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无声而暴裂的三幕戏

麦琪不爱吃芋头
2018-04-12 21:37: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篇观后感,严重剧透

父亲沉默地立在尘土中,身后的矿山轰然倒塌;母亲怀抱着懵懂的羔羊,发出悲痛的恸哭——这是阶级桎梏下无声者压抑许久后发出的哀鸣。电影行至结尾(不是那个为了过审查的结尾),渲染出的绝望与无力感到达顶峰,令人遍体生凉。电影里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眼前,我决定选出其中三幕完成这篇观后感。

第一幕:丁记羊肉馆的后厨

影片的开头花了很多镜头展现这家羊肉馆:昏暗的灯光、破旧的桌椅、布满油渍的墙壁,还有与其气质极为相符的一群邋遢的顾客。然而最令人感到不适的还是羊肉馆的后厨:高壮的屠夫逆光站在砧板前,手起刀落,利落地分割、剔骨。场景四周遍布鲜红的血肉,伴随着被放大数倍的筋肉分离的声音,无论在视觉和听觉上都说不上享受。

如此场景,令观众不由和主角张保民一样将嫌犯锁定在羊肉馆屠夫身上,并由此利用回忆手段引出两人过往恩怨,以反映张保民一贯以来倔强执拗的性格。而这

...
显示全文

一篇观后感,严重剧透

父亲沉默地立在尘土中,身后的矿山轰然倒塌;母亲怀抱着懵懂的羔羊,发出悲痛的恸哭——这是阶级桎梏下无声者压抑许久后发出的哀鸣。电影行至结尾(不是那个为了过审查的结尾),渲染出的绝望与无力感到达顶峰,令人遍体生凉。电影里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眼前,我决定选出其中三幕完成这篇观后感。

第一幕:丁记羊肉馆的后厨

影片的开头花了很多镜头展现这家羊肉馆:昏暗的灯光、破旧的桌椅、布满油渍的墙壁,还有与其气质极为相符的一群邋遢的顾客。然而最令人感到不适的还是羊肉馆的后厨:高壮的屠夫逆光站在砧板前,手起刀落,利落地分割、剔骨。场景四周遍布鲜红的血肉,伴随着被放大数倍的筋肉分离的声音,无论在视觉和听觉上都说不上享受。

如此场景,令观众不由和主角张保民一样将嫌犯锁定在羊肉馆屠夫身上,并由此利用回忆手段引出两人过往恩怨,以反映张保民一贯以来倔强执拗的性格。而这幕戏似乎也是导演放出的一句狠话,宣告所有人这部电影不轻松,因为它讲的是屠夫与羔羊的故事。自然界里因为生物链的存在,人类似乎天然具有屠宰羔羊的权力;而在这个社会里,因为阶级等级的存在,上层人同样拥有掌握屠刀的能力。羊肉馆里坐着的这群大快朵颐的底层人,在金字塔尖的那群人眼里是不是也等同于砧板上那些沉默的羔羊呢?

第二幕:弘昌矿业的长廊

在这幕戏里,张保民因为一句谎言孤身进城,并手无寸铁仅凭一身孤勇独闯昌万年的董事长办公室。通往办公室的长廊似乎永无尽头,而力竭的哑父目视着门上的镀银把手,执拗地挣脱保安的阻挠。他好似在挣扎着摆脱身上的阶级桎梏,他想给予高高在上的昌万年以震慑,想争取与上层谈判的权力,然而无法发声的底层人唯一的办法就是付诸暴力。

长廊打戏是许多电影导演爱用的经典桥段,甚至在美剧《超胆侠》里都有一段非常精彩的一镜到底长廊fight。导演对长廊的钟爱也可以理解,因为其有着避无可避的狭窄与永无止境的幽深,身怀绝技的主角一人越过重重阻碍穿越长廊,一个孤胆英雄形象便成功跃然屏上。

而这幕戏里的张保民与孤胆英雄没有什么关系,我看到的只有一个被绝望笼罩着的、无能的父亲。一无所有的贫穷赋予他毁灭性的狠绝,失踪的血肉至亲赋予他不罢休的力量。这场绝望的打斗结束在昌万年用金字塔模型的一记狠砸,哑父终究没有打开那扇猎物陈列室的门,也无法保护儿子使其摆脱成为猎物的命运。这是张保民第二次走了弯路,而这次的隐喻更加露骨和残忍。

第三幕:藏匿罪恶的矿洞口

个人认为这幕场景是全片最残忍的一幕戏了:黑暗的矿洞口,中层律师一声声呼唤女儿,将濒死的小女孩唤回了人间;一旁的哑父只能沉默地攥紧手中惨白如冥钱的寻人启事,无法发声的他救了别人的孩子却唤不回自己的儿子;矿山上操纵一切的上层冷眼俯视着,满心想着的只有如何毁灭罪证。

幽黑的矿洞似乎就是人间与地狱的分割线,律师走进矿洞抱出了女儿,而哑父的儿子就在同一个矿洞里独自腐烂。观影过程中很单纯地希望律师良心未泯,无数次期冀他能说出只言片语,而当律师抱着女儿头也不回地走离矿洞这一幕出现后,终于被迫接受了这个现实:这个矿洞哪里是什么分割线?你看漫天灰茫茫的尘土遮天蔽日,这人间分明就是炼狱。


最后说一下,尽管这部电影还是在很多地方感觉“似曾相识”,但不可否认它讲出了一个精彩的本土故事,个人还是很喜欢的。还有本片最佳演技属于女主霞姐,量化来说约等于三个男主的演技总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