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青蛇 8.5分

我愿做妖,不做人。

cc
2018-04-11 22:47: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久以前看过一段话,刚好可以用来概括看了《青蛇》的心情。 “每次婚礼,我看着新人们热泪盈眶地念誓言,从没怀疑过他们在那一刻的真诚,可人性是如此幽深复杂,千帆过尽,我变得什么都能理解,也什么都无法再相信。” 刘涛版的白蛇是每个人都是好人,白蛇是好人,青蛇是好人,许仙是好人,只有法海也是好人,他走偏了。电视剧充满了对人性善良一面的歌颂。忠贞,诚实,热烈,温暖。 可是李碧华不是,她把那些仁义道德扔进垃圾桶,揭露所有的伪装借口,告诉你利益至上才是人类第一选择。每个人都有阴暗面。 命运冥冥之中,选择了青白二蛇,得机缘可以修炼成人,甚至成仙。可是一颗七情六欲丸下去,毁了所有。觉得寂寞了,空虚了。遇到美少年如许仙,一见钟情,钟的可是皮囊。满心扑上去。由妖化人,一片痴心,万劫不复。 看起来是素来“浪荡”的白素贞找了老实人背锅过安稳日子,然而老实人却不是老实的人,他占着名利美色,看着两个女人为他生,为他死,争风吃醋,反目成仇。女人之间可以从亲密无间,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好比动物群体中追逐交配权,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男性群体之间也是如此。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在物质条件可以得到保障的时候,女性对男性的依赖还是如此地深,可以放下尊严放下自己,两性之间倒过来总体情况却不是对等的。 爱情仿佛女人的死穴,无论是如青蛇般洒脱不羁的,还是如白蛇般睿智通透的,无一幸免。白蛇是逃不开的了,她怀了孩子,所以装傻,许仙做了什么是否真的一无所知,恐怕不。这个女人为了维护家庭,让孩子有个父亲而费心竭力,可悲可怜不可敬。她太苦了,什么都迁就男人,越陷越深,只求他不要逃。女性主体性渐渐在这种追逐和维持两性关系中消失了,更多的是从属和依附。 李碧华在写霸王别姬开头是这样写的,她说,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合该床上有情,戏子应该戏里有有义。天道自然,正如老人依附年轻人,孩子依附母亲,女人依附男人一样。然而,霸王戏外有情,婊子下床有义,是不是也是在说女人依附男人不是天生的? 《诗经》不缺乏,“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主动追求爱情的女子。也能放下。“于嗟鸠兮,无与士耽”。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变得被动,柔顺,端庄了?它真的是天然的吗? 你喜欢他美貌,他贪图你财富。追逐,肉欲,残忍,懦弱。到最后什么都不剩。 我更喜欢做妖时候的青白二蛇,不按照人类的道德套路来,不依赖谁活着,及行迷之未远,觉昨是而今非。 我来到这世上,为学做人,却为世人所误。人生而有情,然而情为何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蛇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