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2 00:31:10

《布谷鸟》是导演罗戈日金于2002年推出的新作,罗戈日金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拍片,如今在俄罗斯享有一定声誉。影片在国内外获得十多个奖项,被认为是2002年俄罗斯电影的优秀之作。影片不仅在国内受到好评,还被美国、日本及欧洲几个国家购买上映。这对多年来只有买进而没有卖出的俄罗斯电影来说,无疑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罗戈日金属于苏联改革时期崛起的一代导演。1989年他拍摄的揭露苏军内部违法乱纪、老兵虐待新兵、导致枪杀事件发生的《警卫》以其所揭露问题的尖锐性引起评论界的关注。1995年拍摄的喜剧片《俄罗斯民族狩猎的特点》则使他进一步被评论界认可。影片以芬兰一青年为完成论文“俄罗斯狩猎的特点”加入俄罗斯一位将军休假期间的狩猎行列为切入点,将俄罗斯传统的狩猎方式与现代狩猎方式进行对比,将俄罗斯人的传统爱好——狩猎和喝酒融为一体,通过狩猎过程中的各种奇遇制造了大量笑料,赢得了观众的掌声,也创下了当年俄罗斯电影的票房记录,并于当年意外地获得俄罗斯塔夫尔电影节大奖。随后,导演又以同样风格推出续集《俄罗斯民族垂钓的特点》及《俄罗斯民族冬猎的特点》。

1998年,罗戈日金出人意料地推出了表现车臣战争的影片《交通信号

...
显示全文

《布谷鸟》是导演罗戈日金于2002年推出的新作,罗戈日金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拍片,如今在俄罗斯享有一定声誉。影片在国内外获得十多个奖项,被认为是2002年俄罗斯电影的优秀之作。影片不仅在国内受到好评,还被美国、日本及欧洲几个国家购买上映。这对多年来只有买进而没有卖出的俄罗斯电影来说,无疑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罗戈日金属于苏联改革时期崛起的一代导演。1989年他拍摄的揭露苏军内部违法乱纪、老兵虐待新兵、导致枪杀事件发生的《警卫》以其所揭露问题的尖锐性引起评论界的关注。1995年拍摄的喜剧片《俄罗斯民族狩猎的特点》则使他进一步被评论界认可。影片以芬兰一青年为完成论文“俄罗斯狩猎的特点”加入俄罗斯一位将军休假期间的狩猎行列为切入点,将俄罗斯传统的狩猎方式与现代狩猎方式进行对比,将俄罗斯人的传统爱好——狩猎和喝酒融为一体,通过狩猎过程中的各种奇遇制造了大量笑料,赢得了观众的掌声,也创下了当年俄罗斯电影的票房记录,并于当年意外地获得俄罗斯塔夫尔电影节大奖。随后,导演又以同样风格推出续集《俄罗斯民族垂钓的特点》及《俄罗斯民族冬猎的特点》。

1998年,罗戈日金出人意料地推出了表现车臣战争的影片《交通信号站》。影片因表现最迫切的现实问题再次荣获俄罗斯塔夫尔电影节大奖。影片以纪实手法,通过一个战士的日记讲述了一个俄罗斯小分队在车臣地区的一个交通信号站上的日常生活。当地村民的冷枪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战士们的生命,以致于他们不敢上厕所,换岗也要用烟幕弹作掩护。战士们想尽一切办法,始终没有找到放冷枪的人。直到最后,当班长被冷枪击中后,人们才发现,放冷枪的人是经常到小分队来做客的班长的恋人,当地的一位漂亮姑娘。影片揭示了战争的残酷和对人性的扭曲。在展示战争双方永无休止的对立和无法解决的矛盾的同时,对俄罗斯军队在处理民族问题上的不公正态度也给予了批判。

《布谷鸟》也是描写战争的题材,不过是描写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的二战期间发生的事情。两场战争虽然不同,作者的目的却是一样,都是对战争的批判。《交通信号站》描写战争的现在进行时。《布谷鸟》将战争作为背景,从另一个角度,从更广泛的人性的角度,对战争进行批判。

影片《布谷鸟》突出的是和平的主题,这个主题是通过特殊的环境及特殊的人物来体现的,是通过三个语言不通、民族各异的普通人在战时的相遇、相处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沟通来体现的。首先,作者将在和平年代不可能聚集在一起的三个人聚在一起时,选择了北欧少数游牧民族居住的地区作为故事情节发展的地点,这就为在战争年代表现和平的主题提供了空间基础。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虽然空中有偶尔掠过的飞机,地面也有个别军用车的通过,甚或还有德国士兵的出现,但是却没有战争双方的公开交战。这便为他们三人聚集在此提供了条件。而作为背景的战争则使他们走到了一起。不过,对整个影片来说,这仅仅是一个序幕,影片的主题还是通过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常生活、他们之间的关系和矛盾体现的。

在地球北端的海岸边上,在广阔无垠的大森林里,在萨阿米族姑娘安妮的小草房里,敌对双方的两个军人和一个平民聚在一起过着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他们放牧、捕鱼、采蘑菇、修房子。由于语言不通,相互交流中有时理解,有时误会,有时争吵,有时大打出手。尤其是苏联中尉伊万从开始的敌对情绪到最后的和睦相处,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真诚。而女主人公安妮对幸福的追求,她与对立双方的两个男人的关系,她对他们一视同仁的态度,绝对是人的本性的自然体现。作者正是通过他们的关系表达了人们对和平的追求,对爱的向往。用一位评论家的话说:罗戈日金在别人寻找战争的地方找到了和平。用导演的话说,他的主人公说着不同的语言,但是总能达到相互理解。因为银幕上的敌人实际上是正常的人,只是战争迫使他们变成了敌人。影片也正是通过展示主人公的心理变化、生活经历、性格特点及人生态度和对战争及和平的看法,突出了作者所要表现的主题: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人们需要的是和平,不是战争。

影片在结构上采用三角关系的方式。两个男人之间的冲突及女人对他们冲突的消解构成剧作动力,在揭示人物的心理特征和性格特点中推进剧作,达到作者所要表现的主题。

俄罗斯中尉伊万因为写诗遭受诬陷,在被押解过程中因汽车出事落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但是他仍然表现出是一个立场鲜明的苏联军人。当他看到一个穿着德国军服、手里拿着枪的人出现在面前时,强烈的憎恨油然而生。他认为面前这个男人是法西斯分子,是他的敌人。所以在对方主动自我介绍之后,询问他的名字时,他不屑一顾地说了句“去你的吧”。而在后来的一举一动中也都时刻保持着对芬兰青年的警惕,甚至一开始还有除掉对方的念头。他刚刚能从床上爬起来时,便悄悄地揣了一把刀向坐在门外摘除锁链的芬兰青年刺去,由于对方躲避及时,才没有造成伤害。

芬兰青年维科本来就不想打仗,迫于德国人的压力,他才拿起了武器。死里逃生后,他更不愿再为德国人卖命。他用芬兰话向伊万表明:战争对他来说已经结束,而且一再解释:他不是法西斯,他是芬兰人,他正在大学学习,是战争将他卷入了战争。现在,在他死里逃生之后,他更觉得世界太美好,更不想打仗,尤其是他被钉在山崖上时,越发感到生命的可贵、大自然的美丽。他要活下去,不愿去送死。如果伊万硬要去打仗,要杀和伊万一样的人,那就请便。然而,伊万听不懂他的话,始终对他保持戒备。

处在两个人之间的姑娘安妮尽管生活在自己这个小小的游牧点上,但是对世界的理解似乎比他们更多一些。安妮深深地懂得生活,懂得爱。她觉得,男人的任务是让女人生孩子,而不是去打仗,杀死他人。在影片中安妮不仅是剧作发展的动力,也是双方达成和平的桥梁。她以自己的方式体现着人类的爱和生命的延续,以女性的爱心消解两个男人之间的对立,而且表现了极大的宽厚和温柔。四年前,安妮的丈夫被战争的一方抓走之后,她就一个人住在这儿与鹿和狗为伴。影片中,安妮的草房孤零零地竖在北部海湾的岸边,周围一片森林和山崖。也许正是无边的海和大自然的美景给了她善良宽厚的胸怀,使她能善解人意,宽厚待人。她一个人生活在这里,整天忙碌,从不闲着。看到被炸死的苏联士兵,便将他们挖坑掩埋。不过,长期与社会隔绝、远离人群的孤独生活,也使她渴望见到男人,得到男人的关爱。所以当她发现一息尚存的伊万时便将他拖回家精心照料,又亲自从鹿身上取下鲜血为他治疗。当她看到芬兰青年强健的体格、柔嫩的肌肤时又忍不住肚子下边发痒,立即对他产生好感。于是,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远离战争的偏僻地方生活,一起睡觉,一起牧鹿,一起钓鱼,偶尔有所摩擦,也相安无事,而且表现了一种和谐。

短短几天的生活,伊万爱上了安妮,可是安妮似乎更喜欢芬兰青年。这不仅因为芬兰青年比伊万年轻,而且芬兰青年能说会干。他帮安妮捡拾退潮后留在木围栏中的鱼,还帮安妮修理储藏室,建了一个桑拿浴室。他的勤快开朗和强健体格深得安妮的喜欢。于是,当他和伊万在刚刚建好的浴室洗澡时,安妮便将光着身子的他拉走,俩人开始了男女之欢。安妮的这一举动在某种程度上使得一下子就爱上安妮的伊万感到委屈,也对芬兰青年产生嫉妒。而他打伤芬兰青年的情节一方面出于嫉妒,更重要的则是一种战士的警觉。当芬兰青年从失事飞机飘落的传单上得知芬兰和俄罗斯签订了和平条约,便将随身携带的武器摘下准备扔掉时,伊万误以为他要向自己开枪,就举起已经牺牲的飞行员的手枪向维科开了一枪。之后,虽然他将枪击维科的事告诉安妮,但是语言不通,安妮并未听懂。直到两个男人离开安妮,谁也没有再提此事。安妮始终以为是坏人打伤了维科,伊万救助了他。为了安慰伊万,也为了自己的满足,维科受伤后,安妮也同伊万过上了夫妻生活。她以自己的方式温暖着两个男人的心,表示着她对他们的爱。

《布谷鸟》以纪实手法表现日常生活,片中没有大的场景,没有激烈的战斗。除了开始时押解伊万的军车被炸,后来的飞机失事,整个故事围绕远离战争的三个人一段极其平凡而普通的生活展开。然而,看似极其普通的情节故事,在揭示战争危害、突出人们渴望和平的主题的同时却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具有极大的观赏性,原因何在呢?首先,是导演对人物的设置。在一次访谈中,导演谈到:该片的最初构思是描写1939~1940年战争期间,俄罗斯和芬兰的两个士兵和一个卡累利阿女人之间发生的三角恋爱。后来,他将女主人公改成萨阿米族姑娘。因为这是北欧地带最古老的少数民族之一,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而代表不同文化的三个不同民族的人集中在一起,必然构成许多冲突,语言不通也必将生出许多笑料。

影片中喜剧手法是导演揭示剧中人的个性特征、展示少数民族生活特点的主要手法,也是导演一贯的表现手法。他拍摄的《俄罗斯民族狩猎的特点》三部曲已经展现了他的喜剧才华。然而,用喜剧手法表现战争,也许正是影片受到批评界和观众一致认同的重要原因,也是影片的新颖之处。因为语言不通,剧中人答非所问,或者说西道东,惹出的一系列笑料或者意外事件,无疑增加了影片的观赏性。如芬兰青年为得到伊万的理解,为了表示自己要和平、不要战争的想法,一次次用芬兰语向伊万说“列夫·托尔斯泰”,说“战争与和平”。而伊万听到这些话后认为,托尔斯泰故居被法西斯烧毁,因而痛心疾首,引起观众的笑声。还有,伊万在向安妮诉说自己爱写诗,并拿出诗人叶赛宁亲笔签字的照片给安妮看时,安妮错把叶赛宁当成是伊万的妻子,随之引起一片大笑。除了语言不通引起的笑料,动作行为也有不少玄妙之处。如,安妮帮伊万洗衣服之后,伊万穿上安妮的裙子站在维科面前,不仅使维科难以忍俊,也引起观众的哈哈大笑。还有伊万吃蘑菇后,安妮给他煮药汤让他排毒。伊万喝后,忍不住当场泻肚,又不愿让安妮看到的场景以及无奈之中说出的话“看吧,看吧,把鹿、狗都叫来看吧”都给影片增添了笑料。而安妮用世代流传下来的土法求助神灵,敲鼓念咒等将芬兰青年从死亡的边缘救活,也使影片具有些许神奇色彩。尤其是表现伤者被死神带走时的场景:作者采用画中画的手法,用逆光拍摄的镜头里,天边的光亮和阴暗的深沟构成阴间与阳世的明显对比。在潮湿阴暗,似乎难以走到尽头的山谷里,一个身着白衣的仿佛天使一样的死神带着维科朝地狱走去。安妮在维科的耳边呼叫一声,跟在死神后边的维科就停步一次,寻找那个呼声。这样反复几次,维科终于停步不前,在他吐出一口淤血之后,躺在安妮身边的维科终于醒了过来。死神无奈地离去,维科回到了人间。这种用影像表达幻觉的场面在电影中不曾少见,但在这里却与该片的叙事风格达到高度的和谐统一。而在远离战争的人烟稀少的北极地带,暂时脱离了战争的主人公和大自然融合在一起,更显得美丽和谐。可以说,导演在此既不追求奢华,也不追求刺激,而是运用纪实主义的手法讲述普通故事。而且在叙述过程中,又把严肃的主题同轻松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把人的孤独的悲剧同喜剧成分结合在一起,把战争的可怕和脱离战争的平静结合在一起,把现实与意念结合在一起,从而使不正常的生活片断达到民间故事的水平,在叙事上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影片结尾,安妮坐在石凳上给自己的两个儿子讲故事。战争结束后,他们的爸爸穿着她缝制的暖和的衣服离开此地回到各自的家乡,只有他们的妈妈还留在这个地方。母亲给孩子讲述的这个故事就像是一个童话,它既是安妮讲给儿子的童话,也是导演讲给观众的童话。不过这个童话包含着深刻的含义,那就是人们要和平,不要战争;要友爱,不要仇恨。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天的杜鹃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天的杜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