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 7.8分

结局改动为电视剧版本扳回一城[已更新最终集分析]

Christopher R.
2018-04-12 23:44:38

同为阿加莎的作品,《无妄之灾》的影视改编比《无人生还》难度要大很多,后者像猜谜一样主角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本身戏剧性就非常强,每一个死亡场景的细节都很值得在视觉上细细打磨。

但《无妄之灾》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两年前看似定案的凶杀案,随着 Dr. (Arthur) Calgary 的到来,所有人尘封的记忆才慢慢地重新开启。整个故事几乎没有正面冲突的场面(当然除了最后的高潮戏),大部分剧情都是由主角们的心理独白和对其他人的猜测来进行推进的,这在影视改编上要求就非常高,一不小心就变成平铺直叙了。

无论是 1984 年的电影改编,还是 2007 版的电视剧,都没有办法得到观众的认可,这次似乎同样未能幸免。

**以下为结合原著小说和目前18年版 BBC 已出的两集电视剧进行对比分析,已补上 03 最终集的内容修订,后面会有清晰的剧透分割线**

原著角色设定及电视版改动

可以看出 BBC 是真的有在用心去制造冲突,电视剧版最明显的改动是 Argyle 一家的各个成员之间的互动得到极大加强。

Micky 和 Tina 之间的感情被明显和外化,Hester 对 Micky 更为亲近(小说里几乎无交集)、 增加了 Marry 和 Micky 的互动、Micky 的语言障碍、扭转了 Mary 和她丈夫 Philip 之间感情的强弱地位、Hester 和 Philip 之间的暧昧升级(接吻在小说里倒是真实地有写到,这个在后面有详细分析)、原男主人的秘书现任未婚妻 Gwenda 尝试融入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如与 Marry 的对话、Kirsten 对她的无视)等。

年轻化的 Gwenda 和 Dr. Calgary(在小说里三十好几),相信是为了用美好颜值吸引年轻观众。

但从总体来说,这些小改动不仅对总体剧情毫无帮助,还削弱了原著小说中关于 Argyle 一家各兄弟姐妹的性格特征,而各个演员的表演过于用力,又进一步增强了观众的反感度。

甚至一些改动,显得非常莫名其妙,尤其是将原来 credibility 完全没有问题的 Dr. Calgary 硬生生改成了一个神经病,还强行加戏。在小说里,Dr. Calgary 出现时就已经将自己的背景及为何事发两年之后才出现的原因解释得非常清晰,所涉及的地方、路名、时间,甚至南极(电视剧版将其改为北极,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请问)探险队的名称都确确切切地有迹可寻。而他的科学家身份,更是进一步增强了他对细节记忆的可信度。

Dr. Calgary 出现之后、继续停留动机也很明显:因为他的出现,原来看似确切的凶案重新开案,凶手未定,无辜之人却遭受了新的煎熬。所以他决定要继续探寻直到找到凶手,还无辜之人一个平静。

而在电视剧版本,这个动机被极大地弱化了,反而加强了 Calgary 和 Jacko 之间有着明显私人关系的暗示,希望在第三集有更令人信服的内容出现吧。

更令人不解的是,电视剧版本完全删除了 Jacko 妻子 Maureen (还有她的现任丈夫 Joe)的情节,但这个看似游离在主线之外的背景人物,对 Jacko 被捕入狱后病死于监狱、最后凶手的暴露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Jacko 的死因也是电视剧与小说明显不同的一个地方,电视剧版本目前看来是死于暴力(还是真凶安排的?),以前两集的暗示来说,希望会一个隐含着重大信息的细节。

还有与 Mr. Calgary 惺惺相识、基情四射(虽然只有短短一段描述)的警官 Huish 也在电视剧版本里不知所踪,起码在目前的两集里并没有出现。

而电视剧版为 Micky 和 Philip 增加的退役军人背景,又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原著小说的走向和推理

虽然说影视改编难度有点大,但如果能够细读小说,就会发现,阿加莎是通过那些看似松散的心理活动和对白之间,细致地为读者搭建了一个“清除嫌疑人”的超级通关游戏。而本应成为推进剧情、吸引观众的这一点,并没有被编剧好好地利用上,反而希望通过强加不必要的角色冲突来吸引观众看下去。虽然也是一条可行之路,但总觉得可以改编得更好。

这个“清除嫌疑人”游戏的通关钥匙(可能是刷《头号玩家》过火了)有两条,一是凶手的杀人动机,二是不在场证据。

电视剧版本之所以失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即使编剧做了各式各样的角色设定变动,但大部分都没有帮助到推进杀人动机的明朗化和“合理化”各人不在场证据,更像是为了故弄玄虚而刻意制造的噱头。

小说版杀人动机

在 Dr. Calgary 探寻各家庭成员杀人动机的过程中,逐渐在这个看似和谐的家庭挖出了一个个相爱相杀故事,而这个故事,当然全部围绕着组建起整个家庭的核心人物、也是案件的受害者 Rachel Argyle。

纯粹的金钱动机很早就被排除掉,因为 Mrs Argyle 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建立了各个子女的独立基金,确认每个人都能够优厚地生活,而这并不受她的生死所左右。但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并不代表,她的死和金钱毫无关系。

除了钱,另外一个经常导致谋杀的动机就是情。

身于富人家庭的 Rachel Argyle 从年轻时就是一个非常热忱的人,Leo Argyle 也是被她这种热情而吸引。但自从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怀孕时,内在的母性无法得到正常宣泄,从而转向专注于任何与儿童相关的慈善事业。

但随着她对小朋友的狂热慢慢上升到一个不可控制的地步,Leo Argyle 也渐渐地成为了她人生的背景板,向来性格沉稳和内敛的 Leo 也甘于(或被迫?)将自己的时间再次放到学术上。

Marry Argyle 是她第一个、通过正式程序收养、来自纽约的小孩,但事情并没有因为 Marry 的领养而终结,反而由此一发不可收拾。Rachel 希望给予这个可怜的小孩所有她可以提供的一切,好玩的玩具、良好的教育、好生伺候的工人,所有在她能力范围之内刷足了作为一个母亲的存在感。

但慢慢地,她发觉这还不够。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到来,又为她这种近乎变态的母性提供了灵感,她在伦敦郊区、远离轰炸区的地方买下了一幢别墅,将其改建为临时的战争孤儿收容所。与其说它是一所简单、普通的收容所,把它称作奢华级别的度假村可能会更合适一些。

Leo 警告过她说,在战争结束之后,这些困苦的小孩终归是要回到失散的亲人身边的,她在收容所所提供的条件,已远远超过了他们本来家庭能够提供的水平。但当然的,Rachel 并没有能够听从 Leo 的劝说,所以才有了战后硬被她留下来的 Tina、Micky、Jack 和 Hester。

Rachel 觉得她在做正确的事情,为自己的儿女做最好的打算,而令所有人都生气的是,Rachel 常常是对的那个。所以 Rachel 的死,极有可能是家庭关系恶化的后果,但当然了,最后的真相并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解释。

不在场证据

当 Jacko 被定罪时,似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 Dr. Calgary 的出现,让整个家庭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当中,因为若不是最坏、最讨人厌的 Jacko 所杀,那他们现在所有看似无辜的家庭成员中,就有一个(或两个?)是真正的凶手。

在杀人动机不明朗、或者说杀人动机同等程度的时候,核实各人的不在场证据就成为了破案的另外一个方向。

所有人当中,Tina 和 Micky 的不在场证明是最弱的,Tina 坚称当晚自己在小镇的家里独自一人,Micky 说自己在无人证明的公路上试车(小说版的 Micky 只是简单的一个汽车销售而已)。

在别墅上的 6 个人里都有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或者说都有一个或两个证人去支持他/她的不在场。Hester 和 Kirsten 互相证明(Hester后来出去和 Donald Craig见面了;Donald,又一个消失了的角色),Mary 和 Philip 互相证明(Mary中间出去一一会,有大嫌疑)Leo 和 Gwenda 互相证明(虽然 Gwenda 那时已经离开别墅)。

看起来没有人证明的 Tina 和 Micky 是最有嫌疑的,但认真地想,别墅里的三对,也极有可能是在包庇对方。

角色独白推动剧情

Kirsten (Argyle 家的女佣)

小说中不多的内心独白中她的重点都在推敲 Mr. Calgary 证词是否属实,甚至她承认了 Mr. Calgary 讲的是真话,即 Jacko 确实是上了他的车,Mr. Calgary 成为了 Jacko 法律上铁证般的不在场证明,但对熟悉 Jacko 的 Kirsten 来说,她也相信这极有可能是狡猾的 Jacko 精心安排的不在场证明。

如果 Kirsten 就是凶手,这样的推敲就完全没有必要了,不过这也有可能是阿加莎故意设立的圈套。从既定事实上来说,Kirsten 也是看似是最无辜,因为她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凶手又怎么会自投罗网做案发现场的第一人呢?除非她坚信事后有非常明显的证据向警察证明自己的清白。

Tina(养女)

在整个 Argyle 家庭和律师 Marshall 之后(又一个缺失的角色)、警察 Huish 到访之前,Tina 一小段很简单的心理活动很容易引导读者从嫌疑人清单中划掉她的名字。

她是这么多孩子里面唯一一个真心爱着 Mrs Argyle 的,在 Jacko 还是被认为是凶手的时候,所有事情对她来说都感觉是尘埃落定,她所失去的,仅仅是一个她所尊重的母亲。

但现在发现 Jacko 不是凶手,那就意味着家里别的人是凶手,而这极很有可能是一个她非常关心的人(A.K.A. Micky/Michael),后来她在别墅附近和 Micky 散步谈话时表达的担心,又进一步加强了她不是凶手的可能性。

因为真相一旦被发现,她失去的就不仅仅是母亲,还有另外一个她非常爱的人。损失 1+1>2,基本上就是一个相当简单的数学问题,所以也解释了为什么 Tina 会保留她所知道的一些信息。

但究竟,Tina 知道了一些什么不能分享出来的信息呢?

Hester(养女)

从 Hester 和 Donald Craig (在电视剧版本里又没了)的对话当中看出来了她对于 Craig 在心底就认定她是凶手的想法非常失望。

作为一个戏精本精来说,Hester 非常热爱抓马之余头脑也非常简单,事情在她眼里不是黑的就是白的,所以即使她对于“母亲总是对”这件事虽然心有不甘,也不可能会对母亲动手。

电视剧第二集 Hester 和 Philip 的吻来得突然又突兀,在小说里戏精本精 Hester 在 Phillip 面前表演了大半个钟头的自杀+内心戏,秉持着游戏玩家心态的 Philip 感觉不亲下去都对不住表演女主角,所以才有了接吻的这一段。

但这一段精彩的对白中,铺了一个对全剧非常重要的线索。

但电视剧所营造的他两一早有暧昧(甚至奸情)实在是多余,除了毫无根据地制造视听混谣之外别无意义。

Mary(养女)

Mary 是一个极其工于心计的人,还有着极强的面部表情控制能力,演技也是奥斯卡水平,和戏精 Hester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即使还在她非常小的时候,她已经懂得利用 Rachel 对小孩的执着来达到成功脱离原生家庭的目的。

但即使她能力再强,Rachel 永远都比她要更强大和成熟,她似乎永远都没有办法摆脱养母的影响。在 Marry 心中,Philip 似乎成为了一个她远离母亲声音的第一方(或者说唯一)净土,所以她尽可能地控制着 Philip,Philip 的瘫痪也正好给了她这个契机。

Mary 一生都在尽可能地逃离 Rachel,但最终也似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种人。

Leo Argyle(丈夫)

除了早期对 Gwenda 提前婚期的建议拒绝之外,小说后面 Leo 和 Phillip 在书房中的对话也透露出了他害怕最后确认的凶手就是他最爱的 Gwenda,才有了一反常态地向 Phillip 发了脾气。

Micky(养子)

从动机和不在场证据来说,Micky 的嫌疑是最大的,相对于 Tina 的安于接受 Rachel 的爱、Marry 想逃离养母影响、Hester 的摇摆不定,这个脾气暴躁的男人不仅对养母的关爱毫不动容,更对她强行将自己与原生家庭(他妈以 100 英磅就把他卖了)分离的行为怀有深深的恨意。

但他真正恨的是究竟是 Rachel,还是其实是那个抛弃自己的生母?


剧透分割线

不想被剧透的同学,请停止滑动。之前提及的全剧最大的剧透就是官方海报,后来也证明只是对小说粉丝的一种误导,电视剧版本结局另有一番天地。


不得不说,03集稍微为 BBC 扳回了一城,凶手、杀人动机和角色之间的关系都做了极大的调整,这需要勇气(因为很容易会被阿婆的粉丝攻击),但不得不承认,改动也算是合理和现代化了,为此我多加了一颗星。

在小说里,Rachel 的死是养子 Jacko 和保姆 Kirsten 联手炮制的好戏,但为什么 Jacko 会命丧监狱,一部分原因在于原来计算好的时间证人 Dr. Calgary 意外被车撞了失去短期记忆(两年后记起),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和 Jacko 苟合的 Kirsten 在策划谋杀的第二天,发现 Jacko 竟然是已婚,才醒悟到,原来她也只是 Jacko 这个天性就邪恶得不得了的小孩的其中一个棋子,所以对警方起诉 Jacko 谋杀之事保持沉默,让其自然发展,才最终导致 Jacko 在监狱里病死。

这就是为什么在小说里,看似对剧情无用的妻子 Maureen 之线但其实至关重要,因为它直接扼杀了 Jacko 脱罪的最大可能性。

但电视剧版非常大胆地做了各种的调整,尤其配合凶手和杀人动机的合理化,将原来是苟合在一起的 Jacko 和 Kirsten 写成了母子关系。虽然对小说粉丝来说略显恶心,但在电视剧版本中,也算合理。

关于这段关系改动,第一个问题应该就是究竟谁才是 Jacko 的父亲,而问题的答案又会直接明了地提示了这位男性的性格,从而为后面 Rachel 被谋杀铺就了深层的原因和动机。

这段关系不仅解释了凶手杀人的可能性,也解释了为什么 Jacko 在狱中被人殴打致死(而不是小说中的病死)。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 Jacko 他爸和凶手是谁了吧?毕竟,能够当他爸的人,全剧角色里就只有一个。

当你看完 03 集结局之后,又会发觉,前面的那些迷惑观众的回闪镜头和各个角色的一惊一诧表情,好像又有点多余。

所有的这些关系都会在第 03 详细铺开,若没有小说版珠玉在前,这也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悬疑侦探类作品,但阿婆原作中那种对文字和语言的巧妙利用、对人性的挖掘,其实比那个明晃晃的杀人动机要更值得人一再细读。


《无妄之灾》据说是阿婆生平最爱的故事之一,逻辑和线索的铺就虽然不能算是阿婆作品系列中的顶尖水平,还有着明确的情节漏洞和部分转折生硬,甚至最后凶手也没有就法,但整个故事所探讨的家庭、人性虚伪和懦弱,却是她所有作品里下手最重的。

如《希伯来圣经》中《约伯记》所写的:

IT WAS NOT JUSTICE THAT MATTERED, IT WAS WHAT HAPPENED TO THE INNOCENT.
正义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无辜之人所受的牵连。


如果你愿意

欢迎移步到公众号 DramaMatters

在这里,我们分享更多关于电影的细节分享和私密感受

77
3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1)

查看更多回应(11)

无妄之灾的更多剧评

推荐无妄之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