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好莱坞对玩家们的一次讨好

白毛鳮
2018-04-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总的观感上,《头号玩家》的剧本不能更俗套,这就是一个传统好莱坞式的“救世”故事,在科幻设定与剧情逻辑上存在不少硬伤。显然,它之所以受到热捧,原因在另一方面:创造了“绿洲”世界,满足观众对VR游戏的想象,并对80年代游戏与电影等流行文化彩蛋做一次集中展示,让玩家与影迷狂嗨起来。

这对于游戏玩家而言,意义是非同凡响的,因为长期以来,电影业对电子游戏一直存在鄙视链,从影史上讲,这是好莱坞对玩家们的首次讨好,或者说,是电影行业对游戏与玩家的官方认可。

不过,斯皮尔伯格的野心也不单止于给玩家们挠痒痒,影片的结尾,历经最终大战,主角帕西法尔在游戏中获得哈利迪的终极彩蛋,所获得的顿悟却是:“毕竟你在游戏中吃不了饭”,所以“不要逃避,学会正视现实”(这是导演对原著小说的最大改编)。

因此,帕西法尔在接手“绿洲”之后,创立了一条新规定:每周二和周四闭服,让大家回到现实好好吃饭、谈恋爱。简直就是防沉迷系统嘛。

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一以贯之的主题是“向善”,无论是战争片、科幻片、探险片,他都热衷于创造“完美形象”,以一种天真的视角去对某些群体进行“关怀”。《头号玩家》也一样。

所以,当电影的落点到了“不要回避现实”的时候,整部作品更像是斯皮尔伯格、这位国际大导演对玩家群体的一种居高临下式的所谓“关怀”,仿佛一位七旬老人摸了摸一个无知少年的脑袋。

斯皮尔伯格以如此高龄,能做到这一点当然不易啦,可作为玩家而言,总觉得这不是最好的表达方式,甚至有点不公平。

毕竟,如果电影、文学、音乐都已是现实的一部分,那么游戏就是现实,而非“对现实的逃避”;而如果电影、文学、音乐都只能算是虚构之物,我们对其的迷恋不过源自于“抽离现实的需求”,那么,所谓“高下之分”也不必存在。

不得不说的另一个点是彩蛋。

我发现,整部电影看下来,斯皮尔伯格用得最好的全是电影梗,比如还原度逼近100%的《闪灵》旅馆,比如《周末夜狂热》的跳舞场景,比如将《公民凯恩》中的玫瑰花蕾作为伏笔暗藏,至于大量的游戏彩蛋,几乎都如浮光掠影,一闪而过,高度符号化,却相当空洞。

又如哈利迪在“绿洲”中设计的三个彩蛋挑战,看起来是远远低估了玩家的实力,放在今天,应该第二天就被解决了吧。

于是你不得不恶意地想象,斯皮尔伯格对游戏的理解也仅留于表面。

另一方面,《头号玩家》中使用的游戏梗基本来自单机/主机游戏,这类游戏受到核心玩家的热爱,它们象征游戏精神的源头,而电影中所构建出来的VR游戏“绿洲”,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打怪升级刷装备的网游(并未呈现出更深度的玩法),社交性远大于游戏性。

这就造成了电影中符号运用的严重割裂,你所描述(或讨好)的那类人,并不是玩你构建的那种游戏的那类人。

由此延伸出一个话题:高度拟真的VR游戏真的是电子游戏的未来吗?或者,高度虚拟化的电子游戏就是未来吗?

在我看来,大概不是。

第一,游戏玩家在游戏中追求真实性,但并不等于要求全身心的浸入式体验,玩家喜欢没日没夜地拿着手柄打怪,不意味着他们会享受在虚拟世界中被怪追着打,传统电子游戏的屏幕制造出了一定的“间离效果”,让玩家能清晰认知到游戏是假的,从而才能尝试克服困难,享受某种游戏快感与审美体验,这跟看电影本质上相近,而那个过于“真实”的VR世界,则很可能让人难以坚持;

第二,VR游戏提供的浸入式体验将完全打破多年来构建的游戏交互方式,这将大大限制其游戏类型的延展性,简而言之,它并不适合所有游戏,VR只是电子游戏的一个子集。

再进一步讲,即使真的到了脑后插管、虚拟现实的那一天,电子游戏也不可能是其最主要的表现方式,《黑客帝国》早就拍过——如果有那么一个未来,我们就无法划清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了,还谈何虚拟现实游戏呢。

总的来说吧,《头号玩家》是一部观赏性挺强的商业大片,导演熟手得很,叙事流畅、特效炫丽,不错的概念,加上大量密集的彩蛋,总有一个你是受用的。

不过,成也彩蛋,败也彩蛋,毕竟啊,一不小心,它就成了一部由彩蛋组成、以识别彩蛋为乐、用来满足考据癖的电影。

那么,它还算是电影吗?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