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2 22:05:04

影片改编自一则发生在甘肃的“觅婿养夫”真人真事,原本俗套的离婚再嫁故事,因为女子的改嫁的条件——要新丈夫能与自己一起养活前夫,变得有所不同。因为故事的背景从西北黄土高坡置换成了蒙古大草原,被赋予了独特的内蒙风情。这里草原的广袤,和人们印象里的一样。这里的草原没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又和人们思维中的不一样。我们看到的是真实,是黄沙漫天、贫瘠干涸的牧场,是草原的雄浑苍凉、冷峻严酷,还有人类在生存重压下不屈不挠的韧劲。在这部影片里,除了图雅的扮演者余男是职业演员,其他人全是土生土长内蒙人。苍茫的蒙古草原、低扬的马头琴声和蒙古长调、牧民之间简单质朴的语言,勾勒出整部影片的现实主义基调。

影片给我们描述了这样的一个善良、淳朴、勇敢、负责的蒙古族妇女:作为妻子,森格和巴特尔在养老院有这么一段话,“我老婆跟人跑了,是她喜欢别人喜欢钱;你老婆跟人跑了,是你老婆心疼你,喜欢你。”旁人的描述让我们看到图雅的忠贞与重情。而当图雅对着割腕自杀被抢救过来的巴特尔喊出,“活着不容易,死还把谁难住了?这一家老小,谁个怕死?谁不敢死!”这句话让我们看到了她的坚强。作为母亲,儿子独自在寒冷的暴风

...
显示全文

影片改编自一则发生在甘肃的“觅婿养夫”真人真事,原本俗套的离婚再嫁故事,因为女子的改嫁的条件——要新丈夫能与自己一起养活前夫,变得有所不同。因为故事的背景从西北黄土高坡置换成了蒙古大草原,被赋予了独特的内蒙风情。这里草原的广袤,和人们印象里的一样。这里的草原没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又和人们思维中的不一样。我们看到的是真实,是黄沙漫天、贫瘠干涸的牧场,是草原的雄浑苍凉、冷峻严酷,还有人类在生存重压下不屈不挠的韧劲。在这部影片里,除了图雅的扮演者余男是职业演员,其他人全是土生土长内蒙人。苍茫的蒙古草原、低扬的马头琴声和蒙古长调、牧民之间简单质朴的语言,勾勒出整部影片的现实主义基调。

影片给我们描述了这样的一个善良、淳朴、勇敢、负责的蒙古族妇女:作为妻子,森格和巴特尔在养老院有这么一段话,“我老婆跟人跑了,是她喜欢别人喜欢钱;你老婆跟人跑了,是你老婆心疼你,喜欢你。”旁人的描述让我们看到图雅的忠贞与重情。而当图雅对着割腕自杀被抢救过来的巴特尔喊出,“活着不容易,死还把谁难住了?这一家老小,谁个怕死?谁不敢死!”这句话让我们看到了她的坚强。作为母亲,儿子独自在寒冷的暴风雪中放羊,图雅找到扎亚的时候,把他紧紧搂在怀里,问:“你怎么不回家?”“有狼!”然后她说了令所有观众为之动容的话:“不怕,狼来了,妈妈吃了它。”几句简朴的话,看似为哄小孩,却掩饰不住图雅对扎亚深深的疼爱。她抱着扎亚回家了,说羊群不要了。在如此贫困的情况下,舍弃赖以维持生计的羊群,足以证明她对扎亚的关爱。对于女儿,图雅也是疼爱有加,在把羊卖掉之前,还想着“留一只小的给宝娆玩”,这些都让我们记住了母爱的伟大。身为女人,图雅也有真情流露的一面,当扎亚说森格被炸死时,她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大喊森格的名字,她在井下的许诺给了森格希望,也给了自己希望。

《图雅的婚事》反映的是生活本身,这里我们看不到刻意的戏剧冲突,看不到偶像剧里用金钱堆砌出来的虚妄现实和罗曼蒂克,有的是生存压力下人物的不安与无奈,挣扎与坚韧,而影片中角色之间的亲情和爱情,都是真真切切的凡人之情。所以我们看到了图雅对巴特尔的爱和残酷现实间的挣扎;看到了巴特尔对图雅的爱和男人自尊间的挣扎;看到了森格对图雅表达情感的自卑和勇气间的挣扎;也看到了宝力尔对巴特尔的算计和对图雅的真情间的挣扎……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此外,影片对某些场景及特定事物的蒙太奇重复也十分精妙,最明显的就是两处重复的哭泣镜头,第一处是影片开始时,图雅在婚礼时躲进蒙古包里哭泣,给观众以好奇和疑虑:图雅的这桩婚事很糟糕么?片子的结尾亦是同样的场景再现,则让人深思和担忧:图雅的这桩婚事会幸福么?同样的场景、简单的重复,既做到了首位呼应,也传递出不同的情绪,作为开放式的影片结尾,十分巧妙。

另一方面则是马头琴声的重复运用,除去片头和片尾的背景音乐,马头琴在影片里共响了六次,每当故事出现一个转折时,琴声总会悄然而至,不但丰富电影的叙事结构,也烘托了人物心情,很好地表达、升华了影片的思想内涵。

第一次是在森格和图雅道别的时候,悲伤的马头琴曲仿佛是在述说两人面对生活压迫时的无奈与坚强,预言生活的不幸仍将继续上演。第二次,在外流浪17年的宝力尔回到家乡,在图雅家醉酒后喊出“现在外面的人情实在是太冷了”的哭诉时,马头琴曲飘然而至,当即渲染了一种游子思乡的氛围,催人泪下。马头琴曲的第三次响起有着明显的蒙太奇痕迹,一边是图雅和宝力尔住的酒店,一边则是森格和巴特尔待的福利院,两个在不同空间却相同的情绪在同一个时间里被同一个电视节目串联起来,即巴特尔和图雅两人对彼此的思念和担忧。当悠扬辽阔的歌声即将到达高潮之时,却因为巴特尔的割腕自杀戛然而止,也预示着图雅的人生将再次峰回路转。当哀婉的马头琴第五次奏起,图雅和宝力尔正在告别,琴声似乎在诉说宝力尔被弃的懊恼与孤寂的落寞。第六次马头琴响起,已是森格向图雅表达心意,为她打井的时候了。曲折的琴声暗示了图雅的心情,一方面是对井水的渴望和森格的期待,另一方面则是不安和焦虑。

最后,就故事情节本身的发展来说,巴特尔身落残疾而执意离婚,实属无奈之举,却让我们看到了他不愿拖累图雅的温情。图雅最终改嫁,是现实无法像童话故事般的上演——让这对夫妻相濡以沫。而图雅最后嫁的后夫森格,可以算是最佳再婚对象,他和图雅既是两情相悦,也愿意接纳巴特尔,然而图雅的哭泣却似乎在说,生活里的不幸仍会有,因为这就是生活。如此的结局既不落俗套,也印证了导演王全安说过的那句话:“生活本来就是一个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图雅的婚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图雅的婚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