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 7.7分

我命不好去了远方

cangxi
2018-04-13 02:07:32

小时候随支边的父亲生活在地震多发的四川藏区,出于防震的目的,县城里的楼房从不超过三层。一有地震的传闻,父亲便将我寄养在住在平房的二孃家。二孃家紧靠着一片绿油的菜田,菜田的另一头便是国道公路。有一回,一路朝圣的藏人经过公路,二孃说,快看,磕长头的人来了。我透过菜田看到三三两两起起落落的影子,那时候不懂他们究竟在干嘛,只隐约知道他们要一直如此虔诚地匍匐去遥远的西藏,心底泛起浓浓的不可思议。

近二十年后,我在另一个言语不通的国家,蜷在租来的公寓里,我终于在电影《冈仁波齐》里看到了一趟完整的朝圣,原来,朝圣之路并没有太特别,启程去一千多公里外的拉萨,也不需要多大的决心,只是一个小小的念想,就可以上路了。生活即是修行,修行即是生活。路上有人请他们喝茶,他们也把糌粑分给同是朝圣的人——无论多么贫穷匮乏的人,都能大方施予。他们在路上磕长头,游牧般地风餐露宿,念经祈祷,洗衣沐浴,思念亲人,生子,生病,甚至死亡。在常人看来,朝圣之旅夺走了杨培爷爷的生命,他死于心之所向的苦行,死于被好心留宿下的陌生人传染的疾病。在朝圣之人看来,死亡并不生发恐惧,是可以坦然接受的,他能死在神山脚下,他的死亡是被祝福

...
显示全文

小时候随支边的父亲生活在地震多发的四川藏区,出于防震的目的,县城里的楼房从不超过三层。一有地震的传闻,父亲便将我寄养在住在平房的二孃家。二孃家紧靠着一片绿油的菜田,菜田的另一头便是国道公路。有一回,一路朝圣的藏人经过公路,二孃说,快看,磕长头的人来了。我透过菜田看到三三两两起起落落的影子,那时候不懂他们究竟在干嘛,只隐约知道他们要一直如此虔诚地匍匐去遥远的西藏,心底泛起浓浓的不可思议。

近二十年后,我在另一个言语不通的国家,蜷在租来的公寓里,我终于在电影《冈仁波齐》里看到了一趟完整的朝圣,原来,朝圣之路并没有太特别,启程去一千多公里外的拉萨,也不需要多大的决心,只是一个小小的念想,就可以上路了。生活即是修行,修行即是生活。路上有人请他们喝茶,他们也把糌粑分给同是朝圣的人——无论多么贫穷匮乏的人,都能大方施予。他们在路上磕长头,游牧般地风餐露宿,念经祈祷,洗衣沐浴,思念亲人,生子,生病,甚至死亡。在常人看来,朝圣之旅夺走了杨培爷爷的生命,他死于心之所向的苦行,死于被好心留宿下的陌生人传染的疾病。在朝圣之人看来,死亡并不生发恐惧,是可以坦然接受的,他能死在神山脚下,他的死亡是被祝福的。

电影里没有太多悲喜,即使驮运物资的拖拉机被撞坏,此行横生无端的负重与折返,他们也没有愤怒与怨天尤人。在大雪纷飞的雪原,我们渺小宛如蝼蚁,蚂蚁不会责怪天气不好,人类却常常自大地将自己的不幸与苦难归罪于他人。从这个意义上说,认命真是一种智慧与美德,我的眼里不再有苦厄,甚至也没有欢喜,历历的遭遇只是重重的因缘,展开我不算尽美的命运图卷。“我们有同一个母亲,却有不同的命运,好命的做了喇嘛,我命不好去了远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冈仁波齐的更多影评

推荐冈仁波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