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回头 不要回头 6.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3 01:20:42

法国影坛导演新秀玛丽娜·德·旺给我们奉献了一部不易看懂的影片,观众需要用精神病患者的视角来理解主人公的感受。因为,画面都是主角雅娜的现实生活、臆想空间和回忆三个元素构成的,导演玛丽娜·德·旺没有将三个元素分开,也没有制作多线发展,而完全通过演员苏菲·玛索的面部扭曲转变成演员莫妮卡·贝鲁奇这一方式体现,使得三个元素精密联合,而使得观众看得一头雾水。

其实,如果我们静下心仔细观摩这部电影,就不难发现导演的影片构思。故事的开始时,主人公雅娜还是一个正常人,我们知道她的职业,是一位女作家,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泰欧和两个可爱的孩子,她的情感变异是随着她看到母亲照片上的意大利金发女人开始的。从那时起,她开始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女人,觉得自己就是她,而事实上,那个女人是她的生母。故事讲述女主人公雅娜由患精神病到精神分裂,从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精神病,最后逐步适应了现实生活。苏菲·玛索出演的雅娜(实为罗莎·玛丽雅)八岁时遭遇车祸,失去了儿时的记忆,而与养母一起生活,而养母一直把她当做死去的那个女孩雅娜。但是,她内心深处依稀保留着并不完整的记忆,所以,她常常对照片上的人物浮想联翩,镜头上经常有一个女孩出现

...
显示全文

法国影坛导演新秀玛丽娜·德·旺给我们奉献了一部不易看懂的影片,观众需要用精神病患者的视角来理解主人公的感受。因为,画面都是主角雅娜的现实生活、臆想空间和回忆三个元素构成的,导演玛丽娜·德·旺没有将三个元素分开,也没有制作多线发展,而完全通过演员苏菲·玛索的面部扭曲转变成演员莫妮卡·贝鲁奇这一方式体现,使得三个元素精密联合,而使得观众看得一头雾水。

其实,如果我们静下心仔细观摩这部电影,就不难发现导演的影片构思。故事的开始时,主人公雅娜还是一个正常人,我们知道她的职业,是一位女作家,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泰欧和两个可爱的孩子,她的情感变异是随着她看到母亲照片上的意大利金发女人开始的。从那时起,她开始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女人,觉得自己就是她,而事实上,那个女人是她的生母。故事讲述女主人公雅娜由患精神病到精神分裂,从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精神病,最后逐步适应了现实生活。苏菲·玛索出演的雅娜(实为罗莎·玛丽雅)八岁时遭遇车祸,失去了儿时的记忆,而与养母一起生活,而养母一直把她当做死去的那个女孩雅娜。但是,她内心深处依稀保留着并不完整的记忆,所以,她常常对照片上的人物浮想联翩,镜头上经常有一个女孩出现,实际上那是她的臆想世界,还有很多的镜头都是女主人公的臆想和回忆,很多观众看不明白的原因就在于此。影片结尾时,主角变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不再是主角面部扭曲变成莫妮卡,而是莫妮卡和苏菲面对面相视。这说明主角已经知道了自己是精神病患者,并且开始适应它了。这部影片以悲剧收尾,看似雅娜已经恢复正常,实际上,只是对精神压力有所妥协而已。

法国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人在弥留时,如果紧握另一个人的手,灵魂会进入另一个人的躯体,在这部影片中,车祸发生时,小雅娜和小罗莎的手就是紧紧握在一起的。玛丽雅·德·旺根据这个传说,又深受布努埃尔和帕索里尼影片的影响,创作出一部中国人所不信的灵魂永存的故事。两个女人小时候是玩伴,苏菲·玛索扮演的雅娜儿时在车祸中死去,她的母亲将莫妮卡·贝鲁奇饰演的罗莎·玛丽雅视为自己的女儿养大成人,而让罗莎·玛丽雅的父母以为死去的是他们的孩子。在雅娜母亲的影响和自己心理因素的作用下,罗莎·玛丽雅渐渐进入雅娜的角色,失去了自我,但又将自己原本生活中的东西带进雅娜的生活中,比如她眼中的母亲,丈夫都不是真实的,而仅仅是童年生活中的影像。在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她难以承受,执意想找回自我,双重的身份也让她心力交瘁,家庭难以维系,最终她找出真相,也找回了自我,回归了家庭。雅娜和罗莎·玛丽雅在精神上一直不曾分离,现在雅娜在一旁欣赏罗莎·玛丽雅的家庭生活,而在罗莎创作时,两个灵魂一同创作,就如同小时候在一起玩耍一起嬉戏一样。罗莎·玛丽雅在生活中总是出现幻觉,不知道真实的自己是谁,是罗莎·玛丽雅还是雅娜,家里的环境与自己脑海中的印象也不一致,怀疑照片的真实性,丈夫也是两个形象(幻想中的雅娜的兄弟形象)。后来回到母亲家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三个人,两个小女孩和一个金发少妇。她问黑头发的是谁,她妈妈说是年轻时候的自己,但罗莎·玛丽雅不相信,认为金发女孩是自己小时候,那个金发的妈妈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罗莎·玛丽雅回到意大利找到了她,也在舞会上找回了失去的记忆。在照镜子时,罗莎·玛丽雅幻想着变回小时候的情景,清晨时在与妈妈做电话联络的手势,就是儿时的样子。最后,她坐火车回到法国。回来后最后一次把自己作为假想中的成年雅娜梳妆打扮,在女儿的一声妈妈的呼唤下终于恢复了真实的自己。

这部《莫回首》的立意,还可以用玛丽娜·德·旺前作的名称《皮囊》来概括:两个相貌、身份完全不同的中年女人,法国人雅娜就“藏在”意大利人罗莎·玛丽娜的“皮囊”里,从沉睡到觉醒的过程。生活美满,家庭幸福的女作家雅娜,在面对创作困境时,身体突然发生巨变。不单是自己的相貌躯体,就连身边的亲人,环境都通通抹去,诡异得不明所以。女主角只得重溯回忆,带领观众一起寻找缘由,一切都是从回忆开始,而记忆里失去的,正是自己童年往事。影片中的迷惑变成了诡异的悬念,时空关系完全错乱,雅娜陷入了超现实的迷雾中,观众也跟着兜圈子,最终才发现导演的意图,像是看了一场变脸魔术秀。

《莫回首》里运用了先进的电脑特效,模拟出苏菲·玛索逐步变化成莫妮卡·贝鲁奇的每一个阶段。而且,这种变化始终要伴随着剧情的发展,而不是一个镜头几秒钟就可完成的,影片中有十几分钟,雅娜的脸一半是苏菲,一半是莫妮卡,两个美女的面部特征生硬地拼贴在一张脸上,变得怪异且丑陋。这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造型,外人却毫不惊讶。女主角的变化,人物和环境的一再变幻,已经模糊了真实和想象的界限。在影片中,像很多惊悚片一样,采用了“心理重现”方式,观众看到的只是女主角的错觉。包括她自己的相貌,母亲和丈夫、孩子的模样,家庭出身等等,雅娜须从童年、诞生地去寻找,就像心理医生的催眠一样,从记忆深处找回自己。《莫回首》所做的就是拍下这个过程,主观与客观混淆,真实与错觉并立,灵魂与肉体重合又分离。

这是一部与众不同的影片,导演打乱了蒙太奇和叙事。观众需要自己琢磨因果逻辑,填补漏洞。这种寻找家族史秘密的立意,很像早期的阿莫多瓦,尤其是雅娜从照片中认出生母,前往意大利南部的段落,成为这个悬疑故事的真正转折。熟悉此类题材的观众,已经可以猜出事情的由来,逐渐接受导演的处理方式,再从女孩的视角来陈述就会觉得顺理成章了。相比之下,阿莫多瓦的悬念显得明朗工整,不用魔幻特技,也能通过戏剧手法造出魔幻的效果。

不再像出水芙蓉那样令人心动的苏菲·玛索,近年来开始手持导筒,但反响波澜不惊,远不如她做演员时备受关注。莫妮卡·贝鲁奇在美国和法国影坛频繁出没,也试图突破花瓶定势,接下几部考验演技的剧情片,可结果并不理想。有趣的是,《莫回首》的导演玛丽娜·德·旺是近年来法国影坛进步颇大的“小才女”。她年纪不大,却是法国高等国家影像与声音职业学院科班出身,自身形象也颇具可塑性,常在弗朗索瓦·奥宗等师兄弟的片子里出任编剧或出演角色,玛丽娜·德·旺颇具才华,能导能编能演的全才电影人。《莫回首》是玛丽雅·德·旺的第二部长片,上一部处女作《皮囊》赢得圈内和观众的广泛好评,这一次再接再厉,作为新人直接入围戛纳电影节的展映单元,纠集两位顶级美女,和众大师同台,前途十分看好。

作为商业片,影片的最大卖点还是两位欧洲顶级美女的联袂出演。影片中,由于只是一个女人在变化,其实并没有多少对手戏。一人一半剧情平均分配,苏菲·玛索演前半部,莫妮卡·贝鲁奇演后半部,仅有结尾处的一次对视,算是完成了灵魂对肉体的“交接仪式”。至于谁的演技更好些,相比之下苏菲·玛索表现的疑惑和恐惧更多些,有更多更重的戏份可以发挥,观众的情绪也随同她的心理表演而调动。到了后面莫妮卡·贝鲁奇回意大利的寻找,故事已经顺畅明朗,再辅以童年记忆的闪回,留给表演上的空间较少。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雅娜变脸的过程,通过3D技术对脸部特征的重构,眼部和鼻梁的精妙化妆,让观众们见识了电影史上最完整最细致的“变脸魔术”。

遗憾的是,《莫回首》公映后的评价不高。应该说,观众对于这么个悬疑题材还是报以很大的好奇心的,它不是一个平铺直叙的乏味故事,演员形体的异化,本身就是一个创新。然而,把《莫回首》当艺术电影进行评价,会觉得导演和编剧故弄玄虚,卖弄特技。而把影片当商业片看,又无法完全接受其表现手法,缺乏简单易懂的叙事逻辑。但若仅此就给两位女星下一个评语,会有失公允。这是她们首次合作,在风韵犹存的岁月里,用这种“破相”的对决方式留下银幕痕迹,这需要勇气,还是对得起影迷们多年的追捧和迷恋的。故事发展到意大利,莫妮卡·贝鲁奇似乎有种如鱼得水的自在感,特别是她跳舞的那场戏,真的有种小女孩的天真和放肆。在挑战了各种极限角色后,她身上带有一种温暖可感的柔美,特别是两人在屋子的两端互望,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就交相辉映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要回头的更多影评

推荐不要回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