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 7.5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3 01:06:31

1980年代后期开始,台湾本土电影业在总体上逐渐陷入低迷,不少本土电影公司倒闭,一部分制片资金和电影人才纷纷移往香港或祖国大陆等地谋求发展。到了21世纪初期,好莱坞影片在台湾大行其道,而台湾本土电影的年产量跌至10到20部左右,台湾本土电影在本土票房的市场占有率则萎缩至5%上下。因此,台湾当局规定,台湾电影在本土的票房只要达到100万元新台币(4.7元新台币约等于1元人民币),就有资格申请票房奖励金。

《海角七号》的制作成本仅为5000万元新台币。2008年8月22日在台湾首映,一直热映了四个月之久,最终一举创下了5.3亿元新台币的票房大奇迹,不仅毫无悬念地成为当年台湾电影的年度票房冠军,而且成为有史以来台湾最卖座中外电影的亚军,仅次于1997年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在台湾缔造的7.75亿元新台币的票房成绩。在宝岛台湾,《海角七号》已经不只是一部电影,而且成为一个引人注目、发人深思的社会现象。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一篇文告中也提到该片导演魏德圣所代表的台湾精神。2009年2月的情人节档期,该片更是漂洋过海,在祖国大陆各地公映。

该片的编导魏德圣出生于1969年,台南人,1989年毕业于台湾远东工专,1990年步入电视行业,1993年

...
显示全文

1980年代后期开始,台湾本土电影业在总体上逐渐陷入低迷,不少本土电影公司倒闭,一部分制片资金和电影人才纷纷移往香港或祖国大陆等地谋求发展。到了21世纪初期,好莱坞影片在台湾大行其道,而台湾本土电影的年产量跌至10到20部左右,台湾本土电影在本土票房的市场占有率则萎缩至5%上下。因此,台湾当局规定,台湾电影在本土的票房只要达到100万元新台币(4.7元新台币约等于1元人民币),就有资格申请票房奖励金。

《海角七号》的制作成本仅为5000万元新台币。2008年8月22日在台湾首映,一直热映了四个月之久,最终一举创下了5.3亿元新台币的票房大奇迹,不仅毫无悬念地成为当年台湾电影的年度票房冠军,而且成为有史以来台湾最卖座中外电影的亚军,仅次于1997年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在台湾缔造的7.75亿元新台币的票房成绩。在宝岛台湾,《海角七号》已经不只是一部电影,而且成为一个引人注目、发人深思的社会现象。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一篇文告中也提到该片导演魏德圣所代表的台湾精神。2009年2月的情人节档期,该片更是漂洋过海,在祖国大陆各地公映。

该片的编导魏德圣出生于1969年,台南人,1989年毕业于台湾远东工专,1990年步入电视行业,1993年进军影坛。《海角七号》只是他的剧情长片处女作。那么,这部投资规模不大、由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中青年导演执导的剧情长片处女作,为什么在台湾如此轰动呢?该片究竟魅力何在?

《海角七号》采用了双线叙事,包含1945年(一位日本教师与一位台湾女中学生友子之间的爱情故事)和2008年的两个故事,涉及两个时空、众多人物。倘若处理不当,那么情节和人物会流于松散。但编导巧妙地利用三个元素,在相隔60多年的两个时空之间建立了微妙的联系:一、两个时空的故事均发生在恒春小镇这同一个空间里;二、两个故事的女主角的名字都叫友子(1940年代的友子是一位台湾女孩,而21世纪初的友子则是一位日本姑娘);三、两个故事中均多次出现和反复强调了彩虹这一重要的审美意象(例如,影片1小时26分钟处,过去时空的男主角在欣赏天边的彩虹。接下来的一组镜头是,现在时空的女主角友子姑娘也在欣赏天边的彩虹)。

在影像的呈现上,该片没有以二元对立的方式来架构过去与现在这两个时空,而是让两个时空既彼此分离,又表现出呼应和连接,甚至展现出相互融合的色彩与影调。该片采用了超35mm(2.40:1)的规格进行拍摄,并以数码中间后制(DI)的方式,运用数码调光,使画面更加精准地调校出两个不同时代的色彩与调性。(《2009台湾电影年鉴》,第117页。)

在当下时空的故事中,众多人物之间的关系也建构得自然、巧妙。他们大多是围绕男一号阿嘉而出现的。阿嘉骑摩托,所以结识了维修摩托车的小伙子水蛙;又因为阿嘉骑摩托时没戴头盔,违反了交通规则,所以结识了交通警察劳马父子;代表会的主席是阿嘉的继父,也是乐团的发起人;日本姑娘友子参与海滩演唱会的筹备工作,并兼任翻译,因此成为阿嘉的工作伙伴,交往中则与阿嘉坠入爱河,结为情侣。这样的人物关系网,不仅使得情节的推进更加紧凑,而且使得各种各样的矛盾冲突也自然而然地交替爆发,从而保证了整个叙事流程自始至终都能够维持必要的戏剧张力和悬念。

片中的许多角色都是失意的人。阿嘉在台北投身乐队长达15年之久,却一直很不得志,出场时他就怒砸电吉他。回到家乡伊始,他也始终一副“愤青”神态。在镇公所参加海选时,他几乎又一次上演怒砸吉他的老戏码。日本姑娘友子本来想做模特,无奈她这种类型的女孩目前不受追捧,只好屈才从事翻译和打杂的工作。茂伯善弹月琴,被媒体誉为“国宝”,但因为月琴不再流行,而且茂伯已经一大把年纪,所以他一直英雄无用武之地。水蛙单恋自己的老板娘,可惜对方名花有主,而且已经有了一大堆孩子。阿嘉的继父一心想为地方上做些实事,推动本地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但不少本地青壮年都外出谋生,难得有阿嘉这样的年轻人返乡。交通警察劳马深爱鲁凯公主,但她离他而去,令他黯然神伤……简言之,片中的这些角色各有各的失意和悲情。近年来,台湾经历了地方领导人陈水扁的贪腐案、台湾经济停滞等诸多事件,因此,许多台湾民众心中也怀有各种各样的失意情绪。《海角七号》中这些失意人的群像,很容易触发台湾观众集体无意识中的失意情绪,引发他们的情感共鸣。

《海角七号》没有仅仅停留在塑造失意者的群像这个层面上,而是进一步表现了失意人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或他人的热情帮助,终于赢得了成功:阿嘉最终摆脱了负面心态,在海滩激情演唱。日本知名歌手中孝介被他的歌声所感动,于是平等地与默默无名的阿嘉联袂演唱。马拉桑初到夏都海滩酒店之际,大堂的那位小姐对他并不友好,后来,被他的敬业精神打动,大堂小姐热心地帮助他,他也终于打开了销售的局面。茂伯一辈子没有弹奏过贝斯,马拉桑就热情地教他,茂伯后来也终于成功地登台演出……

《海角七号》也涉及如何充分运用本土人才,以及如何使用本土经济资源(尤其是恒春的旅游资源)和文化资源的问题。茂伯善弹月琴,被报纸誉为“国宝”,但因为月琴如今不流行,而且茂伯年近八十,所以这位“国宝”级的人才一直被闲置。恒春海景优美,旅游资源充足,但本地青壮年却舍近求远,外出打工,而优美的本土资源则由外国资本在从事开发,海滩演唱会也请日本歌手来主唱。阿嘉的继父(代表会的主席)在片中对此现象表达了诧异和强烈的不满。这样的情绪应该是能够获得不少台湾观众的强烈共鸣的。简言之,在喜剧片的类型外衣之下,《海角七号》隐含着以下这些主题:在当今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在台湾加入WTO(世贸组织)之后的今天,台湾如何寻找自己在国际舞台上的身份?如何确立自己在当今世界上的地位?如何充分利用本土人才和在地资源?怎样处理与国外资本和国外人才的关系?在多元文化并存的格局中,如何保护并发展台湾本土文化?这些问题是今日台湾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也是广大台湾民众无法回避的、高度关切的问题。在《海角七号》之前,台湾电影人颜兰权和庄益增执导的纪录片《无米乐》(LetItBe,2004)就已经在探讨这些问题,并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证明了台湾观众是高度关注这些问题的。《海角七号》再度探究这些问题,并以励志轻喜剧的方式为这些问题提供了令人乐观的答案,因此,该片深受台湾观众喜爱,也就成为情理之中的事情了。在《海角七号》之后,钮承泽执导的故事片《艋舺》(2010)同样涉及本土势力与外来势力之间的博弈与合作,以及台湾人的身份认同等问题,而且同样取得了喜人的票房业绩,再一次证明了台湾观众是高度关注这些问题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任何影片只要涉及这些问题,就一定会大受欢迎。实际上,艺术技巧以及档期选择等因素也至关重要。

就艺术手法而言,1980年代,台湾新电影确立了长镜头、深焦距、定镜拍摄的影音风格。此后,众多台湾艺术电影延续和发展着这样的影音风格,导致不少影片存在着节奏缓慢、沉闷等问题。《海角七号》摒弃了长镜头和定镜拍摄等艺术手法,叙事简洁、明快、流畅,大大提升了影片的观赏性和趣味性。自台湾新电影以来,“台湾电影强于意念却弱于故事的积习,在这里终于得到和解。尽管少部分场面调度与表演略显尴尬,但片中每个人物都有亮点而不致干涩,情绪与张力的堆叠也很有技巧,作为一部好看的电影,《海角七号》绰绰有余”。(《2009台湾电影年鉴》,第19页。)

自台湾新电影以来,不少台湾影片(尤其是所谓艺术电影)孜孜不倦地追求电影的艺术性和思想性,但往往忽略了电影的娱乐性和观赏性。《海角七号》致力于讲述生动、有趣的故事,致力于首先把故事叙述得精彩、能够吸引广大观众,这样的出发点是对台湾新电影的艺术理念的一种调整,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拨乱反正。魏德圣导演曾经坦言:“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只是回到一个‘单纯讲故事’的心态,先把一个故事给讲好,然后再加入其他的元素:爱情、音乐、喜剧的桥段等等。”并且说:“我剧本里面的桥段,都是从生活经验而来。”(连伟翔:《试别人不敢试的——魏德圣访谈》,《电影艺术》2009年第3期。)

片中,茂伯的长孙的婚宴是一个纯粹偶然的事件,但编导以该事件作为人物关系发生变化和情节演进的一个重要拐点。在婚宴的这个夜晚,阿嘉与友子化敌为友,共浴爱河;马拉桑与大堂的那位小姐则第一次共同坐在一辆小轿车上兜风……编导这样的处理虽然算不上非常高明或十分新颖,但却使得本片的故事呈现出峰回路转、起伏跌宕之势,增强了情节的戏剧性。

也有评论认为,《海角七号》的叙事方式,非常适合长期被台湾电视节目喂养,又被网络资讯或沟通方式碎片化之后的台湾观众。它在全片都安排了各式各样的趣味和搞笑元素,绝大部分角色也都具备某种喜感,而这些趣味和搞笑的编排是零碎、片段式的频繁出现,不会有一长段的“闷戏”,观众也期待可以不时地被逗乐、爆笑,如同他们欣赏电视综艺节目或好莱坞商业喜剧电影所养成的条件反射式的反应。《海角七号》是一部大体上执行得很准确但没有什么特色与风格的影片。它拼凑了一堆具有本土票房效果的元素,而且似乎在效果上十分成功地堆叠交织于一体:穿插交织的两个台、日爱情故事贯穿影片的结构,让观众在温馨感人的浪漫爱情里得以安顿,轻松消费,而无需费神。同时,也提供了乡土元素,如海滩、乐团、年轻人的小小叛逆、搁置数十年后终于寄出的情书、彩虹等。该片没有什么艺术企图,不在乎风格或意义,但积极操作出一个具有全方位卖相的商品。(参见《2009台湾电影年鉴》,第54~55页。)

《海角七号》大受台湾观众欢迎,表明台湾观众希望本土电影人能够创作出台湾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影片。最近这20多年里,台湾本土电影的票房成绩不够理想,而《海角七号》创造的票房奇迹表明:只要制作出好看的电影,那么台湾本土电影是大有市场的,会有票房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久陷低迷之中的台湾本土电影而言,《海角七号》是长期阴霾的台湾本土影坛的一道亮丽彩虹,它不仅让台湾观众,而且让台湾电影人都看到了希望,提振了台湾电影的士气和人气。这是该片对当今台湾华语电影的正面效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角七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角七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