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 叶问 7.5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3 00:52:28

叶问,是香港武侠电影中新开发出的题材,之前的香港电影中从没有人表现过,但在2008年以后突然变得炙手可热。叶问题材显现最早可追溯到2002年,王家卫的泽东电影公司宣布开拍《叶问传——一代宗师》,表现李小龙师傅的传奇经历,准备由梁朝伟任男主角。可是王家卫在举行开镜仪式后,影片一直没有实质推进。结果对内地电影市场反应敏锐的黄百鸣的东方电影公司捷足先登,也开拍同类题材电影。2008年底,东方电影公司制作的由叶伟信导演、甄子丹主演的《叶问》票房创下过亿纪录。依靠《叶问》的良好口碑和市场反应,同样由黄百鸣的东方电影公司投拍,2010年4月底《叶问2:宗师传奇》上映,票房突破2.3亿,凭借这一成绩,《叶问2》跻身华语片历史最好成绩的前十行列。

在《叶问》、《叶问2》强大的品牌号召力下,由《叶问》前两部的投资人之一的冼国林投拍的一部中小成本的《叶问前传》也于2010年6月上映,该片由香港另一位著名导演邱礼涛执导、杜宇航主演,在竞争激烈的暑期档中亦取得了约2000万元的票房成绩。除了这“叶问三部曲”外,还有王家卫的早就已经在筹备的《一代宗师》、《咏春》等多部电影作品与叶问和咏春拳题材有关。一时间银幕上叶问成风。

香港武

...
显示全文

叶问,是香港武侠电影中新开发出的题材,之前的香港电影中从没有人表现过,但在2008年以后突然变得炙手可热。叶问题材显现最早可追溯到2002年,王家卫的泽东电影公司宣布开拍《叶问传——一代宗师》,表现李小龙师傅的传奇经历,准备由梁朝伟任男主角。可是王家卫在举行开镜仪式后,影片一直没有实质推进。结果对内地电影市场反应敏锐的黄百鸣的东方电影公司捷足先登,也开拍同类题材电影。2008年底,东方电影公司制作的由叶伟信导演、甄子丹主演的《叶问》票房创下过亿纪录。依靠《叶问》的良好口碑和市场反应,同样由黄百鸣的东方电影公司投拍,2010年4月底《叶问2:宗师传奇》上映,票房突破2.3亿,凭借这一成绩,《叶问2》跻身华语片历史最好成绩的前十行列。

在《叶问》、《叶问2》强大的品牌号召力下,由《叶问》前两部的投资人之一的冼国林投拍的一部中小成本的《叶问前传》也于2010年6月上映,该片由香港另一位著名导演邱礼涛执导、杜宇航主演,在竞争激烈的暑期档中亦取得了约2000万元的票房成绩。除了这“叶问三部曲”外,还有王家卫的早就已经在筹备的《一代宗师》、《咏春》等多部电影作品与叶问和咏春拳题材有关。一时间银幕上叶问成风。

香港武侠电影中一向有以固定人物为主人公的系列影片的传统,特别是南方的武术人物,此前就有以黄飞鸿、方世玉、洪熙官、苏乞儿等人物为主人公的系列电影,其中的黄飞鸿系列更是被作为香港武侠片的经典品牌之一。北方人物中则有霍元甲和杜撰出的其徒弟陈真。香港电影人开发出了叶问这一题材,丰富了香港武侠电影中的人物系列,其创新性在市场上获得了良好反应。

若超出这部《叶问》影片本身的范畴,从电影工业角度考虑问题,有些事实同样能够引起我们的兴趣。叶问,作为新开发的香港武侠电影人物题材,短时间内吸引了香港影坛如此的关注度并取得广泛的票房成绩,实在令人感到兴奋和鼓舞。毕竟,有新的题材问世,哪怕只是主要在一个类型中存在,也可以给现有的市场再注入一份活力。有意思的是,一提起叶问,我们不禁想到,他的一位同乡,同是广东佛山人的黄飞鸿。当1949年第一部《黄飞鸿传》(又名《鞭风灭烛》)诞生时,也许没有人会想到,黄飞鸿系列电影会在近半个世纪的跨度里反复拍摄,到1997年的《黄飞鸿之西域雄狮》为止,香港共拍摄了约百部以黄飞鸿为主角的影片,成为世界上以单个人物为主的电影系列的世界纪录。那么,问题自然能够提出,叶问题材是否也可以像黄飞鸿那样得到足够的表现,成为武侠电影人物素材库里的重要成员和香港甚至内地电影界取之不尽的题材源泉呢?

仔细比照,这两个题材有多方面的相似性。黄飞鸿生于1847年,卒于1925年。1949年第一部《黄飞鸿》上映,从人物逝世到影片上映,其间相隔了24年。叶问生于1893年,卒于1972年,《叶问》上映时间为2008年,相隔约36年。两片都相隔数十年的时间使得当时的观众对这一人物既陌生又熟悉,拥有相当的兴趣人群便于展开加工和表现。两人都是借电影巨大的传播影响力才得以被更加广泛的人群所熟知的。无论黄飞鸿还是叶问,在电影予以反映前都未有如此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两人的生活时期多有交叠。清末民初的混乱世道和叶问后来经历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给其题材展现带来了充分的想象空间。两人分别代表了南拳的两大流派:洪拳和咏春拳。除此之外,叶问题材还有其独特的元素。比如,叶问是著名武打巨星李小龙的师傅,以李小龙的国际影响力将使叶问具有相当的潜在观众群。

但同时,叶问题材创作也面临一些不利因素。比如有叶问后人及其他对叶问题材有直接现实考虑的人的积极干预。过于强调人物真实的传记色彩可能会产生一部不一样的叶问作品,但是作为香港武侠电影人物中的一员,叶问,更多的要提供香港电影人自由想象的创作土壤和广阔天地。叶问能否像黄飞鸿一样,真正成为一种题材,还有创作思想上的问题有待解决。《叶问前传》的投资人冼国林自述投拍《叶问前传》的目的就是因为《叶问》虚构成分比较多,他想还原一个真正的叶问。叶问之子叶准也称《叶问2》除了名字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为了弘扬咏春拳和反映真实的叶问而创作的《叶问前传》各方反应都不甚理想。叶伟信的两部《叶问》在叙事模式上已经走入在民族矛盾下展现叶问的套路,继续下去观众将难免疲劳。

如何处理叶问题材,黄飞鸿系列的创作可以提供参考。1940年代末至1960年代末的全粤语武侠片,到1970年代,再到以1991年徐克导演的《黄飞鸿》为标志,拉开的1990年代黄飞鸿创作的高峰。各个时期对这一题材在不同导演和演员手中都有不同风格与侧重的展现。如前所述,叶问与黄飞鸿一样,大有想象空间,需要处理的问题是作为一个需要被多次复制的武侠电影人物,其形象必须能够得到多次改写和不同展现,才可以使得叶问题材有足够的延展性和更丰富的表现空间。我们期待着叶问题材能够成为香港和中国电影史上另一位可圈可点的黄飞鸿。

但是,无论如何,《叶问》作为一部人物武侠功夫片,毕竟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其成功的一个重要方面在于较注重人物形象的塑造。塑造叶问的形象不同于以往霍元甲、陈真、黄飞鸿那种简单纯粹的爱国主义气质和形象,而着力表现人物性格的立体面和人物的转变过程,及其在主题价值层面体现出的个体伦理到民族精神的转变。亦或者说叶问的成功在于细腻生动地表现了一个按个体逻辑行事的武者如何逐步成为对个体尊严和民族尊严充满强烈意识的民族英雄的故事。《叶问》在人物的刻画、主题的严肃与明晰性等层面超越了以徐克版《黄飞鸿》为代表的香港黄飞鸿系列电影。

作为一部武侠功夫片,影片对主要人物形象的塑造渐次展开,逐渐深入,达成一个较为立体丰满的人物形象。传统武侠片中狭隘的江湖恩怨被置换为异族的压迫与凌辱,突出了人物在家庭、国家受到威胁下的转变过程,使得影片在主题层面实现了观众国家民族意识的唤起和国家意识形态的主体话语表述。

影片采用线性叙事的结构进行故事叙述。主要人物叶问的出场由廖家拳掌门前来切磋带出。叶问身处一所独立的南方院落里,日子丰裕,生活闲适。他个头不高,清瘦儒雅、待人温和有礼。廖师傅不肯离开,宁肯等叶问吃过晚饭再进行切磋。这一次的切磋,成为了人物身份和功夫片主要看点的第一次展示。廖师傅信心满满,导演处理时用了一段轻松的手法进行展现。影片以略带轻松诙谐的音乐、叶夫人不满的神情突出了廖师傅的过度自信和叶问绝对实力下的谦逊,将两者并置构成一种喜剧色彩的展现。紧接着导演回归段落主题:切磋。人物关系在硬桥硬马的比试中瞬间获得逆转。廖师傅不敌叶问,实力落差极大,甘拜下风,恃才的傲气一扫而空,匆匆道别。叶问取得优势后依然保持谦逊,显示出了主人公秉承儒家待人恭敬、谦逊有礼的良好的道德修养。叶问虽武力过人,但性格温良、武德极佳,与廖师傅的比试处处点到即止,看到廖师傅撞伤,关切地询问是否有碍,更凸显人物的儒家美德。人物的出场使观众看到了一个极具东方神韵气质的武术大家形象,武功深不可测、德行操守堪称楷模的一代武术宗师的形象得以初步形成。同时,闲适的生活也造就了叶问与世无争,安于小我家庭的保守主义生活态度和个体生命的自我主张。这一点影片以独栋小楼的空间形象和吃饭这一颇具东方家庭色彩的仪式化场面来具体体现,外来的事情不能够干扰家庭生活的原有意义,吃饭这一仪式不能够被阻断,天大的事吃完饭再说。

紧接着,影片继续通过人物细节的展现丰满这一人物形象。茶楼一场戏,使得叶问的人物形象更加立体。沙胆源在茶楼大肆传播叶问打败廖家拳掌门一事,惹得廖师傅赶来理论,二人争执到叶问面前,由于叶问曾答应廖师傅不将切磋结果一事对外谈论,他以沉默体现了言出有信的儒家操守。警察头目李钊出现,拔出手枪耀武扬威,叶问单手握枪,封住扳机并弹飞转轮,李钊顿时折服。晚上,叶问借钱给周清泉开办棉花厂。这场戏作为剧作中的过场戏矛盾冲突并不激烈,主要在于引出影片中的其他两位主要人物:周清泉和李钊,同时将叶问重约信诺、仗义疏财、有情有义的性格特征和深不可测的武术功底再次进行了展示。人物形象得到进一步完善和丰满。

金山找的出现是一个重要的情节点,也是影片的第一个小高潮。当金山找连踢两家武馆后,武痴林去向叶问报信,这场戏以两人在铁栏杆两侧交谈的方式进行,以影像造型手段暗示并强调叶问仅仅愿意做一个家庭宁静的守护者而不愿争强出头。直到金山找找上门来,作为家庭保护线的铁门被他大脚踹开,叶问在金山找接连挑衅,进行人格侮辱,并得到妻子同意下才被迫出手。在这个情节段落中,叶问恬淡平静的精神追求和保守的人生态度显露无遗。他只有当外来的压力大到可能会破坏家庭宁静和个体尊严时才会自卫出手。影片在打斗段落中间也不忘随时进行人物性格的刻画。叶问一再相让,直到小叶准骑童车出来告知了母亲的意思后才放手对金山找进行了惩戒。鸡毛掸子作为兵器的动作设计使得这场戏“惩戒”的意味非常的浓烈。随着叶问鸡毛掸子一鞭鞭落在金山找的屁股上,叶问也扮演起了传统道德导师的角色,对离经叛道、争强斗狠的金山找进行了一番惩戒。导演处理这个段落时表现得很有气度与章法,层次分明,不温不火,娓娓道来,较好体现了主人公叶问理智冷静、克己忍让的传统道德修养,显示了自身良好的节奏控制能力。至此,影片中的叶问形象得到初步的完整展示。金山找强踢入门,叶问被迫应战的情节设计与后来的日本入侵,构成了两个相似而又强度不同的表现情境,考验着叶问的忍耐底线并带出对人物的深度表现。

抗日战争爆发,叶问家庭生活陷入困顿,婉拒周清泉好意邀请,自己到煤厂打工。李钊到煤矿来找人跟日本人比武时,叶问试图阻止跃跃欲试的武痴林等人,要他们“别惹麻烦”。在剧烈的社会动荡下,凭一己之力只能保护自己及周围的亲人朋友,叶问保守主义的人生态度再次得到刻画展现。

武痴林神秘失踪,叶问为了搞清真相来到了日本人的道场。这个情节点是影片的第二个小高潮,也是人物性格演变的关键点。看到廖师傅被日本人开枪打死,叶问愤怒了。就如叶问后来质问李钊的:“看着同胞被人打死,你有没有尊严?”生存权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当这种权利被异族轻易地剥夺时,引发出的愤怒迅速从个人尊严直接指涉民族尊严。如果说上次与金山找的较量,是因为金山找的蛮横破门使个人尊严和家庭平静遭到破坏,那么在道场亲眼看到同胞流血毙命,使叶问的民族尊严感和家国意识迅速成长。如果按照人物原有固定个体思维,他应该隐忍不发,致力自保,因为其自身尊严还未受侵犯。但为了维护民族的尊严,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中国武术师见国人血流在自己面前时彻底改变了。他不再于乱世中祈求自保,挑战十个日本武士予以痛击。在打倒了十个武士离开时,用“我只是一个中国人”来回答三蒲的问题。至此,我们完全可以看到叶问对于民族尊严不可侵犯的体认转变和人物性格逐渐得到的深刻呈现。

不再为个人尊严而战,而为了受压迫的中国人的尊严而战,叶问成为了每个中国观众心中保有的民族自尊心和尊严感的替代实现者,当观众移情于剧中人物时,影片就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与受众的沟通,吸引了观众的关注度。

这种关注在叶问与日本将军较量时到达高潮。叶问为了避免工厂的工人受到牵连,不顾李钊劝阻,向日军自首,在枪口下坚定拒绝当教官并要跟三蒲对打。在生死压力面前,人物的坚定选择深刻体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塑造了叶问一代武林宗师和民族英雄的形象。面临胜出将被处决的死亡威胁,叶问毫不犹豫,施展咏春拳绝技痛击三蒲,发出了一个受压迫的民族的正义吼声。在已获胜利,三蒲重伤失去对抗能力的情况下,叶问没有击出指向三蒲咽喉的最后致命一招。向观众展示了一个道德修养臻入化境,秉承中华民族宽宏、忠恕情怀的武林宗师的民族英雄形象。

《叶问》在人物刻画上下的功夫使得叶问形象可信、具体、有层次。观众通过对影片主人公的关注达成了对自身民族尊严感的唤起,在一部功夫片里产生出这样的精神涤荡效果,是不少观众未曾想到的,从而产生出良好的口碑和品牌效应,帮助《叶问》走向成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叶问的更多影评

推荐叶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