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豺狼 猎豺狼 3.6分

《猎豺狼》制片人陈燕华:李宗翰有突破看一眼必追

释凡
2018-04-12 00:11:03

陈燕华,北京广电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裁,业内著名制片人。从最早拍摄《旋风小子》《十兄弟》《浴血太行》等电影进入行业,到加盟北京广电影视传媒,并参与《投名状》《集结号》《雾里看花》《巨额交易》《房战》等影视剧投资 ,以及担当《第一伞兵队》《猎豺狼》等精品剧的制片人。

2018年4月7日,他的新剧《猎豺狼》将在央视八套热播,不但展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反特大戏,更开拓了同类题材的内在深度,堪称良心大戏。他称:“我们《猎豺狼》虽然跟《远大前程》恰逢同一个档期,但两部戏的类型不同,《远大前程》也是一部很棒的作品,描写的是旧社会里的人面对黑暗,如何去寻找光明,而《猎豺狼》,描写的是推翻了国民党旧政权,新中国即将建立,如何维护社会稳定,保卫人民群众不受侵害。两部剧各有千秋,相信只要看过《猎豺狼》的观众,一定都会追下去。”

《猎豺狼》李宗翰新戏看一眼就必追

纵观北京广电影视传媒涉猎的剧集,多数是军事、当代近代军事革命题材,涉及剿匪、军旅、反特、谍战、抗日谍战等领域,陈总认为这是当前电视剧一大热项。他解释称,“只要是经典红色题材题材,观众都是很喜欢收看,我们也是考虑到这些,才做的《第一伞兵队》《擒狼》《猎豺狼》等等这一系列。”

但是北京广电影视传媒并不只是单单制作战争军事题材,他们也曾涉猎过《雾里看花》《房战》《煮妇的幸福生活》等情感剧,但是相对公司自己的制作特点、人员结构、题材贮备,陈总称:“可能做军事题材谍战剧大家更顺手,处理起来更得心应手,所以拍摄的这类题材居多。”

《猎豺狼》是北京广电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和北京长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精心合力打造的。在剧本筹备阶段,公司的制作和发行部门都一直在做共同沟通工作,所以从前期筹备、到导演主创团队的沟通和建立、演员的选定,相对比较顺利,全程在横店拍摄。11月11日开机,AB两组拍摄,1月11日杀青,62天拍完,拍摄过程中,各部门非常团结,协调配合非常好,堪称高效率、高质量、高回报。

陈总还做了拍剧的经验,“基础工作一定要打扎实,就会拍摄更顺利。前期工作虽然感觉不明显,但前期多花一天,后期能省两天。很多戏都是剧本不成熟,就匆忙上马。凡是边写剧本、边改边拍的,每天发飞页,那样肯定不会出现好作品。一定要把剧本在开机前扎实做好,开拍时根据环境限制会有微调,但不能大动。”

在《猎豺狼》拍摄过程中,所有演员也都非常积极配合,据陈总透露:“他们都说这是自己所待的心情最舒畅、合作最愉快一个组。包括每晚收工后,组里演员们聚在一起,互相之间都在聊戏,聊自己,也聊对方,怎么样演才更好。”

号称“民国第一小生”,曾主演《新水浒传》《我不是潘金莲》的著名实力派男星李宗翰,由于父亲身体不好,两年没怎么接戏,一直在家中陪伴,直到老爸去世,料理完全部后事,他才决定出来接戏,《猎豺狼》是他接下的第一部影视剧。

虽然李宗翰是剧组最资深最大牌演员,但他没有大牌架子,跟其它演员交流也非常顺畅。陈总称:“你演一个男主角,红花没有绿叶衬托也不行。所以李宗翰一直在跟编剧、导演在探讨。不仅仅是他自己角色,还看其他人物身上,有什么需要改进,还有包括故事线与人物走向,都提出自己合理意见,创作氛围非常好。”

虽然现在电视台和网站收剧标准,普遍都要看谁演的谁导的,一共砸多少钱,是不是超级IP,有多少当红小鲜花小鲜肉。但是《猎豺狼》这次定在央视八套黄金档热播前,却曾在各大地面台都取得收视冠军,违反了这个规律。

身为制片人陈燕华则辩解称:“周俊伦、霍志楷两位导演也不是特别有名,李宗翰虽然是很好演员,但跟小鲜肉比起来,对于年轻观众来说,可能知名度并不高,但是关键是看他们能不能把这个戏的本质工作做好。演员是把角色诠释精准到位,导演则是把整个故事组织顺畅,把简单的故事讲得是不是通俗易懂。”

针对现在热播剧小鲜肉当道,陈总则认为:“他们随着时间的磨砺,如果真正潜心这个事业,也不会固步不前,也会用心去提高。如果只靠鲜嫩靓丽的脸,过不了几年,就不会保持长久。因为你嫩,过几年就有比你还嫩的,观众还是看戏剧故事的本身够不够扎实。”

对于李宗翰来说,过去他给人感觉是“民国第一小生”,《猎豺狼》则一改往日温润儒雅的形象,去演智勇双全公安战士郭剑亮,对他来说是突破,一个好演员能扩宽自己戏路,而且塑造鲜活的人物,也是他渴望做到的。

最初《猎豺狼》剧本成熟以后,用什么样演员来阐述角色,才能赋予好的内容,都是组剧高层非常重视的。陈总说,“不光是简单的打打杀杀,毕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国军特务比较狡猾和残忍,但以李宗翰饰演郭剑亮为代表公安战士,要克服种种困难,所以既要有他勇敢的担当,也有斗智的较量。”

男主角曾经两次打入敌人内部,如果是传统硬汉,对饰演这样角色必然有局限。“所以外形比较彪悍,但是表演内在缺乏张力的演员,不是我们这部剧的男主角,我们要求即便外形不是那么硬朗,但实际上能演出定海神针的感觉,机智勇敢、智勇双全,李宗翰绝对是不二人选。”陈燕华这样介绍道。

对于90后女演员胡丹丹饰演女一号李玉华,陈总称,“她是当时的昆曲皇后,非常地清纯漂亮,胡丹丹演过很多影视作品的女一号,年轻、漂亮又有舞蹈功底,有学唱歌的功底,所以很适合。为这个角色,她还刻意请私人老师,来学昆曲和唱腔。经过她努力,那么短时间内,能展现非常好的效果,已经非常了不起。”

李玉华品性高洁、温柔娴熟,是浦江风华绝代的昆剧皇后,也是郭剑亮青梅竹马的恋人。动荡的抗战时期,李玉华被逼沦为国名党特务的情妇,自觉已经被玷污的她,不愿和郭剑亮再续前缘,却情不自禁与郭建亮展开的复杂的情感纠葛。相爱却还需隐忍,也使这段虐恋成为全剧的一大看点。

当郭剑亮找她时候,因为李玉华清楚那张潜伏名单上面有自己弟弟的名字,所以为了保护家人,面对昔日的恋人,她也没有讲实话。而且她认为身体被玷污了,配不上当初的恋人,对于郭建亮的示爱,也不敢接受。陈燕华还透露,“当郭剑亮来找她,虽然很亲切,却要拒之门外。在男方的心里面,李玉华仍是那个青梅竹马的美好形象,两人情感纠葛剪不断理还乱,相信大家追剧一定会获得惊喜的。”

而郑斯仁饰演的苏晨,身为一个国民党特务,却男扮女装为女作家邝美丽,潜入李玉华家窃取潜伏名单,当单恋李玉华的他,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他开始威胁女一号……叫人难以猜测故事走向。

“之前,周导演跟斯仁有过合作,所以觉得他适合这个角色。虽然男身演女生的双重形象,但开始你要没见过他男生扮相,就会觉得是女人。一方面是化妆很厉害,另外斯仁也要体会女生动作,如何拿捏一举一动。要知道男人穿高跟鞋也没那么大号的,所以都是定制的。”

身为制片人的陈燕华还透露,郑斯仁在接到这角色后,为了角色,还刻意减肥,蛮辛苦。“刚开始拍的那段时间,他拼命地减体重,我都怕‘她’身体顶不住。”

从《擒狼》到《猎豺狼》,刘波丰富的表演经验、深厚的表演功底让刘波将一个个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生动丰满,可谓是亦古亦今、亦正亦邪的全能型实力演员,也让观众对这位实力演员喜爱有佳。

这次,刘波老师是演公安局后勤科长朱啸天,他要负责吃喝拉撒睡,他对公安局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热情,但是他还有着一个神秘的身份,陈总则露出一个狡黠表情说道:“一定要看剧,而且他也有感情戏,特别叫人惊喜。”

谈到演李玉华弟弟的著名演员桑伟林,陈总称,“其实单从年龄上讲,他实际年龄要比李玉华这个姐姐大。但角色都是塑造,他有那么好表演经验在,真正从心里把自己当心里角色来演,就很适合。李玉成曾被坏人蒙蔽,受命潜伏下来,很有意思的一个人物。”

曾在《锦绣未央》《奋斗》《十大奇冤》扮演重要角色的著名女演员王岚,这次在《猎豺狼》饰演女二号杜雪瑛,这是一个公安战士的正面形象,她和郭剑亮是一同从浦江投奔共军的热血青年,也是从部队转到公安局,并且一直在追男主角。

而王岚也用自己出色的演技,精准塑造了一个爱恨鲜明、活泼可人的女战士。她与胡丹丹、李宗翰一起演三角恋,情感纠葛可谓越来越揪心。在地面台播出后,让更多女性观众有追剧的欲望。

因为是反特剧,故事设计有几翻,潜伏特务一计不成又生以计,最终目标是刺杀浦江一号首长。尽管之前也有破坏行动,但一丝一环给它拨开,陈燕华坦言:“无论是谍战剧,还是反特剧,都是当前新形势下的烧脑剧。因为特务也不能傻到你去抓,也要一点一点去抓,抽丝剥茧去抓。”

“要把一个复杂故事,做到简单化,但是烧脑剧,并不是让人看不懂。剧情节设计要巧妙,山穷水尽柳暗花明,看似僵局是打不破,但找到一点要撬开这一点,就豁然开朗。”陈燕华直言,“烧脑剧不是所有东西都要烧脑,要合理推敲逻辑。要把故事讲很明白,不是跳得过大。要不节奏紧凑是紧凑,但观众也肯定接不上。”

从《第一伞兵队》到《擒狼》《猎豺狼》,北京广电传媒基本每年都有一部大剧在央视八套热播,陈燕华谦虚表示,“这个都是大家的功劳,但这戏从开拍之前,剧本阶段就发给电视台和相关平台,大家都表示浓烈的兴趣。所以刚开拍就签订了合同,由于品质很好,这部戏送到央视八套时候,对方给了很高评价,现在看发行效果很好。目前,在江苏、上海等地方台播的同期都是收视率第一。”

针对外界都认为北京广电传媒已经跟央视八套有了深度战略性合作的传闻,陈总坦言,“其实不是你非要指向性跟谁合作,还是要看作品跟那个平台更契合。央视八套是中国最具实力特色影响力的平台,覆盖面广,收视平台影响力也很大,能够在这样平台播出,也是我们的一个荣幸。”

央视限制剧集数

2017年,《人民的名义》由于央视购买集数限制,才在湖南卫视播出,让人觉得央视对集数限制很大。陈总透露过去央视一套购买是不能超36集,为了题材更严格一些,对剧集长度的要求,关键还是看剧目本身,《猎豺狼》在八套最终播出长度是42集,所以集数限制问题可能还是江湖上的误传。”

但央视电视剧频道为了限制集数,也在挤水分,因为有的剧内容不够,充斥着大量的虚词和过场戏。“如果内容够扎实,够紧凑,电视台一般不会砍掉多少戏。就像习辛导演的《娘亲舅大》也是即将在央视八套播出,一共50多集。一定是内容量摆那里,想叫你下剪刀都没办法。我们北京广电传媒真没做过掺水的长剧,像42集的《猎豺狼》,已算制作过最长的剧集了。”

针对如今的电视剧动不动就50集、60集,甚至100多集,大家都认为演员片酬贵,电视台和网站给钱有限,所以必须多拉长才能多卖钱。陈总耿直又实际地说道:“买剧的也都从事这个方面的专家,不能因为你拉长戏,就多给你钱。比如你做50集一集给你50万,做40集一集70万,你说哪个多?精品剧有精品剧价格,掺水剧就是水剧的价格。”

2018年初,《小楼又东风》《红蔷薇》播出同期遇见《风筝》,干脆被这个现象级谍战剧给掩盖了锋芒。如今,《猎豺狼》播出同期,又遇见陈思成导演和众多明星大腕《远大前程》,对此陈总则认为两剧观影人群不同,有望共赢。

“《风筝》影响力本身不仅仅是剧的影响力,而是这个事的影响力。大家都知道这剧拍完了几年,之前一直没有面向观众,不是被毙,听说是总局发现一些问题要修改,制作方一直在做修改工作。虽然剧还没播,牵动着观众。即使不用宣传,大家都自动聚焦此剧很多。其实《红蔷薇》收视破1也不错,《小楼》相对阵容而言,其实也还可以。”陈燕华对这些同类剧的点评,仿佛如数家珍。

他还称:“如果你真赶上一部超级强剧,那是命不好。《远大前程》阵容很强,导演也很强,没看到不好的评估,但你如果看了《猎豺狼》,相信一定会追这个剧的。”

在《风筝》《红蔷薇》播出后,里面有“革命是打着善意的幌子强取豪夺”、“军队是政府的匕首和工具”、“一种信仰为消灭另一种信仰为目的,那种信仰一定是不正确的”等台词,开始让观众觉得中国谍战剧,根本不是讴歌英雄,而是歌颂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身为操作过多部谍战大戏的制片人陈燕华则坚决否定,“我觉得做谍战剧和军旅戏也好,仍然要一点本着正确政治观、正确的价值观、正确的革命观。您刚才提到《风筝》《红蔷薇》说的那些台词,不敢苟同。我觉得一个国家,如果缺乏正确舆论导向,正确思想观,人民会失去或者寻找不到正确前进方向。”

2017年,陈燕华担任制片人的剿匪剧《猎狼》在央视八套热播时,同期遭遇《军师联盟》《夏至未至》《深夜食堂》《楚乔传》等多部大阵容、大IP的超级大剧,却能在圆满收官后,收视份额破10,单集最高收视破2,稳居全国同时段第一,持续占据收视排行榜首位,成为又一匹不折不扣的黑马。这也是北京广电影视传媒做剧以来最成功的热剧,甚至导致后来的《猎豺狼》让很多电视台都争先购买。

陈燕华对这个成绩,独家解释道:“尽管都知道明星很重要,但明星不是绝对的。《深夜食堂》我觉得改编得不是很成功,没抓到市场脉络观众G点,《军师联盟》实际上是很好的剧,制作精良,古装历史题材有着历史的厚重感,必须用历史眼光,去看变迁,但是这部剧的观众群比较集中,好像成熟男性观众更多些。”

毕竟央视八套有固定的收视人群,就像蒲巴甲主演《锻刀》同样能成为央视年度收视冠军,“因为这类热血军旅戏,有着很大的收视人群。《擒狼》起码有很简单的热血,给观众的满足感。热血军人然后绞杀危害社会的这些匪徒,有英雄形象、英雄闪光、英雄动作,叫人有切腹感受,感染力更深。”

在业内,《黎明之前》、《风筝》、《潜伏》、《悬崖》、《伪装者》都被誉为难以超越的谍战剧,同样身为制片人陈燕华坦言:“不能说无法超越,这些确实比较用心的作品,所以才会深受观众喜爱。这也是我们目标,要力争做到那样,虽然目前来说没有超越。这里有各种先天的问题,包括剧本、演员、创作等方面。”

在陈燕华看来,正午阳光是中国电视剧的一个精品化标杆,侯鸿亮身为出品人制片人抓项目能力很强,他身边孔笙、李雪、张开宇等导演,也是拍摄水准很高,但他表示:“就像《伪装者》是非常好的剧,但不能说人家做的好,我做的没你好,就不做了。你好,我向你学,这是一个动力。”

谈到《伪装者》《风筝》的创新对谍战剧带来的巨大变化,陈总认为,“各个题材各个类型都与时俱进发展,现在做的剧,跟十年前做的剧,肯定有很大变化和提升。每一个阶段观众眼睛是雪亮的,如果总是故步自封,过去拍过的东西,简单套用到新的地方,拍摄手法和故事讲述方式没有提高,观众肯定不喜欢。变化是正常的,不变是不应该的。”

释凡:北京广电传媒今后有什么大项目大戏?

陈燕华:今年要做几部戏,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明年建国,后年全面小康,21年是建党一百周年,我们围绕重大时间节点,做各种题材。今年反映改革开放,三线初创时期,一直到衰败时期,改革开放时期,各种政治变迁的过程,讴歌改革开放以后四十年新成就,怎么作为一份子作为一个新成就,暂定名字为《我拿什么奉献给您》已经申报。

还有一部《命悬一线》,题材是抗日谍战剧,但是讲故事的方法跟以往同类题材有一些不同,主人公的发展脉络有很大不同。另外,《擒狼》剿匪系列的,之前的故事发生在西北地区,这个发生在西南地区。芒果影视发起的电视剧《隐秘而伟大》我们公司也有参与联合摄制,导演是王伟(《白夜追凶》的导演),主演李易峰和金晨。

释凡:如何看大家都说广电传媒做的《猎豺狼》《擒狼》等剧,都不是主流题材?

陈燕华:

现在的主流题材是仙剑、玄幻、古装,这一类剧我们不擅长,这可能跟我们年龄层次有关,就像今年春推会,就有人推广二次元小说的,推荐给影视公司IP改造。我就说没搞懂二次元究竟是什么东西,毕竟二次元东西平时就看的很少。

但也要考虑,包括网剧新生的类型,确实有年轻人喜欢爱看,也应该去调整创作方向。应该要为他们多创作喜爱的作品,但你擅长什么就去做,不擅长就做不好。如果有一天,真要给年轻人做古装剧,一定要找专人的人去做,要有年轻人参与。

释凡:《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火了以后,许多人都说精品网剧以后刑侦题材是主流方向?

陈燕华:我觉得刑侦题材,一直是观众所愿意关注收看的类型,因为传统电视台,受刑侦体裁的审查发行限制,大部分不能在黄金时间播出,网剧不考虑到时间播出,因此更适合网络平台播出,观众基础在。这两部戏做成标杆型良心剧后,必须会导致网剧的竞争更加激烈,但树立很好标杆,就是良剧驱除劣剧。

释凡:北京广电传媒以前投资过《结集号》《投名状》,为何近年有电影方面的计划吗?

陈燕华:公司最近电影也要做,准备投几个小片,因为大的电影市场是不可预估,预判的可变化性太大,因为一个电影的成功,涉及因素很多,剧本、题材、演员、创作、一直到发行档期等,汇集太多偶然性因素。电影这方面,公司本来计划要做,但有时候不一定是你自己主投主控,别人也有合适的项目,我们也会参与。

现在说实话,不像以往,以前做电影的时候,片子出来,基本上能知道赚钱还是赔钱,现在对市场不可控性预测,越来越难了。电影不确定性很强,最初电影没有院线,影院瞒报票房,销售发行环节不公开不透明,这两年有改善,但依旧有问题。电影题材选择,更不可捉摸和预估,你看这两年有很多爆款,像《战狼2》这种真正爆款,也没想到这种程度。电视剧成功与失败比例是20:80,电影比例是5:95,意思是100部有95部在赔钱,5部在赚钱,所以电影市场更残酷一些。

释凡:您对新进入行内的制片人有何忠告?

陈燕华:如果要当一名制片人,必须要踏踏实实从小事做起,首先做制片人要了解,对剧本有阅读能力,对市场判断能力,开发能力,严谨管理能力也要强,制片人是综合全面的,既要懂题材也要懂剧本,更要了解市场。如果你缺一,都不会很好完成一个作品。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猎豺狼的更多剧评

推荐猎豺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