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想要的佛的模样

syusuke
2018-04-12 08:07:08

太空舱,如蛋壳,椭圆坚硬,有安全感,而舱内摆满劣质的玩偶,和杂志上剪下的美女相片,像极了某个精神世界。形状奇怪的外壳,私癖成瘾的内里,没有的,所谓的丰盈精神,就算是内里,也是一点点,一点点拼凑出来的,一击即碎的。过分劣质的玩偶,会有夸张到扭曲的笑容,又丑陋又真实。而剪出来的美女图像,肯定会手抖,因此歪歪扭扭,又经岁月消磨,最后都因为脆弱,变成某种过于真实的孤独的呈现。

闽南语温柔又陌生,所以导演的声音引人入戏。配得音乐不多,走调的Auld Lang Syne依旧很煽情,或者是过分动人,像有人哽哽咽咽地在哭,让人想起劳伦斯先生,需要为他流很多眼泪。

从头至尾都不曾开口的上师,静看众生对佛的滥用与信用。影片中语,真正求神明的人有两种,一种大富大贵但是害怕失去,另一种一无所有因此需要慰藉。而佛是罪恶的载体,佛是不忍视人间,佛是人性中最怯弱部分的投射与创造,因为怯弱,佛愈发高大起来。这个世界,蒋公有人信,猪八戒也有人信,先造庙,再请神明,掷不到筊,神明不答应,后来蒋公来梦里说,我有空的,我时间ok。像极了教授说,寺庙不过是灵魂的居所,而他有时候在这里,有时候在那里。无所依傍的人,和有所依傍但与人无关的被神化的人。神与人是两个世界,神是被人驱逐出去的灵魂。

肚财用机器抓娃娃时,土豆仔出来替他晃了晃机器,点水温柔。菜埔开摩的,载着打吊瓶的母亲,在乡间小路上,摇摇晃晃。释迦在海边夜宿做梦,醒来去泳池洗澡,讲究地带个小面盆,盛满不多的自我,脏水洗身,浊杯赴宴。死亡时的肖像不过是网路视频里的一张截图,还好他犯过事,还有他在人间留下点痕迹。释迦羡慕肚财,因为他死时尚有一个白白的人影圈出来做记录。这是一个数据化的年代,行车记录仪,录音与图像,甚至死亡时候那个圈,圈后写下的几笔判断,都让人痴迷,人想留在这世界。

众生苦,很痴迷,又眷恋,众生从未过分依赖佛去解苦,众生苦在,他们愿意在苦海沉浮。是众生不解佛,还是佛不解众生。所以温柔顺眉,是众生想要的佛的模样。

佛是慰藉,信仰也是慰藉,信仰是让我们误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点点来自遥远的陌生力量。可以被渡是幻觉,但是人需要信仰。太空,美人,佛像,全部是信仰。我们在课上讨论,净土宗说三句阿弥陀佛可达极乐净土,这三句话的真假,究竟如何判断。我们做哲学分析,提供个人见解,可是,真正跪在寺庙黄垫上,三拜一跪的人,知道他拜的是谁吗。不知道的,所以格外虔诚,因为不了解,所以不妄下判断,所以更外坚信。

佛是人想要他变成的模样。

想起这张图像,佛低头前伛,悯恻垂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