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 | 什么底层逆袭,你清醒一点!

自由记者社
2018-04-12 16:23:1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佛普拉斯 | 什么底层逆袭,你清醒一点!

台湾人民其实并不傻,他们清醒得很!

在这个色彩斑斓、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要静下心来看一部闽南语黑白电影真的需要巨大耐心。

精彩是有,但更多是丧。

你们不是很喜欢丧吗?就去看这部电影吧,能让你对这个世界绝望。

但我还是不推荐穷人去看,万一想不开去跳楼怎么办?我可不负责哦。

毕竟不是每个穷人都有我这般不要脸的。

《大佛普拉斯》由头丧到尾。以丧礼开始,以丧礼结束。

以捡拾废品维生的肚财、仓库守夜人菜埔等底层人民为主角,讲得是谋杀、藏尸、情色、钱权、贫穷等阴暗话题。却用一个代表纯爱光明的佛像串联全片。

肚财被发迹旧同学嘲讽

兼职完的菜埔接生病的母亲

我仔细一想,这不是讽刺,而是丧,丧到万能的佛祖都无能为力。

此外,还夹带导演的黑色幽默。例如象征财富权利的英文被无知穷人简化为各种地道中文,普拉斯“plus”

片中角色打破第四面墙。如土豆骑着粉色电动车,喊着“黑白电影谁知道你骑得是什么颜色的车。”

你可以把这些幽默理解为“苦中作乐”

因为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再不找点乐子,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

肚财每天受着风吹日晒、肮脏危险去检视废品,却仍被发了迹的旧同学压价,还少不了一顿嘲笑。

他的朋友菜埔虽有一份固定工作,但仍需要打零工养活自己和老母,还得忍着同事的打骂、亲戚的白眼。

还有山寨便利店员工土豆;顶着佛祖名字“释迦”、喜欢四处闲逛的流浪汉。

这样一些毫无地位的底层人懦弱无力,只能偷看“艺术家”老板黄启文的车载记录仪,以此打发时间,娱乐自己。

穷人的世界是黑白的,但富人的世界,连车载记录仪的画面都是五彩斑斓的。

由于车载记录仪画面限制,他们只能看到车外马路景象,听到车内声音。

但这妨碍不了他们知道了老板的“多姿多彩”的肉体生活、“多面玲珑”的办事风格、“多面复杂”的真实内在。

老板在看似滥交的异性恋外表之下竟是一个深柜恐同秃头男。

他残忍地杀害了威胁自己的旧情人,并将其藏尸大佛铜像内。

杀人时他还不忘将掉落的假发戴上和对着佛像参拜。

由此开始,电影蒙上了一层恐怖色彩。

尤其以老板与菜埔单独谈话那场最为突出。面对冷面凶手有可能杀掉手握证据的自己,软弱的菜埔难得镇定了一回,蒙混过关。

但更恐怖的是,老板明明已经被警方怀疑,但仍能在钱权庇佑之下逃之夭夭。

反之因愧疚难耐而四处求神拜佛的肚财却落得个不明不白的死。

他甚至都没留下一张照片。

土豆只能拿肚财被警察逮捕时痛苦挣扎时的视频截图作为肚财的遗照。

出殡路上还被一滩不明不白的水坑挡住去路。

人由生到死都不曾有过什么公平、正义。

这才是最恐怖的,不是吗?永无出头光明之日。 但释迦却觉得肚财的死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他死了,还能在地上画出一个人形。死得至少还像个人。

而像自己这样的流浪汉,死了好久可能才会被人发现。那时尸体都腐烂成一探尸水,都画不出人形了。

都不知道死的是什么东西呢!

菜埔怀疑是老板动手害死了肚财,他忧心自己死后,八十老母无人照顾。试图找自个小叔帮忙,却遭受无视与欺骗。

菜埔好似绝望了,他来到了肚财生前从未有人来过的家中。

发现肚财为自己搭建了一个太空舱,舱内堆满了自己抓来的娃娃和贴满了杂志女性图纸。

一种天真浪漫与猥琐色情并存,告诉我们人心的复杂与美妙。

在影片中经常打破“第四道墙”的导演旁白说:

人们探索太空,却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好比肚财、菜埔这些挣扎中生存线上的穷人似乎没资格谈什么内心追求,

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内心宇宙,不代表说他们没有值得人尊重的内心情感。

愚蠢懦弱的菜埔也有动手打人时,为的是自己喊冤死去的朋友。

看似不在乎一切的释迦面对死亡,也会茫然失措、伤心绝望。

最后那座藏有罪孽的大佛受尽万人朝拜,我多希望它的头掉下来,揭露真相,彰显公义。

但这不可能的。

毕竟这不是魔幻现实主义。

影片最后,密封大堂内,一阵不明风袭来,吹灭了蜡烛。

众人沉寂,不约而同望向大佛。只有观众懂得他们为什么望向大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