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真相面前,谁不是盲人摸象呢?

Lemonade+盐
2018-04-12 18:09: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别太自恋,我们不是神,只是区区律师,不可能知道真相。”古美门律师对“晨间剧女主”黛真知子这样说道。

斩获2018年日本电影学院奖六项大奖的是枝裕和新作《第三度嫌疑人》,恰恰讲述了一个律师不断追查真相的故事。影片从一开始凶手就认罪的清楚呈现,在经过了律师为了辩护而去探寻真相以及一次次和嫌犯沟通的过程,直到最终,在影片结尾,真相变得至为模糊,我们无法再相信任何一个人。

在看似关乎正义、人性和司法制度这样的大议题外表下,是枝裕和这次更像是抛出了一个关于相信的叩问。作为律师的重盛是否相信嫌犯三隅对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的陈述?作为父亲的重盛是否又错信了女儿的眼泪?身负律师和父亲双重身份与责任的他又是怎样陷入死者女儿咲江看似坦白的遭遇之中?甚至是在普通人和法律之间,我们所相信的法律是否代表了我们所期待的正义,审判的“前台”与“后台”是否同样符合我们对法律的相信?更进一层的是,当我们退出影片的剧情,在观众和电影之间,我们相信的是什么?因此,在我看来,《第三度嫌疑人》讲了三层相信的关系。第一层是以剧中律师为核心,通过案件及其家庭关系展开的。第二层是普通

...
显示全文

“别太自恋,我们不是神,只是区区律师,不可能知道真相。”古美门律师对“晨间剧女主”黛真知子这样说道。

斩获2018年日本电影学院奖六项大奖的是枝裕和新作《第三度嫌疑人》,恰恰讲述了一个律师不断追查真相的故事。影片从一开始凶手就认罪的清楚呈现,在经过了律师为了辩护而去探寻真相以及一次次和嫌犯沟通的过程,直到最终,在影片结尾,真相变得至为模糊,我们无法再相信任何一个人。

在看似关乎正义、人性和司法制度这样的大议题外表下,是枝裕和这次更像是抛出了一个关于相信的叩问。作为律师的重盛是否相信嫌犯三隅对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的陈述?作为父亲的重盛是否又错信了女儿的眼泪?身负律师和父亲双重身份与责任的他又是怎样陷入死者女儿咲江看似坦白的遭遇之中?甚至是在普通人和法律之间,我们所相信的法律是否代表了我们所期待的正义,审判的“前台”与“后台”是否同样符合我们对法律的相信?更进一层的是,当我们退出影片的剧情,在观众和电影之间,我们相信的是什么?因此,在我看来,《第三度嫌疑人》讲了三层相信的关系。第一层是以剧中律师为核心,通过案件及其家庭关系展开的。第二层是普通人对法律正义信仰的从有至无。第三层是导演通过影片建立的观众与电影之间的沟通。李安说过,电影是透过虚假去触摸真实。在信与不信之间,观影者最后获得了怎样的体会呢?

“你真的相信我吗?”三隅问的是重盛。作为观众的我也不免问自己,如果我是律师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嫌犯。相信或者不相信都是因为什么?然而,作为律师来说,是相信更要,还是真相更重要呢?古美门律师说过:“为自己委托人的利益全身而战,我们律师能做的只有这个。”在一开始决定是仇杀还是为钱杀人这个杀人动机的时候,重盛还是个可以冷静分析、清晰思考的律师,他的目的就是让委托人免于死刑。然而随着他对案件真相的追查,到最后他激动地拍着监狱的玻璃说“求你了,这次一定要告诉我真相”,他几乎完全丧失了一个律师应有的状态。他所能做的也离原来的目标越来越远。

谁说女儿的眼泪里没有真心呢?演员最重要的技巧不就是“回忆情感”吗?如果女儿是快乐的,她的眼泪从何而来呢?在刚刚亲眼目睹了女儿令人震惊的“演出”之后,作为父亲的重盛接到工作电话马上问也不问女儿就答应可以过去。导演特别给到几秒女儿的表情特写,那表情是失望也是不屑,甚至于有一点厌恶,好像在说,“演什么好爸爸,还不是这样”。这也就不难怪之前女儿会说这时候叫身为律师的父亲来,是因为他的身份比较好用了。失掉了父亲的责任,重盛只是一个律师而已,即使在女儿面前也是如此。如果说女儿演出了一场哭戏,那么在女儿面前,重盛又何尝不是在“扮演”父亲。不能做到父亲本身该做的事,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出现。虽然莳田彩珠在影片中的戏份只有这一两段,但那个神态的演绎却无比细腻和准确。那个侧过脸忽然没落下来的眼神,几乎是对重盛父亲角色的全盘否定。

同样的对照关系,是广濑铃饰演的死者女儿咲江和亲生父亲以及凶手三隅之间的关系。在听完咲江关于父亲性侵的陈述之后,重盛怒不可遏,认为这种父亲被杀是理所当然的。从本质上说,他自己就在“这种父亲”之列。同样都是会给女儿带来伤害的父亲。然而,在影片中,我们唯一能看到的一对正面的关系就是咲江和三隅,因为那张雪地里快乐的自拍。被视作“容器”的三隅,抽空了自己的一切,成为他人眼中的凶手,也成为自己心中可以操控别人生命的人。没有“身份”的他,可以成为任何人,他最好的身份或许就是咲江情感上的“父亲”。在案件审判过程中,他们互相掩护对方。我们最终是选择相信重盛构建的那个温暖的彼此保护的故事,还是选择相信咲江是为了掩盖工厂的非法勾当?作为观众,我们选择相信哪个真相,抑或是相信了真相的哪个部分呢?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不论怎样,重盛是个善良的人。也不得不说,他带有一点点愚笨。他从头至尾也没有去面对三隅身上的恶与丑。无论是对提前交房租、埋葬金丝雀,还是喜欢吃花生酱抹面包,这些生活小事都成为了重盛去勾勒三隅美和善的素材。而在每次沟通中,三隅越是说自己不该被生下来,越是说自己会伤害别人,越是展示自己恶的一面,重盛就越是在找他背后善的理由。所以,直到最后,他又替三隅构建了另一个故事,就是为了避免咲江说出自己痛苦的遭遇而否认杀人。借由三隅最后的对白:“对我这样的杀人犯,不能抱有那种希望的”,背后想表达的似乎是“重盛先生,先放下身段,看清自己,爱上丑陋。”这位律师更像《Legal High》里的真知子,而电影里的这个案件如果真的放到古美门手上,或许就能打赢了,因为他从不对人性抱有幻想,只坚信人本身的欲望无法改变。又或许,如果重盛能面对恶与丑,就会知道自己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父亲了。

为了完整重盛的家庭关系以丰满人物逻辑,重盛的父亲这个角色安排得也非常巧妙。对于家庭关系的描摹是枝裕和的确已经炉火纯青。父亲造访律师事务所的那场戏,通过几次对话,就清楚展现了重盛疏离的父子关系。父亲说:“忽然收到你的联络吓了一跳呢。”而重盛面对父亲大老远带来的资料给与的回应是:你可以寄过来或者让别人送来。更甚至,到父亲出现,我们才知道作为律师的重盛从小想当法官。而重盛的同事们也从未知道,重盛有一个身为法官的父亲。在重盛家,两人就杀人和死刑之间展开讨论,父亲严肃地表明观点:杀人的人和不杀人的人之间大有区别,三隅就是为了钱而杀人。而重盛则认为父亲傲慢,三隅背后另有原因。其实到这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律师在案件中的判断和导向越发跑偏。而最后,父亲只能无奈地说:“连父子也不能相互理解,更何况是别人的事。”这是人本身的无奈,也是生活的真相。在家庭里的缺陷和工作中的缺陷是一脉相承的。杀过人的三隅点明了这一切:大家都没有面对,很多事不装作看不见就活不下去。在生活的真相里,我们都是只选择性的看见,也被选择性的看见。掌握真相的一如古美门所说,那是神。

面对司法制度、法律、检察官、法官、律师……这些我们认为代表正义和真相的存在,通过这个案件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世界彻底崩塌,真相经由灰色地带被彻底掩盖,在经费和时间成本面前,案件的真相并不重要。那是不是可以说,在现实面前,生活的真相也从未被正视。

是枝裕和的手法冷静和平实,这或许也是很多人觉得电影沉闷的原因。在类似纪录片的传达中,谎言和虚假看起来不是那么明显,像是女儿的眼泪,像是咲江的坦白,像是三隅的动机。当我们过分追求真相,就会在真相里迷失。很多东西用肉眼是看不见的,必须用真诚的心去领悟。而我们选择相信什么,在盲人摸象一般的生活里看到了什么,或许就代表了我这个人的一切。

其实,最开始关于这部电影的兴趣点来自是枝裕和在东京观众见面会上的道歉:“抱歉让你们困惑了,没有把故事讲清楚。”我心想,这话简直是在打日本电影学院奖的脸呀。看完这部电影,又去翻了导演的《有如走路的速度》,“说到底,电影就是要对日常生活进行丰富的描述,并且把它真实地传达给观众。‘人’比‘故事’更重要,我不打算改变这个观点。”或许他是在向觉得故事比人重要的人道歉吧。在人和故事之间,我们又选择触摸哪个部分呢?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