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沉默 8.4分

关于信仰主题的粗浅理解

yeti
2018-04-12 17:03:49

据我对这部电影的理解,伯格曼讨论宗教的方式是解构式的,类似德里达,不是destruction而是de-construction,即重点不在于否定和摧毁而是揭示信仰本身的异质性。

首先,笃信宗教的人,可能恰好由一些背离崇高的感性驱使的,宗教对于信徒来说可能只是一个精神避难所,因为每个人的遭遇都不同,所以宗教就像一件外套一样根据各自的需求调整,它是杂多的,同时也是被建构的。伊斯特(就是姐姐吧?)的孤独,嫉妒,和对妹妹多少有点同性的爱促使她去宗教里面寻求安慰和自我肯定。但她其实并没有真正获得宁静,可以理解为她没有真正把握宗教的本质,也可认为一个宗教就是一个差异性结构,它本来就是没有本质的。

另一方面,放弃宗教可能基于同样的理由,比如妹妹安娜的反抗,根本目的可能就是反抗伊斯特。所以其实信仰的选择并不是理性自由的结果,更可能是被一个人与人的关系网决定的,也就是被非崇高的感性结构决定的。

最后从结果来看,拥抱宗教和背弃宗教的下场都是痛苦。我理解的安娜的痛苦一方面来自跟姐姐的复杂关系,另一方面是堕落带来的,一个人完全解放本能之后他/她其实是非常迷茫的。信仰未必能带来救赎但是抛弃信仰也很难获得自由。宗教可能就

...
显示全文

据我对这部电影的理解,伯格曼讨论宗教的方式是解构式的,类似德里达,不是destruction而是de-construction,即重点不在于否定和摧毁而是揭示信仰本身的异质性。

首先,笃信宗教的人,可能恰好由一些背离崇高的感性驱使的,宗教对于信徒来说可能只是一个精神避难所,因为每个人的遭遇都不同,所以宗教就像一件外套一样根据各自的需求调整,它是杂多的,同时也是被建构的。伊斯特(就是姐姐吧?)的孤独,嫉妒,和对妹妹多少有点同性的爱促使她去宗教里面寻求安慰和自我肯定。但她其实并没有真正获得宁静,可以理解为她没有真正把握宗教的本质,也可认为一个宗教就是一个差异性结构,它本来就是没有本质的。

另一方面,放弃宗教可能基于同样的理由,比如妹妹安娜的反抗,根本目的可能就是反抗伊斯特。所以其实信仰的选择并不是理性自由的结果,更可能是被一个人与人的关系网决定的,也就是被非崇高的感性结构决定的。

最后从结果来看,拥抱宗教和背弃宗教的下场都是痛苦。我理解的安娜的痛苦一方面来自跟姐姐的复杂关系,另一方面是堕落带来的,一个人完全解放本能之后他/她其实是非常迷茫的。信仰未必能带来救赎但是抛弃信仰也很难获得自由。宗教可能就是在这样一种诱惑和崇高的张力之间被人建构起来的模糊区域,每个人对它的触及都包含了某种自相矛盾。

还想说下小男孩,小男孩这个角色的设置,我觉得让这部电影超越了「假面」,主要是后者片头那个小男孩的意义我没看懂。也不同于「呼喊与细雨」那种一个高强度的截面式,小男孩让这个电影有了绵延感和丰富性。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是关于童年回忆的(例如侏儒马戏团的非理性色彩):成年人的世界永远是秘密的,污秽的,一触即发,但小孩子却什么都不清楚。伊斯特留给小男孩的外语信,我觉得已经表明了伯格曼的倾向性:这封“外文”写的信是对安娜的拒绝,因为安娜早已经拒绝了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默的更多影评

推荐沉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