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格斗 生死格斗 5.1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2 22:06:51

1990年代以来有不少源于“电子游戏”的影片问世,如《格斗之王》、《古墓丽影》、《街头霸王》、《波斯王子》等,本片正是此类作品的代表之一,它改编自日本Tecmo公司旗下同名3D格斗系列游戏,是一部充满电玩风格的动作电影。

本片的诞生首先与原作游戏内容密切相关。“电子游戏”始于1960年代末,随着现代新兴媒体技术的普及,它已从最初简单的娱乐功能发展为引人热议的文化现象,其日益普及的休闲方式、多样个性化的游戏内容,加上越来越炫目的特效制作,在赢得大众喜爱的同时,也刺激着一些电影创作者的改编欲望。现代电子游戏和电影一样可按类型划分,主要包括角色扮演类、冒险类、格斗类、射击类、体育类,以及一些小型桌面游戏等。本片改编的“DOA”系列就属广受欢迎的格斗类游戏。格斗游戏从传统的动作游戏演化而来,由玩家操纵角色进行一对一决斗,依靠准确的判断和快速操作取胜,它最早发端于日本1985年发行的动作游戏《功夫》,从名称即可看出这款游戏显然受东方武术的影响,有别于国外其他的同类游戏。至1987年起推出的《街头霸王》系列已将这一游戏类型发展得较为成熟,1990年代好评如潮的《拳皇》、《铁拳》等系列格斗游戏更是风靡全球市场。其中《生死格斗》作为1996年发行的一款3D格斗游戏,自面市后就以优良的画质与精致的操作系统备受关注,玩家可以任意控制各角色的身体动作,体验竞技比赛带来的无限乐趣。本片延续了原作游戏的特点,以“婀娜美女+精彩功夫秀”组合吸引观众,而英文台词里“Get Ready.Fight!”(加油)、“KO”(Knock Out的英文缩写,意为获胜)、模拟电子画外音,使得电影看起来更像是游戏真人版,如片中女忍者绫音耀眼的紫色造型就很接近COSPLAY秀(Costume Play:利用服饰、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动漫或游戏中角色)。

游戏改编成电影经常面临“费力不讨好”的尴尬局面。由于制片人热衷翻拍玩家们公认的经典作品,希望借此吸引庞大的游戏观众群,但实际放映后的各方评价却不容乐观。毕竟游戏与电影两种媒介存在较大区别:电影所重视的剧本、情节在游戏中偏弱,观众往往无法接受游戏改编作品表现出的内容空洞,而游戏爱好者也因为无法获得快感而抱怨电影失去原作精髓,如何协调两者之间的艺术关系成为创作者的艰难任务。相比而言,本片已在有限的时间和条件内,基本复现原作的整体结构及艺术特点,且将游戏格斗场面作为重点施以丰富的影像表现。全片情节紧凑、视觉冲击力较强,由众多连续化格斗场景组成,最为出彩的部分当然是动作设计。如宫殿外的“开场戏”十分炫目撩人,角色之间虽未正式开打,但刀锋上滑落的衣服,加之鼓点音乐配合剪辑节奏,已将紧张气氛铺陈到位。若将片中每次“比武”抽出欣赏,都似一局经典的格斗游戏,尤其是霞和绫音在竹林打斗、蒂娜和扎克在广场上的摔跤式比武、克莉丝蒂和海伦娜的沙滩互搏等动作场面都可圈可点。为追求鲜活的视觉效果,影片里格斗空间极少重复:“竹林打斗”一幕延续着中国传统武侠电影的空间特征。当霞在竹林里寻找绫音时,绫音突然从高处冲下,持刀刺向霞。霞没有武器,只能依靠周围环境不断做出360度的旋转、腾跃来躲避对手进攻。那些被武士刀砍断的竹子又变成凌厉武器,帮助她击退了绫音;在处理克莉丝蒂和海伦娜二人的格斗场面时,以闪回方式、大量升格镜头完美呈现出女性身体的力量与柔美。她们身穿比基尼泳装,淋着雨点,全身湿透在沙滩翻滚的镜头实在是被“刻意娱乐化”的典型情境;蒂娜和父亲巴斯在竹筏上的一场比武谐趣横生;双人沙滩排球与隼单身打斗强闯实验室两场戏之间的交叉剪辑也高潮迭起……从总体动作设计考虑,片中女性运动时形体的柔韧性优势明显,击打转换过程令人目不暇接,无论色彩搭配还是空间取景都适宜在大银幕前观赏。

与以往的功夫电影不同,该片除传统场景形式外,还增强了对现代虚拟空间的美学运用。片中有大量借助电脑屏幕观看角色动作的情景,编导似乎有意模糊现实与虚拟世界的实际距离。在影片高潮部分,反派多纳文博士戴着特制的墨镜,下载并吸收了高手们的能量后,与功夫强劲的疾风较量武艺。比武的地点在实验室的中心,一块被强烈光源照亮的圆形区域,被抓住的霞等四人被迫在旁观看,从观赏心理上此类空间布局有些近似传统的擂台比武。初次交手时多纳文还明显不是疾风的对手,但他的那副墨镜明显发挥着重要作用,疾风的每个招式、行为过程都被扫描记录下来,很快多纳文就掌握了他的动作规律,疾风等于是与电脑比武或者说是自我较量,这种被对手提前预知行动的情况显然于格斗非常不利。然而电脑总是有所缺陷,当多纳文的墨镜被打落,他迅速成为一个没有反抗能力之人,这也许从某种程度上暗示着功夫只有靠勤学苦练才能习得,要想投机取巧走捷径,或者以此谋求私欲,不会落得好下场。

本片的另一大特色在于充分体现出国外商业电影对中国元素的广泛运用。该片耗资近3000万美元,由德、英、美三国影业公司合作摄制完成,其制作成本远低于好莱坞等欧美动作电影的通常预算,片中对电脑特技的依赖也偏少,因此呈现出的生动画面多得益于导演对动作场面的高度把握,从风格到幕后班底都与香港动作电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本片导演元奎是香港著名的武术指导,后晋升为一线动作导演,和洪金宝、成龙、元彬等众多动作明星一样,他同样出自京剧大师于占元门下,也是“七小福”中赫赫有名的人物。自1970年起出任龙虎武师,历年来导演的重要作品包括:《皇家师姐》(1985)、《赌圣》(1990)、《方世玉》(1993)、《夕阳天使》(2002)、《千机变2花都大战》(2004)等数十部动作影片,并与徐克等知名导演合作拍摄了一批成功的高票房佳作,多次合作过的功夫明星包括李连杰、杨紫琼等,1990年代末他凭借出色的武打设计,成功进军国际影坛。2000年之后由元奎担当武术指导的电影如《X战警》、《龙之吻》、《赤壁》、《小夜刀》、《新少林寺》等,也都是以动作见长的商业巨制,他还与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合作拍摄了《非常人贩》系列电影,并取得较好的反响。本片保留了他擅长的部分动作艺术特点,剧中人物打斗时招式既快速凌厉,又潇洒优美,显示出导演丰富的武指经验。武指出身的动作片导演,普遍注重功夫的“含金量”,因此本片挑选的演员大多具备“武术”或形体训练的基础,如本片中扮演海盗头目的仇云波就是全国武术冠军出身;饰演多纳文的埃利克·罗伯茨(好莱坞“大嘴美女”朱丽亚·罗伯茨的哥哥)是1990年代美国著名的动作明星;扮演霞的戴文·青木虽是一名日德混血名模,父亲却曾是日本奥运摔跤与赛艇项目的冠军选手,想必她多少也受到些专业运动熏陶;饰演蒂娜的女演员杰米·普莱斯利练过十年体操;隼的扮演者小杉健,一岁半开始习武,擅长武术包括空手道、柔道、剑道、跆拳道等,赢得过数百座奖杯,1997年还与成龙合演影片《我是谁》,此后参演了几十部中国或日本动作片,在日本有着较高的知名度;惯以反派形象露面的邹兆龙在本片中扮演武功高强的疾风,是洪金宝“洪家班”中的重要一员,多次与徐克、袁和平等导演合作,最具国际知名度的角色是在《黑客帝国》系列中扮演的“先知保护者”……这些演员对动作招式的出色发挥都对影片观赏效果有很大促进作用。

虽然《生死格斗》的游戏版本由日本开发生产,但此次制片方选择元奎作为导演,显然是考虑到了中国功夫的商业价值。在国外尤其是好莱坞电影中,“中国形象”历来是复杂和暧昧的。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默片时代“中国人”就开始陆续出现在外国电影中,但无论是《华人洗衣铺》、《娇花溅血》,还是“满洲”系列,中国人物大多是一副瘦弱和猥琐模样,折射出的种族歧视观念致使影片大多夸张、歪曲中国人的性格和形象。这种情况直到功夫巨星李小龙的出现才有根本转变。由于李小龙在功夫片中表现出的阳刚和个性,使得中国人在国际屏幕上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魅力,中国功夫也从此大步迈向国际舞台。此后成龙、李连杰、刘玉玲等华裔明星在好莱坞的发展,以及众多武术指导在国外影视作品里的重要作用都印证了中国功夫的强大吸引力。如今我们已很难想象如果《黑客帝国》、《霹雳娇娃》、《杀死比尔》这些高票房电影没有中国武侠、功夫电影的启发,缺少袁和平、袁祥仁等人精湛的武术指导,对于影片的动作观赏性而言将会有多么大的损失。对比新世纪以来《古墓丽影》、《生化危机》等自游戏改编而成的同类电影,本片几乎没有枪战或血腥恐怖的镜头,对冷兵器的使用也较少,着重突出的是人体本身的动作能力,正是这样的中国功夫成就了好莱坞近期大量动作影片,来自东方的武术精神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西方野蛮暴力的单纯打斗,并以舞蹈般的韵律和节奏将它们引领到艺术与美的独特境界。

从中西文化融合的角度看,该片近似《防弹武僧》、《功夫之王》等作品给人的直观印象,如充满浓郁东方气息的空间布局,来自各国的格斗家穿行在富有中国韵味的大殿、广场、城门等场景中,使观众产生不同文化碰撞的遐想。作为首部完全在中国取景拍摄的海外商业电影,影片选择中国桂林的人文景观——“愚自乐园”作为主要外景地,涉及宫殿的戏则大多在浙江横店影视城拍摄,另外还有少数在香港拍摄的镜头。尽管剧情与中国文化并无直接关联,但从场景布局到动作设计都充满了东方特色,桂林的美丽风景也给观众带来了愉悦享受。虽然主角演员并非华裔,但“DOA”岛上的主要“服务人员”(包括海盗、众打手们在内)都是清一色的中国面孔,他们身穿各类中式服装,映衬出神秘的东方气质。还有“针灸”在片中作为一种东方式“武器”出现,疾风仅用几枚细针就“兵不血刃”地成功解救了霞。同时“针灸”又可用于日常治疗,如霞给蒂娜治疗肩膀酸痛时就用到“针灸”,可惜这些颇具文化意味的元素并未真的作用于故事内容,大多浮于一种表面化形式,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影片整体的艺术格局。对比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一批中国武侠片,本片的缺失之处无疑是综合内涵与文化价值,易沦为纯粹的大众视觉商品。至于片中喜剧元素的运用,仍是对电影暴力场面的一种缓和或调剂,还有大量对于“胸”、“臀”等女性部位的特写镜头,都延续了原电子游戏中娱乐化的影像风格。而“DOA:DeadorAlive”的片名,完全成为对打斗结果的考量,虽并非强求其试图达到莎士比亚“生存还是死亡”的哲学高度,但作为一部完整的电影作品,最好能有别于普通电子游戏的低级娱乐,其主题内容和思想内涵尚有加强的空间。影片中所谓格斗更多呈现的是一种凌厉进攻、打斗,以赤手空拳的贴身互搏为主,彼此之间距离较近,追求速战速决。与历史悠久、底蕴丰厚的中国武术相比,片中呈现的格斗风格较为单一。游戏里每一位格斗家使用的都是特定功夫,比如霞、隼所代表的日式忍术,蒂娜代表的美式摔跤等等,但影片未明确表现出不同地区动作风格差异,只是体现出导演本身动作设计的特点。受电影时间篇幅所限,游戏里其他角色如中国格斗家雷芳、李剑等被作为影片配角,戏份微乎其微,因此太极、截拳道等为国际功夫迷们津津乐道的武术流派也无法一一展示,令人遗憾。

从“功夫+美女”的组合来看,本片还让人联想起2000年翻拍电视剧的同名好莱坞电影《霹雳娇娃》、“中国版”的《夕阳天使》,以及2009年同样由武指出身熊欣欣导演的影片《战无双》,这些作品都比较成功地塑造出一些不同类型的“打女”形象。但《夕阳天使》主演根本不会武功的表演偏于柔弱,而《战无双》中武术功底扎实的主演又缺乏表演经验,只能一味地强化武戏成分,与近两年“武戏文拍”的趋势相悖。对比《叶问》一片的成功,证明功夫片绝对不能只注重表面形式而忽略整体剧作之结构、立意,无论怎样表现武艺都必须生动表述剧情或产生暴力的原因,绝非仅仅只为炫耀动作夸张或逼真效果。

对于喜爱动作电影的观众来说,本片在游戏改编基础上尽可能地满足了大家的眼球,无论是风姿绰约的美女高手,还是充满风情的夏季海滩,动作设计干脆利落,血腥成分较少,实在挑不出太过拖沓难看的画面。但从总体思想性和影响力来说,明显还有上述不足之处,若从商业投资的角度考虑,亦未能呈现足以支撑整部影片的大牌明星。细数成功的动作电影,第一主角往往非常重要,以中国的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甄子丹等人为例,每一位动作明星本身就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和文化价值。由于历年来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合拍的动作电影已有诸多佳作问世,观众的口味越来越挑剔,仅仅依靠华丽的动作剪辑恐怕难以满足欣赏者眼光,唯有拍摄出形式与内涵兼备的作品,才可能获得更广泛的认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死格斗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死格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