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 火花 9.3分

只谈漫才

pursuer
2018-04-12 07:48:02

首先这部剧是神剧,非常赞同有个评论里说的剧里没有一个多余的角色。而结局与开始的遥相呼应,真是让人无限唏嘘。当不同的时间点聚焦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人物,这就是沧桑。

今天想只说说漫才。在看火花之前我对漫才的了解非常少,只是在一些其他日本电影里看到过一些年轻高中生追求漫才的情节。毕竟日语不太好,天然地对这种语言要求很高的节目很疏离。落语倒是听过,是落语协会在东新宿专门给外国人开的英语场,把日本的传统落语段子给翻译成英文了。说起来日本对于自己的文化真可谓敝帚自珍,保存和宣传的很好;而东大更是一个非常善待留学生的地方,经常给我们一些免费的或者很便宜的文化活动的票。我在日本的五年里学过弹三味线,体验过坐禅、插花、茶道,看过相扑、歌舞伎、能乐、文乐、落语,在我知道的范围内感觉除了漫才、宝冢之外几乎可说是传统活动看了个遍了,然而都是作为猎奇的心态,很多地方并不能真正的欣赏。

漫才诞生时应该和落语一样是偏向于传统段子的表演,然而我所见的印象则更多是年轻人的创作。和传统相声不一样,几乎没有重复和翻新的段子。也不囿于说学逗唱的框架,似乎只有逗,也就是吐槽的部分。语速上总是很快,而不像相声一样抑

...
显示全文

首先这部剧是神剧,非常赞同有个评论里说的剧里没有一个多余的角色。而结局与开始的遥相呼应,真是让人无限唏嘘。当不同的时间点聚焦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人物,这就是沧桑。

今天想只说说漫才。在看火花之前我对漫才的了解非常少,只是在一些其他日本电影里看到过一些年轻高中生追求漫才的情节。毕竟日语不太好,天然地对这种语言要求很高的节目很疏离。落语倒是听过,是落语协会在东新宿专门给外国人开的英语场,把日本的传统落语段子给翻译成英文了。说起来日本对于自己的文化真可谓敝帚自珍,保存和宣传的很好;而东大更是一个非常善待留学生的地方,经常给我们一些免费的或者很便宜的文化活动的票。我在日本的五年里学过弹三味线,体验过坐禅、插花、茶道,看过相扑、歌舞伎、能乐、文乐、落语,在我知道的范围内感觉除了漫才、宝冢之外几乎可说是传统活动看了个遍了,然而都是作为猎奇的心态,很多地方并不能真正的欣赏。

漫才诞生时应该和落语一样是偏向于传统段子的表演,然而我所见的印象则更多是年轻人的创作。和传统相声不一样,几乎没有重复和翻新的段子。也不囿于说学逗唱的框架,似乎只有逗,也就是吐槽的部分。语速上总是很快,而不像相声一样抑扬顿挫很有节奏感,最开始这一点我很不适应,觉得一点都不好笑,而且即使好笑也经常没有反应时间啊。然而好处就是段子很有创新精神,贴近生活,而且在卖傻的过程中很多时候具有了荒诞性和文学性,这估计也是为什么北野武和又吉直树能“转行”成为艺术或文学大师的原因吧。这一点上倒是和我很喜欢的“薪能”(能乐的户外版本,舞台点上火把,故称为薪能)有点两极分化,薪在于形式上的荒诞,在火光摇曳中那些演员带着的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面具,更加上超级古典而正式的言语,使观众形式上处于梦境之中;而漫才相比之下则是形式上完全的世俗化,却在内容上非常的反常规,也从而造就了一种和真实生活的区别感以及搞笑效果。

所以我想说的是中国的相声也真正需要吸取一点漫才的精华才好,或许未来不久就可以看到有人这么做了。作为一个不算是相声粉的人,我所记得的比如郭德纲早期的“我”系列(比如我是科学家)很有点这个味道,还有记得最近卢鑫玉浩的一些段子很有新意,比如和魔术结合什么的。然而最近德云社的相声则有点听不下去了,感觉段子很重复,师傅说完徒弟说。我觉得任何贴近人民的艺术要传承都是需要有创新的,希望中国相声越来越好吧。

---

再补充一点,这部剧里的漫才段子非常非常的好,也是没有一段多余。而且段子本身根据环境也有不同的效果,比如最开始鹦鹉的段子一点都不好好笑,然而最后一集中说出来超级无敌感人。有时间详细理一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花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