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后七日 父后七日 8.0分

请收拾好你的情绪,我们即将降落

陈卡卡
2018-04-13 01:18:24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小岛电影》

点纸钱、扫墓,清明在繁文缛节中逐渐成为了仪式。

尽管年年话清明,但每年似乎又只会在今日,人们才会以如此正式或又可称为形式的方式,表达我们对逝者的哀思。·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中写到:「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那些被我们深埋的浓稠情绪,在流程中逐渐被淡化。

也许时间会风干眼泪,抚平伤口,但同样也会将某些深藏的痛楚发酵。

某天云淡风轻间,你的心会因为某个回忆的触点突然地刺痛。

直到那时,你才会明白,有些人有些情感,一直都潜藏在最柔软的地方。

《父后七日》原是台湾作家刘梓洁的短篇文学作品,她以黑色幽默

...
显示全文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小岛电影》

点纸钱、扫墓,清明在繁文缛节中逐渐成为了仪式。

尽管年年话清明,但每年似乎又只会在今日,人们才会以如此正式或又可称为形式的方式,表达我们对逝者的哀思。·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中写到:「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那些被我们深埋的浓稠情绪,在流程中逐渐被淡化。

也许时间会风干眼泪,抚平伤口,但同样也会将某些深藏的痛楚发酵。

某天云淡风轻间,你的心会因为某个回忆的触点突然地刺痛。

直到那时,你才会明白,有些人有些情感,一直都潜藏在最柔软的地方。

《父后七日》原是台湾作家刘梓洁的短篇文学作品,她以黑色幽默的手法讲述了父亲过世后,从台北返乡奔丧七日内的故事

而后经王育麟导演推动,该文改编成同名电影。

尽管经过了从文字到影像的转换,但贯穿小说与电影始终的,是《父后七日》浓重的荒诞感。

小说开篇便以一反常态的诙谐语气写道:

(父亲病重只剩最后一口气) 我们与你一起坐上救护车,回家。 名义上说,子女有送你最后一程了。 上车后,救护车司机平板的声音问:小姐你家是拜佛祖还是信耶稣的? 我会意不过来,司机更直白一点:你家有没有拿香拜拜啦? 我僵硬点头。司机倏地把一张卡带翻面推进音响,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那另一面是什么?难道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而在影片中,开启荒诞的旅程的是父亲的接近「综艺化」的葬礼。

女儿接到父亲过世的消息,从台北匆忙赶回彰化老家。

台湾本就是有着浓厚的民俗传统,经过现代化的变奏,混杂着传统与现代的民俗文化有时会呈现出一副滑稽的「杂糅乱炖」样貌。

会在祭拜时大放流行歌曲,会「冠冕堂皇」在丧葬中起舞,丧葬礼仪于是被台湾本地人戏称作「综艺丧礼」

繁文缛节的丧葬仪式,一桩桩接连而来。

这些在突来的生死横亘间,女儿甚至来不及陷入悲伤,反而陷入了荒诞可笑的情境。

当被主持法事的师公告知要给逝者送上他生前最爱的东西时,女儿将烟整整齐齐地放置在床边,儿子则将一本「女性」(不可描述)杂志塞到父亲手中。

师公见状嘴角露出微笑,大赞他内行,「那边最缺这种东西了」

守丧的这几日,根据传统的规矩,总有人在旁边对女儿与儿子说:「现在快哭或者现在不能哭。」

在白昼交叉混乱中,女儿与儿子常搞不清楚状况。

于是出现,饭吃了两口突然有人大喊:「快哭」,女儿赶紧丢下手里的碗,百米冲刺到灵柩前,嚎啕干哭。

嘴巴里尚未嚼完的米饭「啪嗒」一声掉落在棺盖上,或是晨起刷牙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现在哭」的口令,含着泡沫在灵柩前表演「痛不欲生」的场景。

存在主义认为荒谬感的产生,来自于对存在、生命以及死亡无法解说、而又无可奈何的感情。

「父后」的七日里,所有人似乎都在繁杂而荒诞的丧葬中,混乱地来不及悲伤。

从突然离世的不可置信,到被荒谬冲淡思绪,悲伤并没有随着时间溜走。

因为无法面对,于是偷偷将所有情绪潜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

但当某个记忆点被触及,它便会开始持续地隐隐作痛。

女儿从照相馆取回父亲的遗照,因为机车不便携带,她便将大框的父亲相片背在了身后,某种相互的联系让回忆因此涌到她十八岁生日那天的情景。

父亲载着下学的女儿回家,木讷而调皮的父亲为了庆祝女儿的生日,让不会骑机车的女儿尝试开车载自己。

机车前慌乱紧张的女儿后面坐着手舞足蹈幸福的父亲,而一幕蒙太奇的交叉,画面又重回现实,此时女儿身后有的只剩父亲的遗像。

没有嘶声力竭地诉说哀恸,也没有煽情的音乐,平静克制的这幕却是《父后七日》中最让人动容的画面。

他将还沉浸在荒谬中的观众一下拉进现实,撕破努力维持的和平,刺痛着。

法国女作家布丽吉特·吉罗得知伴侣突然因车祸去世后,在《前世今生》一书中讲述了自己的感受:

「当你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消失殆尽时,对幸福的回忆便会涌现在你的眼前,虽然那幸福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有时你在猛醒之时才明白,从你身边消失的那些东西多么重要。」

返回台北的女儿,依然照旧着以往繁忙的白领生活,在酒吧与朋友们叙旧时,风清云淡地告诉身边的人:「忘了跟你们讲,我爸挂了。」

朋友惊讶地瞪大双眼,她却平静得像是告诉大家,自己今天去了菜市场、买了什么一样日常。

在生死的交点,留下的人似乎在经常忘记,但思念却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严重起来。

重到父后某月某日,当女儿坐在香港飞东京的飞机上,看着空服员推着免税烟酒走过时。

她下意识提醒自己,回到台湾入境前,记得给父亲买一条黄长寿(一种台湾烟)。

可是,父亲已经不在了。

这个半秒钟的念头,让女儿足足哭了一个半小时。

在漫长的告别中,每当思念涌起,阳光显得格外的强烈,好像太阳出了什么差错似的。

我们要在日后漫长的人生中,逐渐接受这个人已经彻底从我们生命中消失的事实,这是我们始终学不会告别的原因。

《父后七日》荒诞与粗糙中,却细腻与感性地呈现了台湾小人物粗俗却触动你内心柔软的工整。

与荒诞形成映照的是,父后七日里,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最深痛楚的慢慢浮现。

这是一场荒诞的丧葬旅程,也是一趟疗愈之旅。

纵使学不会告别,但伤痕随着时间终有一天会被抹平。

即便他们已经从我们生命中彻底消失,但我们的回忆和心底,一直会为他们保留一个位置。

因为生活,还在继续,所以每次告别的时候,请用力一点。

影片末尾,起飞的机舱内,系紧安全带的灯亮起。

女儿说,机长室的广播响起,传出的声音仿佛是父亲。

他说,请收拾好您的情绪,我们即将降落。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父后七日的更多影评

推荐父后七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