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过甜头,便再也吃不下苦

夏木又寸
2018-04-13 00:41:3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三七原本是个痴憨的小女孩。

她守着一颗不开花的种子几百年,熬着难闻的孟婆汤,从锅里捞着爱吃的鬼爪子,摸着赵吏的胸问他什么时候娶她,吵着嚷着要听人间的故事,想看四时风物,山花遍野,每一个姑娘小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可是后来,她遇到了长生。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起点,都是很久以后回想起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下的种子,已然生根发芽。

第一次落泪是在长生拿出花凝雪的画像时,三七还是像个孩子一样,要他把画送给她,希望自己也能变得像画里的女子一样好看。但她说:“只是,我这心下为何像压着一块大石,得了你的画,原本应该欢喜,却欢喜不起来。”

你也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吧,怎么莫名其妙的,生活就不再无忧无虑了呢?好像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心情,哪怕没有香甜的鬼爪子吃,哪怕看不到人间的风云江河,好像也没有这么难受过呢。

当你明白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再是那个痴憨的小女孩了。

人们总是先爱上了,才明白那是爱。

于是那些充满了欢声笑语的甜,让苦变得格外难以下咽,那些一日不见思之如狂的苦,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苦,终于让孟婆流下了伤心泪,配出

...
显示全文

三七原本是个痴憨的小女孩。

她守着一颗不开花的种子几百年,熬着难闻的孟婆汤,从锅里捞着爱吃的鬼爪子,摸着赵吏的胸问他什么时候娶她,吵着嚷着要听人间的故事,想看四时风物,山花遍野,每一个姑娘小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可是后来,她遇到了长生。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起点,都是很久以后回想起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下的种子,已然生根发芽。

第一次落泪是在长生拿出花凝雪的画像时,三七还是像个孩子一样,要他把画送给她,希望自己也能变得像画里的女子一样好看。但她说:“只是,我这心下为何像压着一块大石,得了你的画,原本应该欢喜,却欢喜不起来。”

你也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吧,怎么莫名其妙的,生活就不再无忧无虑了呢?好像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心情,哪怕没有香甜的鬼爪子吃,哪怕看不到人间的风云江河,好像也没有这么难受过呢。

当你明白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再是那个痴憨的小女孩了。

人们总是先爱上了,才明白那是爱。

于是那些充满了欢声笑语的甜,让苦变得格外难以下咽,那些一日不见思之如狂的苦,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苦,终于让孟婆流下了伤心泪,配出了真正香甜的孟婆汤。说来也奇怪,这孟婆汤的八位药引,一道比一道苦,可这苦到了极致,便也成了甜。就好像三七流着泪说,只要他好,我好或不好,我都高兴。是苦是甜,是难过是高兴,谁又能说得清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灵魂摆渡·黄泉的更多影评

推荐灵魂摆渡·黄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