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罗生门 8.7分

《泅渡苍凉》电影随笔

寒笳清嘶
2018-04-12 09:25:58

人确实是一种复杂到令人难以言喻的动物。中国人往往容易瞧见世间的温情,但永远无从知道这种余温能够温热到几分几秒;在中国人褒扬着伟大的人性之时,日本人则常常是看透了世间的荒诞,仇恨,言行镣铐,千姿百态的人间就好比是罗生门,无关乎电影,这个人间地狱,是经历过地震台风、大火饥荒几度灾难后的京都,一个亦真亦幻的荒凉鬼城,那里连日暮都是难以描述的阴森,狐狸作窝,乌鸦寻觅,强盗流窜,尸体遍地。

曾经我以为日本的文学家也好,导演也罢,他们的作品中都带着病态色彩,并且固执地认为他们的性格同样是荒寒厮杀的另一个侧面,包括那本《白夜行》,对人性弱点抨击得无懈可击,一个人究竟要邪恶到怎样地程度才会谋划好身边的一切,一步一步伤害每个和自己利益相关的人,而这所有仅仅是为了报仇!但是回过头来思考,上天为什么又要让最纯洁善良的孩子承受着大人世界里的侮辱?用卑鄙下流手段维持的爱情也注定了只能在白夜里行走。每次读这样的作品,身体的血液冷得凝住,沉重又沉重。

现在想来,却发现日本这个民族在对社会的思考,对人性琢磨的方面竟是这样的理智深刻,令人发指,毛骨悚然,它折射出来的那点冷能刺痛人们的心魂,砭人肌骨。这种隐隐的痛觉再也无法淡退。就好像刹那间对这个世界麻木起来,眼前是惨淡凄凉的黄昏,坠日沉沉,黑云压得人也沉沉,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人世间的风物呢?竟也这般虚伪肮脏,呸! 人最开始最原始的样子或许就是梄山村民的生活状态,出于贫穷的压迫,生存便成了最为主要的难题。他们用盐和马铃薯做交易,用死婴儿来肥沃田地,女人用身体去捕获食物。最纯洁的需求使得人们和动物一样地居住在这个生存困难的村落,和蛇,蛙还有数不清的昆虫一样过着觅食,交配的生活。寡妇、鳏夫和老处男,被压制的原始欲望如惊蛰后的蛇一般在人们身体内躁动不安。 正是这种人的原始天性,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躲不过利己主义这样的话题,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谋利益,以自己为中心来满足所有欲望,包括性,毫不避讳地说!原始人类没有抒情的成分,多的是来自身体本能的食物和繁衍的欲望,亲情和爱情都不容许在这样的环境下存在,残酷的生存环境注定要抛弃我们所认为的道德,亲情,性爱的原则。我们都单纯得以为贫穷时在一步一步脱离发展的轨道,人性的野蛮也终将褪去它那层褴褛的衣裳,世界将以一种雨过天晴的明媚在人间露出它坦诚的笑容。殊不知只是那层褴褛衣裳添了一件虚伪的袈裟,看起来却是那么虔诚友善。 原始人类为生存残杀,现代人为自我利益勾心斗角,当然,后者范围更大。每个人都希望事物向有利于自己的方面发展,都想方设法地将自己包装成最精致的礼物送给这个世界,于是欺骗的恶念像庞然大物一样占据腐蚀着人的灵魂。电影《罗生门》中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自己辩解,用各种谎言以美化自己的丑行,让自己看上去更好一点,而不愿去面对自己内心最龌龊的一面,包括樵夫在内,他也是迫于生存选择了隐瞒事实的真相。恶人总有作恶的理由,荒唐的是,这个理由看上去又是如此地合情合理!这个人类社会千百年来不变的怪诞逻辑道出世态炎凉的悲哀。 人类生存的另一侧面则是欲望的满足,包括性。弗洛伊德在他的关于人的两个本能驱力——性驱力和攻击驱力的描述中,就谈到了人类本性中包括性欲在内的各种享乐之欲求的追逐和对痛苦的逃避,以及对于他人的杀戮和毁灭的无情。淫之欲、贪之欲、生之欲,人仿佛动物一样,赤裸裸。《白夜行》里面的桐原洋介之死也是咎由自取,欲望的泛滥导致的杀身之祸谁替你偿还这种罪恶呢?电影中长孙萨吉在得知自己的女人被活埋的时候歇斯底里,不堪忍受,并不是因为失去了这个特定的雨屋家的女儿,而是失去了一个性爱快乐的给予者,于是很快,他在另一个女人身上重新得到了这种无差异的快乐,都不会有人意识到这种滥性的行为是道德的沦丧,它就和死亡一样光明正大。那么,爱情存在的意义又将在哪里可寻呢?

尽管日本导演擅长刻画人性的“冷”,人性之恶席卷荧幕,但是他们一直都相信,人性还有一点不可泯灭“暖”来泅渡这种苍凉。这便是“善”和“爱”。阿玲婆这个丑陋的老妇人在死亡面前端庄圣洁,母亲在村庄的程式下到了年纪自觉走向死亡让漫天的大雪带来新的收成,我知道这是愚昧封建落后的思想。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坚忍的母亲,能够包容世间的一切,以她的慈悲,庇于儿孙,犹如地亩之博大。《罗生门》中最后的樵夫在良知的唤醒下领养那个被遗弃罗生门下的婴儿,那句“家里已经有六个孩子了,也不在乎再多一张嘴”让我们也让行脚僧重新燃起了对人的信心。

无论落后与否,也无关乎我们现在的科技文明已经发展到一个怎样的程度,在机器轰鸣所不能掩盖的歌声里,在霓虹灯所不能照亮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的天性中都有阴暗的部分:自私、贪婪、冷漠、邪恶、淫欲、虚伪等等是任何人任何时代都无法褪去的人的本原。不论是在它们的操控下为所欲为,还是要做个道德层面的“善人”而不敢面对它们的存在,皆有失偏颇。前者让人间成为地狱,后者让生活成为一个“假面舞会”。重要的是我们在让成熟的道德感锚定在人生结构的同时,也能接受我们内心的魑魅魍魉,正如卡尔.荣格所说:人不是由于想象光明的形象而觉悟的,而是通过使黑暗成为意识。 “暂时气绝似的老妪,从死尸间挣起伊裸露的身子来,是相去不久的事。伊吐出唠叨似的呻吟似的声音,借了还在燃烧的火光,爬到楼梯口边去。而且从这里倒挂了短的白发,窥向门下面。那外边,只有黑洞洞的昏夜。家将的踪迹,并没有知道的人。”

黑洞洞的昏夜,到底该用什么来泅渡这种苍凉?是善吗?可是,人本身就是一个善恶并存的共同体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罗生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生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