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斗士 角斗士 8.4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1 22:34:01

英国著名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角斗士》,掬取公元2世纪古罗马前期帝国时代某些史料,经过艺术创造,以电影形式塑造了“从将军沦为奴隶,由奴隶成为角斗士”,终至挑战皇帝的马希穆斯艺术形象,彰显了他信守承诺,为复仇、为自由、为捍卫理想而死的英雄精神,也揭示了罗马政体从帝王专制向民主共和过渡的艰辛历程与沉重代价。

影片既有声势浩大的壮阔场景,又有体物入微的丰盈细节。在长达170多分钟的声画时空里,影片所以能够主脉鲜明,直而不枯,纷而不杂,首先得益于“一史两梦”这一“意象”整体结构。它以马希穆斯的“角斗”史为影片叙事的外在结构,以其“家园梦”为人物意识的内在结构,以“共和”梦想为影片“意核”的深层结构,借托于影像、声像和事像,复合为影片整体结构,不仅使影片整体意象内容丰实,形象饱满,意旨鲜明,并且使其史诗特色得以强化。

“角斗”,意即角力、争斗、搏斗。就此意义而言,影片以六次不同形态的“角斗”、六大叙事段落展现马希穆斯的角斗生涯,借助他亲率罗马大军在战场同日耳曼蛮族厮杀和五次在竞技场同死神、同自我、同奸佞搏斗,多角度、多层面并井然有序、各有侧重地展示他的人生经历及其个性与人性。

...
显示全文

英国著名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角斗士》,掬取公元2世纪古罗马前期帝国时代某些史料,经过艺术创造,以电影形式塑造了“从将军沦为奴隶,由奴隶成为角斗士”,终至挑战皇帝的马希穆斯艺术形象,彰显了他信守承诺,为复仇、为自由、为捍卫理想而死的英雄精神,也揭示了罗马政体从帝王专制向民主共和过渡的艰辛历程与沉重代价。

影片既有声势浩大的壮阔场景,又有体物入微的丰盈细节。在长达170多分钟的声画时空里,影片所以能够主脉鲜明,直而不枯,纷而不杂,首先得益于“一史两梦”这一“意象”整体结构。它以马希穆斯的“角斗”史为影片叙事的外在结构,以其“家园梦”为人物意识的内在结构,以“共和”梦想为影片“意核”的深层结构,借托于影像、声像和事像,复合为影片整体结构,不仅使影片整体意象内容丰实,形象饱满,意旨鲜明,并且使其史诗特色得以强化。

“角斗”,意即角力、争斗、搏斗。就此意义而言,影片以六次不同形态的“角斗”、六大叙事段落展现马希穆斯的角斗生涯,借助他亲率罗马大军在战场同日耳曼蛮族厮杀和五次在竞技场同死神、同自我、同奸佞搏斗,多角度、多层面并井然有序、各有侧重地展示他的人生经历及其个性与人性。

马希穆斯作为“角斗士”的五次角斗,前两次于罗马属地的角斗场,后三次在罗马首都斗兽场。影片遴选这五次角斗的典型事件,对马希穆斯形象及个性、人性的刻画,呈层层剥笋、递进式展开。

第一次是在外省角斗场以红黄两方手“铐”镣链的双人组合,同头戴牛首、骷髅面具而手足解放的对手角刃,亦即马希穆斯角斗士生涯的开端。从奴隶沦为角斗士的他,原本不认命不愿打斗,“在场上像个废人一样”,上场之前面对“杀—杀—杀”的吼声,方才领悟训练会馆馆主帕西穆所谓“不能选择命运,但有权决定如何面对死亡”之言。因此,他的首场角斗,貌似同对手角力,实则为生存与死神搏斗。

第二次以寡敌众,独战群体。基于“杀人是因为别人的要求”,他一气砍翻四人,又用两支利剑把最后对手拦腰斩断后,竟大吼一声“你们还不满意吗”,而将剑掷向欢声雷动的观众席。对此,帕西穆以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皇帝使自己获得自由的亲历,说明最棒的角斗士不是因其杀人迅速,而在于群众的崇拜,赢取群众的心才能赢得自由。马希穆斯发誓“也希望站在皇帝的面前,就像你一样”。这次角斗也就成为马希穆斯从盲目到自觉,从为生存到为复仇、为自由而争斗的转折点。

第三次在罗马圆形竞技场的搏杀,由于马希穆斯的临阵指挥才干和凝聚力量,使角斗士们以长矛盾牌战胜装备精良的军团战车,赢得罗马群众的欢呼和爱戴。他与仇人康茂德斯对峙,郑重亮明身份,宣示因儿子被人谋杀、妻子遭人杀害,不管今生或者来世定会替他们报仇的承诺和誓言。他震慑了狂妄不羁的康茂德斯,在万众“胜者生存”的呼声中赢得的不只是生存权,亮出的也不仅仅是“比罗马皇帝还要有势力的奴隶”形象,还有为实现复仇誓愿和争取自由与捍卫共和理想的主动权及精神力量支柱。同时,也成为重新链接他与公主、与元老院领袖人物、与旧部属下诸多依托的必要纽带。其后,露西拉公主的探访和友情,进而调整了他那“只是个奴隶,又能改变什么”的心态,愈趋自信。

在此基础上,他第四次独战大力士和斑斓猛虎,击碎康茂德斯的预谋诡计。“慈悲的马希穆斯”以人性“赢取观众的心”,并且面对康茂德斯企图借助其亲人被害惨象触痛他的人性软肋,达到激怒他盲动而予以诛之的险恶用心,终于又一次战胜自我。一个诉诸理性的马希穆斯,在冷蔑正告仇人“呼风唤雨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后,鞠躬离场,全身而退。这标志着无论身心、主观与客观,他都拥有了挑战皇帝、战而胜之的基本条件。

第五次在玫瑰雨花瓣掩盖血迹的斗兽场,身受致命伤的马希穆斯与康茂德斯殊死决斗。失道寡助,恶有恶报,康茂德斯终于自食其果,使复仇者完其夙愿。马希穆斯为赢得自由、捍卫共和梦想尽管以付出生命为代价,然而,他作为一位重获荣耀的“罗马战士”,在倒下前命令昆塔斯释放角斗士,恢复奎格斯议员的职位,并且宣言“罗马共和是个梦想,它应当被实现,那是马尔库斯·奥里利乌斯的心愿”,表明志者事成,魂归所梦。

构成影片外在叙事结构的是马希穆斯惨烈的“角斗”生活之流,包括在战场上率千军万马同日耳曼蛮民厮杀,沦为奴隶后在角斗场与命运和死亡搏斗,向弑父篡位的奸佞康茂德斯复仇,并且与自我弱点格斗,由于同潜隐其间的内在“心像”结构,即马希穆斯神往家园与亲人的意识之流相辅相成,从而成为源头活水,且形神兼具,血肉丰满。

《角斗士》将马希穆斯手抚麦穗、心归家园的“心像”作为开片第一个镜头,一个暖色调镜头,作为一场肉搏恶战的序曲,既为全片奠基,亦为人物定调,即人性的基调和个性的柔性与柔情层面。这就为其后于战地骁勇杀敌、于角斗场血腥角力的铮铮铁汉形象塑造,即刚与柔、暴烈与柔情等一体两面的性格建构,铺设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并且,也使他在临战动员时所说“三个星期以后我会在田里收割庄稼”显得真诚可信;他于战后先是断然回绝康茂德斯,继而又推却老皇帝委以罗马执政官的重任,亦成为非虚伪之言行。与此同时,居功不傲的马希穆斯形象,其从农夫到将军的经历及其淡定个性,同康茂德斯“错过了这场战役”却又极度膨胀的权欲与野心,形成明显比照,成为影片叙事结构的对立两极。

影片结局处,马希穆斯与康茂德斯终极决斗,手刃仇人后,马希穆斯意识模糊、神归家园的四个心像片断,与影片开头第一个暖色调心像镜头遥相呼应,所不同者则是化为深蓝冷色调。而于此刻,露西拉俯身抱着马希穆斯,以手合其双眼说“你回家了!”这实则是好莱坞影片大团圆结局的悲剧性翻版,即于冥间“天堂”与家园亲人团圆的结局。

影片在影像、声像和事像的节奏中呼吸,与影片整体意象结构相适应,其声画剪辑形式与节奏格局也呈显“象”、“意”应和的特色。影片多以短镜头组合段的分解性剪辑,形成快速节奏,表现战场与角斗场上六次鲜血飞溅的拼杀,营造了影片基本情节结构框架,通过每次各具特色的拼杀,从不同困境、不同角度和层面塑造马希穆斯的英雄形象。而影片用景深镜头或长镜头内动态意象的连续性剪辑,透过18个意识流段落闪现他所憧憬与怀恋的亲人与家园,成为影片深层结构内核以及他为之奋斗和献身的“共和之梦”的注脚,也成为史诗风格影片的抒情性节拍。

《角斗士》中,马希穆斯率罗马军队同日耳曼人刀光血影的残酷肉搏镜头,竞技场上刀落血溅的暴力场面,一经主观化的慢镜头处理,立即化刚为柔,化为心理空间与哲理空间相融合的意象空间,消解了暴力的残酷性,从而拥有某种诗情画意。

与影片宏观意象结构相映照,其间五次跪下捧土的微观意象结构,又与同是角斗士出身的帕西穆所说的“一切归于尘土”相呼应,反映了从农夫到将军、从将军到奴隶的马希穆斯对大地的深情及其复仇力量的源泉。这捧土、搓土的艺术细节,亦即化寓“意”于“象”的具象化特征性“细节意象”。

《角斗士》中,马希穆斯在罗马竞技场的三场血腥角斗,康茂德斯前两场来到场地中间,其卫队将角斗士们包围,影像画面构图呈现从开放到封闭的方形结构,这一镜头组合段构成叙事蒙太奇,以戏剧空间的叙事性质显现了事态的步步恶化。而在最后马希穆斯与康茂德斯的殊死决斗中,卫队围成圆形,犹若偌大的“句点”。当马希穆斯以顽强的毅力和斗志手刃了康茂德斯,其时的圆形构图又同看台的光影形成犹如太阳光芒的形状,使此时的戏剧空间又获得哲理意味,预示了共和梦想的曙光,创造了隐喻与象征意象。

《角斗士》的音乐声像空间也有两个。其一是德籍著名作曲家汉斯·季默与澳洲女歌手兼扬琴演奏家莉莎·杰拉德创作的《现在我们自由了》,在管弦乐伴和下,莉莎亦唱亦奏,歌声冷峻而不失深情,琴声简洁而具点睛之功,在宗教般庄严气氛中透出神秘而迷离之美,有力点染了马希穆斯的回家梦想;其二是由汉斯·季默独创的《我不仁慈吗》,在充满色彩魅力的抒情中渗透着史诗般的悲壮,充分表达着马希穆斯的共和梦想。这两个梦想意象的音乐空间,于片中反复相互穿插,组成影片的复合性音乐主题,并且同影片影像空间由外在角斗生活的“事象”结构与内在意识之流的“心像”结构复合而成的整体意象空间结构相匹配,达到音乐与影像、能指与所指、语境与语义、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从而不仅表达着马希穆斯的共和梦想和家园梦想,以及为此梦想而进行角斗和复仇的行为动机,揭示了影片的深刻意蕴,还展现了影片独创的意象之美、技术技巧之美和思维之美。

《角斗士》体现了传统线性情节叙事与现代非线性心理叙事的结合。现代语素依附并融合于占据主导地位的情节叙事主线之中。影片中近20个思念西班牙家园及亲人、幻想回到家园的微型意象段落,构成马希穆斯的“心象”思维链和内在情感链,镶嵌在他的现实角斗生活展现历程中间。

鉴于上述种种艺术表现,使影片《角斗士》无愧为雷德利·斯科特电影生涯中一部标碑式作品,并且成为体现电影意象美学理念的一个典型范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角斗士的更多影评

推荐角斗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