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 假面 8.7分

电影本身的媒介假面

木头人
2018-04-12 15:11:33

#北影节2018·3rd film# 伯格曼这场伟大的电影实验,在数十年后再看依然先锋前卫,充满晦涩难解的多义性,即使借助苏珊·桑塔格的智慧,我也难言窥得了其中的一两分奥妙。

桑塔格提出这部电影和《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传续性,是相当有启发的一点。有人说,在费里尼、安东尼奥尼、阿伦·雷乃和伯格曼等一批大师之后,电影就已经被拍尽了,此言不无道理。因为对时间线性和逻辑叙述的颠覆,可谓电影这种媒介的终极探索。在大银幕上,当所有视觉素材被同等呈现时,其存在的真实性和因果性对观众来说,都是一致的,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可以被无限度的模糊。在《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过去与现在,臆想与真实,被阿伦·雷乃以迷幻的手法缝合在一起,使观者与片中人物一样,陷入无尽的时间迷宫之中,循环往复。而在《假面》里,伯格曼内化了这种体验,不仅在时间和现实层面上,更在心理层面上,甚至在对电影这种媒介的本质上,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探索与革新。

电影最开始的四分钟,伯格曼毫不讳言是“看不懂的四分钟”。一段毫无意义和逻辑关系的蒙太奇剪辑,其中夹杂的那八分之一秒的某器官照片,想必是其后大卫·芬奇在《搏击俱乐部》中故技重施的源头。伯格曼说这四

...
显示全文

#北影节2018·3rd film# 伯格曼这场伟大的电影实验,在数十年后再看依然先锋前卫,充满晦涩难解的多义性,即使借助苏珊·桑塔格的智慧,我也难言窥得了其中的一两分奥妙。

桑塔格提出这部电影和《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传续性,是相当有启发的一点。有人说,在费里尼、安东尼奥尼、阿伦·雷乃和伯格曼等一批大师之后,电影就已经被拍尽了,此言不无道理。因为对时间线性和逻辑叙述的颠覆,可谓电影这种媒介的终极探索。在大银幕上,当所有视觉素材被同等呈现时,其存在的真实性和因果性对观众来说,都是一致的,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可以被无限度的模糊。在《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过去与现在,臆想与真实,被阿伦·雷乃以迷幻的手法缝合在一起,使观者与片中人物一样,陷入无尽的时间迷宫之中,循环往复。而在《假面》里,伯格曼内化了这种体验,不仅在时间和现实层面上,更在心理层面上,甚至在对电影这种媒介的本质上,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探索与革新。

电影最开始的四分钟,伯格曼毫不讳言是“看不懂的四分钟”。一段毫无意义和逻辑关系的蒙太奇剪辑,其中夹杂的那八分之一秒的某器官照片,想必是其后大卫·芬奇在《搏击俱乐部》中故技重施的源头。伯格曼说这四分钟是他用电影作的一首诗歌,按照这种说法,那些看似毫无关联的画面就是一句句诗行,但将其串联起来的却并非任何显而易见的时间线或逻辑性,而似乎是一种诗意的内化的因果,这似乎能够成为接下来的正片中那些越发走向虚妄边缘的情节的最好注解。

《假面》的情节进程,在我看来就像一个逐渐失控的人格。刚开始的叙述是清晰的、易懂的,有正常的时空推进的。但到了某一个节点,应该是失语的女演员走到沉睡的护士房中,然后出现经典的两人交颈的一幕,那之后,平衡终被打破,如电影开头四分钟般,失去了时间逻辑和现实框架束缚的情节,如失控的意识流在大银幕上暴走涌动,直到出现胶片被溶解的画面,似乎连电影这种媒介都无法承载这种激烈。

这部电影中到底哪部分是真实,哪部分是虚幻,哪部分是假面的外在,哪部分是人格的内化,即使问伯格曼本人,估计也会语焉不详。但正如在《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区分两极绝非目的,展现这种混沌性才是其魅力所在。而在《假面》中,对此最有思辨性的,无疑是关于母子关系的那一段“对话”。伯格曼把这段在一般电影中会以正反打方式展现的场景,以重复两次,一次从演员视角,一次从护士视角的方式进行了呈现。正反打或者把人物置于同一画框中,通过剪辑呈现一段场景,是电影使观众相信事件发生的同时性的一贯方式。但是当伯格曼如此操作之后,我不禁意识到了镜头背后的时间线性。

如果说一台摄像机拍出的镜头代表了一条时间线,电影剪辑就意味着时间线的交错和再调整,我们在大银幕上看到的因果联系,其实都是再调整的结果。伯格曼在这一段中舍弃剪辑,单纯地把两台摄像机拍摄的时间线前后并置,神奇地展现出一种类似自白的间离效果,好像在告诉观众:前面那些时间逻辑的含混不清,是人为操纵的结果,电影的本质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在这种意义上来说,《假面》确实是伯格曼的一场电影实验,而这“假面”指的不仅仅是人格假面,或许也指的是电影本身的媒介假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假面的更多影评

推荐假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