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2 19:12:18

这部影片是杰姆斯·突百克1978年拍摄的《杀手的旋律》一片的翻版,但导演把重心放在了汤姆和他的钢琴教师苗林之间的关系上。片名来自雅克·杜特隆的歌曲《圣诞老人的女儿》,直译是《我的心停止跳动》。

本片编剧托尼诺·贝纳吉斯塔与导演雅克·欧迪亚尔在《唇语惊魂》合作成功之后,欧迪亚尔请托尼诺·贝纳吉斯塔对《杀手的旋律》进行改编。这位天才的剧作家立即欣然接受了欧迪亚尔的建议,因为他知道这部讲述钢琴和黑手党的影片,深受观众喜爱,不少人还杜撰了许多原影片根本不存在的情节。他也清楚知道,《杀手的旋律》这部电影很像是1970年代美国独立电影那颗彗星的尾巴。影片虽有许多精彩之处,但也存在着严重不足,而且那个时代的特色过于鲜明,故事中的漏洞过于明显,在叙事中把那些非常适宜保留的东西移植到现代的法国。所以,两个人再次聚在一起,寻觅一个共同的目标。

《杀手的旋律》是以纽约意大利黑手党为背景的,而《我的心停止跳动》讲述的是房地产行业的黑暗世界。雅克·欧迪亚尔说:“我在和托尼诺一起思考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房地产业,尤其是那些小房地产商,他们为了获取暴利,经常采用一些鲜为人知的非法途径。而且,我觉得,在坏人剥夺

...
显示全文

这部影片是杰姆斯·突百克1978年拍摄的《杀手的旋律》一片的翻版,但导演把重心放在了汤姆和他的钢琴教师苗林之间的关系上。片名来自雅克·杜特隆的歌曲《圣诞老人的女儿》,直译是《我的心停止跳动》。

本片编剧托尼诺·贝纳吉斯塔与导演雅克·欧迪亚尔在《唇语惊魂》合作成功之后,欧迪亚尔请托尼诺·贝纳吉斯塔对《杀手的旋律》进行改编。这位天才的剧作家立即欣然接受了欧迪亚尔的建议,因为他知道这部讲述钢琴和黑手党的影片,深受观众喜爱,不少人还杜撰了许多原影片根本不存在的情节。他也清楚知道,《杀手的旋律》这部电影很像是1970年代美国独立电影那颗彗星的尾巴。影片虽有许多精彩之处,但也存在着严重不足,而且那个时代的特色过于鲜明,故事中的漏洞过于明显,在叙事中把那些非常适宜保留的东西移植到现代的法国。所以,两个人再次聚在一起,寻觅一个共同的目标。

《杀手的旋律》是以纽约意大利黑手党为背景的,而《我的心停止跳动》讲述的是房地产行业的黑暗世界。雅克·欧迪亚尔说:“我在和托尼诺一起思考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房地产业,尤其是那些小房地产商,他们为了获取暴利,经常采用一些鲜为人知的非法途径。而且,我觉得,在坏人剥夺他人性命和不法商人剥夺他人土地之间,有一个共同特点,这就是他们都是在豪取那些不可剥夺的东西。”两个人决定把故事锁定在这个既封闭又自由领域。另外一个不同之处:在詹姆斯·突百克的影片里,哈维·克戴尔这个人物是个嗜毒如命的人,一名瘾君子的思维逻辑,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常态,这样的故事就过于简单化了,而欧迪亚尔希望影片能够直接进入主人公的情感世界,让人们对汤姆的感受也能够感同身受。两位合作者隐去了主人公的母亲,让她仅仅活在儿子的记忆中。负责欧迪亚尔所有影片剪辑工作的朱丽叶特·维勒芬说:“这部片子不仅仅是父与子之间关系的故事,对于汤姆来说,钢琴可以使他发生变异,使他远离他的父亲,使他演绎成一个新人。”朱丽叶特继续说:“在原来的剧本里,有一组汤姆在夜总会演奏钢琴的镜头,可能是第二个或者第三个镜头组,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最后还是决定把这场戏删掉了。人们从这组镜头中可以看到,虽然汤姆继续和他的同伙一起作恶,但已经与他们大不相同,他已经步入艺术家行列。”

在选择扮演汤姆的演员时,欧迪亚尔要一张既非常年轻又可信度极高的脸,他不仅像商人,同时还要像一名艺术家,他已经观察罗曼·杜里斯十多年了,从他出演《黄祸》开始,那时他只有20岁,欧迪亚尔看着他一路走来,日渐成熟,现在已经成为演技高超的大牌演员了。欧迪亚尔决定这部影片要围着他转。饰演苗林的潘林丹,是在雷吉·瓦尼叶执导的《印度支那》(1993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发现的,在那部影片中,潘林丹扮演加特琳娜·德诺芙收养的女儿。虽然这部影片大获成功,潘林丹却进入了一段困惑时期,她不知道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应该何去何从。她说:“在演完《印度支那》之后,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到巴黎读了商校,然后回到亚洲,在新加坡和越南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仍然没有下决心投入演艺生涯,我心里却时刻都想着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但是我没有勇气对别人说,告诉我的家人。然而,我很苦恼,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所以,我抛开一切,到美国纽约进了里·斯特拉斯堡的演员研修所。”编剧托尼诺·贝纳吉斯塔不认为《我的心停止跳动》是一部黑色暴力片,即使片中有暴力、枪杀、黑社会等等,但那些画面并不使他感兴趣,影片只是叙述了一个男人到而立之年前后的心路历程。“我和欧迪亚尔从来都不对类型片感兴趣。”剧作家贝纳吉斯塔认为,雅克·欧迪亚尔在这部影片中,要表现一个人的升华。汤姆在他的一生中,第一次扪心自问,怎样才能脱离苦海,重新做人。从有人建议他去参加一个钢琴试听演出开始,转变就开始了……观察汤姆变化的方式之一,就是在他的世界里开始接纳女人,他看女人时的样子,聆听她们说话时的表情。他跨越了一个门槛。本片摄影师斯提芬·封代那介绍说:“这部影片大部分都是用肩扛摄影机拍的,道理很简单,一切都是从汤姆的视角出发的,不然的话,它立即就变成了一部第一人称的影片。摄影机扛在肩上,小心翼翼地,一个镜头组一个镜头组地跟着他,这就变成了这个人物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与人物感受相同的东西,经历同样的事件,与人物保持同样的距离,感受着同样的密切关系。”朱丽叶特补充说:“汤姆无处不在,我们发现,一切事物都是按照他的视角前进着,似乎影片把一切不在主人公目光中的东西都排除在外了。”

雅克·欧迪亚尔认为,尼尔斯·阿莱斯特拉普塑造的汤姆的父亲非常成功,“他是一个吃人魔鬼式的人物,吃人魔鬼虽然外表男性化,性格专横,但他应该有温柔的女人嗓音,尼尔斯·阿莱斯特拉普的嗓音就是这样,嗓音很尖,又嘶嘶作响,很像某些女人,这是魔鬼的声音。父亲那张脸可以让人们去理解父子之间的关系,准确地说,在这一时刻,父亲变成了自己儿子的儿子。虽然父子关系很紧张,但人们不能怀疑汤姆和父亲之间也有亲情。父亲专制跋扈,控制着儿子,拿他当自己的枪来使用,但同时他又求他帮助自己。汤姆始终在保护着他,父子关系翻转过来了,父亲日渐软弱,开始退让,因为他需要儿子的帮助和保护。”

汤姆在影片中不断聆听的音乐是雅克·欧迪亚尔第四部故事片的重要组成部分,影片的片名已经提示了这一点。导演向本片作曲亚历山大·德斯波拉提出的要求相当特殊:音乐要能够在源泉音乐和巴赫乐曲之间流动。在仔细研究了汤姆这个人物之后,作曲家为他量身定制的音乐随着汤姆的心理和情感变化而变化,音乐自始至终一直陪伴着他,不知道有没有“心理音乐”这个词,但意思应该差不多。汤姆准备钢琴试演那场戏,欧迪亚尔保留了《杀手的旋律》中选用的巴赫E小调托卡塔。托卡塔是一种几何音乐,毫无浪漫主义可言,假如汤姆演奏舒伯特,他将会充满激情,可以听到他的心声。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心遗忘的节奏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心遗忘的节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