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过眼神,是准备死在北京的人

熊太行
2018-04-12 10:58: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了六集《北京女子图鉴》,感觉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人能踏踏实实地讲好一个北漂故事了。

优酷很厉害,拿了日剧《东京女子图鉴》的授权,最后做出了一个完全属于北京的新作品。

没有以往高喊奋斗的富二代,也没有握着粉拳“加油”的傻白甜,女主角跌跌撞撞,一步一坑,向上走也向下跌,伤害过别人,也被人辜负过。

前六集最好看的是一段酒桌戏:心比天高的女主角参加了有钱人的饭局,结果却咬牙切齿地说:

“我绝对不会再去了。”

她没有被人欺负,她是看到了酒桌上的“不堪”和“小”之后,决心往更高的地方爬。

1

陈可从四川来到北京,声称“死也要死在北京”。

结果北京给了她一记组合拳:工作找不到,收留她的朋友又起了歹心,她只好灰头土脸地向同乡老北漂王佳佳求助。

王佳佳让陈可住进了自己租的地下室,还介绍她认识自己的朋友,“有钱人”吴总。

第一次见面,吴总大手笔地给两个姑娘买了裙子和大牌化妆品。

...
显示全文

看了六集《北京女子图鉴》,感觉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人能踏踏实实地讲好一个北漂故事了。

优酷很厉害,拿了日剧《东京女子图鉴》的授权,最后做出了一个完全属于北京的新作品。

没有以往高喊奋斗的富二代,也没有握着粉拳“加油”的傻白甜,女主角跌跌撞撞,一步一坑,向上走也向下跌,伤害过别人,也被人辜负过。

前六集最好看的是一段酒桌戏:心比天高的女主角参加了有钱人的饭局,结果却咬牙切齿地说:

“我绝对不会再去了。”

她没有被人欺负,她是看到了酒桌上的“不堪”和“小”之后,决心往更高的地方爬。

1

陈可从四川来到北京,声称“死也要死在北京”。

结果北京给了她一记组合拳:工作找不到,收留她的朋友又起了歹心,她只好灰头土脸地向同乡老北漂王佳佳求助。

王佳佳让陈可住进了自己租的地下室,还介绍她认识自己的朋友,“有钱人”吴总。

第一次见面,吴总大手笔地给两个姑娘买了裙子和大牌化妆品。

不久之后,吴总邀请陈可作为女伴,参加一场饭局。

这就是那种典型的油腻局:一群中年男人各自带着女孩子,互相吹捧对方生意做得越来越大,身边的姑娘越来越漂亮。

就像老大爷们会看别人掏出什么牌子的烟,带什么样的女孩出门,对中年男人来说,也是身份。

△ 舞蹈学院出身的姑娘被要求“来一个”,于是就来了一个

陈可原本觉得自己能出来见世面,很高兴,直到同桌一个“总”说, “珠海是海南的吧”,一桌子人居然都点头说是。

△ 不知道珠海在哪,说明这个人可能没去过澳门,地理很差,不过多半不赌

而在洗手间里,最先积极附和“在海南“的姑娘一脸漠然地告诉她:“珠海当然不在海南,我就是珠海人。”

陈可的三观都裂了。

之后吴总送她回家,当她折返回去拿手机时,看到他正在细细地往身上喷酒。

“闻着白酒味儿,就知道我在外面应酬,盘问就不会那么严了。老婆管得紧。”

原来这个人有老婆,他明目张胆地解释自己的逻辑,又在家里噤若寒蝉。

再一次,陈可的表情从错愕到嫌弃,她在心里把吴总、他的饭局以及天真的自己都画了叉。

2

吴总这个角色,值得细细地看。

之前的《东京女子图鉴》里有个高人气的和服大叔,上流社会出身,优雅迷人,专撩那些刚到大都市的小姑娘,玩的是养成游戏。东京女主角很轻易地从了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他的情妇和学生。

△ 他的眼界和见识足够碾压女主角

北京的故事远没有这么梦幻。看起来吴昊也想当陈可的导师,但其实他刚一出场,身上的“成功男人”光环就已经开始掉落了。

我们来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吧。

工作量不饱和。

陈可在商场嫌裙子太贵,王佳佳一个电话就把吴昊从公司叫出来买单——其实他跟王佳佳只见过一次,完全不熟,这个人上班可能没什么事做。

△ 嘴上说着忙,身体很诚实

想附庸风雅,又装得不像。

这一点和满口“上等”、“品味”的和服大叔完全相反。吴昊明显听不来饭局上的京剧(虽然京剧早年间本来就是通俗艺术),他的不耐烦写在脸上,却还要积极地点评两句,捧捧其他老板带来的姑娘。

事业和家庭可能都无法给他成就感。

吴昊总是给女孩们花钱,还帮她们找工作,但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与其说这个人好色,不如说他可怜。

他只能从陈可这样的小姑娘身上找成就感,还得小心翼翼做足功夫,生怕触怒家里的妻子。

△ 一开始陈可还傻乎乎的搞不清状况

一直换新的姑娘,他就可以一直做那个老练睿智的长者,既没有节操,又没有胆子。

幻灭吗?幻灭就对了。编剧就是要告诉我们:

没有什么优雅的大叔,现实中有工夫天天撩小姑娘的,多半都是这样的人。

陈龙演得很好,外表相貌堂堂,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在饭桌上看到陈可的“不懂事”,笑容里又无奈又得意,还有几分看不上。

△ “珠海当然在海南!”

现实中那些所谓的“叔”根本没有陈龙的颜值,他们更像是饭桌上其他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油腻藏不住。

《东京女子图鉴》的和服大叔那一段拍得很梦幻,像王子选中灰姑娘的童话,到最后一刻梦醒才觉得怅然。

《北京女子图鉴》换了一个徒有其表的男人,把讽刺摆在了一张酒桌上。

3

最耐人寻味的是陈可的态度。

这个姑娘野心很大,她到北京就是希望出人头地。认识吴昊的那一阵,正是她最狼狈的时候。

吴昊对她很好,但她对吴昊的行事从一开始就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在不熟的姑娘身上花钱?

王佳佳嫌她小家子气,不懂大城市的玩法,不过正常成年人都知道,陈可的反应才是理智的。

无事献殷勤,一定有问题。

而当那位珠海女孩告诉她,大家都在装聋作哑之后,陈可的反应是:我再也不要参加这种饭局。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不是地理差,就是没节操。

吴昊瞧不上陈可,觉得是个土妞儿,但陈可其实也并不太欣赏他的圈子。

虽然你们吃过见过,更熟悉所谓的饭局文化,但你们的文化并不高级,不足以驯服我、碾压我。

这是个不甘心的姑娘,到后面她的野心会让更多人感到不安。然而想要的很多,不意味着饥不择食。

现实中是有一些人,见了一点别人家的光鲜,就容易觉得自惭形秽,有些低自尊的人甚至可能直接冲上去抱大腿。最容易走歪的、被骗的,都是这样的人。

陈可不会,她除了野心,还有自尊。

野心让人往上走,高自尊让人走得更稳当。

吴昊已经停滞,他的人生也就是这样了。但是陈可的未来还广阔得很。

这段故事里,最终是女主角碾压了男配角。

4

不管在中国还是日本,女人有野心这件事,都是被避讳,甚至是被攻击的。

但女人当然可以有野心。

女子图鉴这个系列之所以好,就在于它抛弃了那种避讳,坦坦荡荡地承认女人也是立体的,把她们的每一面都摊在阳光底下。

把女人当作人,而不是圣母、傻白甜、白莲花,才是真的尊重女性。

此外,《北京女子图鉴》还继承了东京版的另一个特色:

没有褒贬。

尽管陈可对那一桌子男人万分嫌弃,但最后那个地理特别差的老板提出要给“吴总的妹妹”换一份外企的好工作时,她也根本不会拒绝。

△ 这个时候可顾不上嫌弃,先问问有没有五险一金

是没出息还是识时务,观众自己去想。

编剧的努力更多地埋在一些细节里:

比如陈可的住处,刚到北京时,她选择投奔住在清河单位宿舍的老同学。

△ 典型的老楼楼道

后来搬到王佳佳杂乱的地下室。

△ 地下室只有在靠窗的那一小块才有信号

陈可是四川人,但她的妈妈原本是北京姑娘,小时候跟着父母援建才来到四川。后来人回了京,可惜户口没回来。

有这个身份背景,陈可的执着就好理解了,她背负的不只是自己的欲望,还有妈妈的遗憾,她要拿下的,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

用虚荣去评价她显然不妥当。

其实任何一个怀揣梦想奔向大城市的人,都绝对不是因为虚荣。

“北漂”原本是个没根的词,《北京女子图鉴》却给了它来处和去处。

它第一次点出生活不是简单的1号线、5号线和10号线,阶层之间有无数的毛细血管,满满野心的人在其中来来往往、蠢蠢欲动。

对女性来说,保持自己的野心和战斗力,不要随便屈从于一点点可悲的诱惑。

对男性来说,每年可能都难免误入一两个愚蠢而油腻的饭局。

但是在遇到那些举腿望明月、低头看海南的姑娘时,对她们友善一点、好一点,不要去骚扰、去欺负,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她们根本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NPC,她们才是让这个城市充满生机的真正的大女主。


作者介绍:

熊太行:人际关系洞察家,得到 App《关系攻略》专栏作者,《西游记》深度研究者。前杂志主编。原创自媒体「就叫熊太行也行」创始人

桂鱼青 非正常生物研究员,古早文艺作品和冷哏爱好者。本公号常驻作者

©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豆瓣、知乎、微博请搜索「熊太行」


推荐阅读:

女嫌男穷,是明晃晃的;男嫌女穷,是暗搓搓的

害怕“被同龄人抛下”的焦虑,其实就是嫉妒

44
16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0)

查看更多回应(20)

北京女子图鉴的更多剧评

推荐北京女子图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