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暴裂无声》对人性与社会问题进行了哪些探讨?

阿猫
2018-04-12 21:06: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首发于她影(Wechat ID: herinfilm)

——————————————————

《暴烈无声》,是一部让人无法轻松的电影,充斥着罪恶、武力、鲜血,以暴制暴。

暴烈,意为狂暴刚烈。宋朝何薳在《春渚纪闻》中写道:“火延于屋,风势暴烈,不可救扑。”我觉得很妙。暴烈便是风之于火,炽烈狂飙,象征反抗性的人格。同时也与矿山嘣噔炸开的“爆裂”同音,一语双关。

英文译名Wrath of Silence,wrath指强烈的义愤,带有给予惩戒的意思,落在这里,却是沉默的报复。

这意味着,所有关键冲突都要靠暴力解决。把咆哮声吞进肚子里,余下只有闷痛,就像主角之一的张保民,在激烈斗殴中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伤人三分,却自伤七分。

故事根植于包头,一个以煤矿开采为主产业的重工业城市。留心观察,可以发现几位主角的车牌上,内蒙古的“蒙”字被巧妙改写成豢养的“豢”,喻指底层如猪如狗,又影射黑心老板收买和利用人心,犹如畜养奴隶。

全片如草蛇灰线一般埋下伏笔:反复出现的金字塔,戴奥特曼面具的孩童,还有羊肉——绞成片状的羊肉片,陈列在

...
显示全文

本文首发于她影(Wechat ID: herinfilm)

——————————————————

《暴烈无声》,是一部让人无法轻松的电影,充斥着罪恶、武力、鲜血,以暴制暴。

暴烈,意为狂暴刚烈。宋朝何薳在《春渚纪闻》中写道:“火延于屋,风势暴烈,不可救扑。”我觉得很妙。暴烈便是风之于火,炽烈狂飙,象征反抗性的人格。同时也与矿山嘣噔炸开的“爆裂”同音,一语双关。

英文译名Wrath of Silence,wrath指强烈的义愤,带有给予惩戒的意思,落在这里,却是沉默的报复。

这意味着,所有关键冲突都要靠暴力解决。把咆哮声吞进肚子里,余下只有闷痛,就像主角之一的张保民,在激烈斗殴中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伤人三分,却自伤七分。

故事根植于包头,一个以煤矿开采为主产业的重工业城市。留心观察,可以发现几位主角的车牌上,内蒙古的“蒙”字被巧妙改写成豢养的“豢”,喻指底层如猪如狗,又影射黑心老板收买和利用人心,犹如畜养奴隶。

全片如草蛇灰线一般埋下伏笔:反复出现的金字塔,戴奥特曼面具的孩童,还有羊肉——绞成片状的羊肉片,陈列在矿业集团董事长的菜碟里,无限精美,鲜红夺目;任人屠宰的羊体,散布在屠户的案板上,刀痕累累,瘟腥可怖,令人不忍卒视。

这难免让人联想到,张保民失踪的儿子,在被弓弩射杀之前拼死维护的羊。据闻,猪在遭遇屠宰之前会拼命嚎叫,如同伴在旁,必奋力营救;牛得知命不久矣,亦会流泪。但羊却沉默。张保民,就像在沉默的羊群中唯一一头蛮抗的羊,却终究不敌强暴势力。

莽夫张保民,从来不懂什么温逊恭良,只知道你夺走他的,他就要用拳头问候你。

大老板昌万年,人狠话不多。如果你跟他逆着来,他便会给你点颜色瞧瞧。

如果对峙直接在两人之间发生,形势必如山体爆裂一般无法收拾。所以还有第三角。

律师徐文杰,并非哑巴,却始终躲避说话。不接大客户昌万年打来的电话,不回答警察审讯提的问题,也不与痛失爱子、心急如焚的苦命村民张夫妇有过多交流。

有了这层缓冲地带,再加上多线叙事的引入手法,故事就变得越发曲折迷离、错综复杂起来,如同误入人性迷障。

三个在故事开始并无交集的男人:一个浑身蛮力却无法说话的底层民工,一个靠钻营和暴力征服爬升的投机分子,还有一个犬儒的精英知识分子,他们所在的轨道终于交叠起来,潜藏在深山里头的激烈矛盾一触即发。

说说片中的隐喻。

金字塔,象征阶级。张保民的儿子张磊死后,他曾用石块堆筑的小山堆也随之倒坍。亦暗含孩子名中“磊”字。

昌万年办公桌上的金字塔,也多次在镜头里闪现,果不其然,他最后用它杀人。

阶级会让人丧命,也可以作为凶器使用,只要你不惜让它沾满血污,便是这一层隐喻给我的感觉。说实话,作为一个理性悲观主义者,如果不是片尾突兀切换到奸商沦为阶下囚的一幕,我以为坏人会继续不被苛责地生活下去。就像那句老话说的: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又如诗人北岛的悲鸣: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现实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以昌万年为首的投机分子,如猛兽一般掠食中层的宽仁之心,以及底层的生存权利;中产阶级的沉默,又窒碍了弱势群体的发声。最后,命如草芥的子民只剩下一个哑黑的洞口,里面曾经是他们的希望。

目睹张磊之死的屠夫儿子,始终戴一副奥特曼面具出场。超人象征正义,却套在孩子的脑袋上,不成气候。而且他也没有言语,不知是因为受惊失语,还是导演的刻意为之。

斯文律师徐文杰,始终懦弱回避、三缄其口。然而,当他女儿被昌万年手下绑架后,他终于也不得不跳入这场血腥争夺战中。在枝桠丛生的山野密林里,三军对垒,剑拔弩张。当张保民孤勇搏杀,为至始至终袖手旁观的徐文杰,争取到抢救女儿的宝贵时机,徐却抱起女儿迅速撤离了现场。他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所以走为上策——这是他在这个黑暗丛林存活下去的法则。不像张保民,没有别的选择,徒剩一双铁拳和一身筋骨。他是乡野村夫,他却是知识分子。只要原路返回,他的前途是一片明亮坦荡。

片中有“超现实”的一幕,即死去的张磊牵着小女孩的手奔赴山巅。看到山下巍巍高楼,不知两个孩子作何感想?是否泫然欲泪,念想山下有一处烟轻梦暖的家?

但是我们不可得知,因为孩子已死。而且,无论这个眼神清澈的男孩如何死去,都只是这座轰鸣不断的城市里,一颗小小的、几乎看不见的暗粒,瞬间消失在当局者的视野里。就像网友葱油静所说,“单个人的死亡无法揭示任何不义”。在历史高速碾过的车轮下,牺牲不过是“必然的阵痛”。也没有人告诉牺牲品,除了忍让和苟合,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张保民是少数派,他从不忍让,也不屑苟合,崇尚以牙还牙和有仇必报。但还是输给了阶级。三个阶层的孩子,一个在国外念书,一个在国内享福,一个却尸首无存,形成极端鲜明与讽刺的对比。

观影期间,我的脑海里不断掠过《白日焰火》《暴雪将至》这些以北方萧条景象作为舞台和背景的现实主义悬疑片,大概因为同样色调灰暗,揭示的也是社会暗面。但《暴烈无声》最让我感到钝痛,因为它仿佛让我看到,一个孩子的死是由整个社会完成的,而善良张大着嘴,却讲不出话来。

哈金说过,“我必须说真话,必须对抗遗忘,必须关注那些比较不幸以及一无所有的人。”我想,这也是每个知识分子的职责所在。行笔至此,我已经忆起许多年轻生命的逝去。他们属于弱势群体,女人,或者少数族裔,贫困者,以及性少数群体,或是像张保民这样,舌头被阉割的一代,在抗争,或者迫害中死去。但愿我们不会忘记他们的苦痛,也不会轻而易举地,谴责或质疑他们看似偏激的愤怒。因为曾有人顶着黑暗前行,曾有人赤手空拳搏斗,曾有人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肝胆涂地不惜。

生而为奴,对不起。


更正几个常识性的小错误:

1. 煤矿不是包头的“主要产业”,而是“产业之一”;

2. 《暴雪将至》不是以北方,而是以南方的湖南为背景的。——原谅我这个广东人,“广东以北都是北方”的概念是非常荒谬的。我会联想到这部电影,大概只是因为它画面同样晦暗无光。

感谢所有不吝赐教并且没有对此冷嘲的朋友。

51
1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1)

查看更多回应(11)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