁也配不上你,你本应找个佣人,但我觉得得找个寒门书生。

我们给他点钱,再给找个差事做,这样的好事谁不想要?”

看过这段的宝宝都能感受到,大嫂的确是没有恶意的。

她是真心实意在为小怜打算,且话也说得在理儿。

但这种上层人的善意,有时候的确让人难堪。

上等人的一大毛病,就是矛盾。

派爷也是重看的时候,才注意到这样一个表情——

金燕西惹白秀珠生气,说话哄她:

“我怎么有胆量说总长的妹妹呢?”

听起来反讽刻薄,让人生气的一句话,居然真的把白秀珠哄好了。

她微微抿起嘴角,为自己是总长的妹妹偷偷窃喜得意。

这一秒钟的狡黠和她为爱不顾一切的形象,反差很大。

而和他们相对应的,就是平民冷清秋。

派爷映像中,她是高洁而完美的。

但现在才发现,其实不然。

她就像她喜欢的百合一样,脱俗淡雅但却孤绝偏执。

她的清高,有些时候其实是对自己的保护和自卑的掩饰。

金燕西在尼姑庵遇到她,冲着她的背影大喊:“是你吗?”

冷清秋停下来,微微偏头,但就是没有回头。

然后一言不发地走掉。

她是真的不想回头吗?

派爷觉得不是。

只是她不能,也不敢应对这样的热情。

金燕西搬到她家隔壁后,依照南方风俗送来了丰盛的糕点。

但她固执地认为金燕西这是在故意显摆,“寒碜我们”。

这是平民在感到不安时,过激的自尊心。

阶级的差异,注定了她和金燕西的悲剧。

一个生来优越感,无拘无束。

一个自尊心强硬,总想抓住点什么。

就像他们新婚那夜——

冷清秋看着满地的百合花问金燕西:

“你会永远喜欢我吗?”

但金燕西没有回答。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金粉世家的更多剧评

推荐金粉世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