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1 22:00:19

《那山那人那狗》是霍建起继《赢家》和《歌手》之后的一部具有诗意现实主义风格的作品。2001年,这部电影获得有日本电影“奥斯卡”之称的“每日电影奖”最佳外国影片第一名,“日本电影笔会”最佳外国影片第一名,“日本电影艺术奖”最佳外国电影奖。与国内观众的反应平淡相比,该片自在日本放映伊始,就获得了日本观众的热烈追捧,在日本各界获得了极大好评,票房收入达到近四亿日元,成为当时在日本最受欢迎的一部中国影片。

《那山那人那狗》改编自20世纪80年代初彭见明的同名短篇小说。导演霍建起很喜欢这部小说的风格,希望能把它拍成一部艺术影片。本片以清新动人的画面和舒缓的镜头讲述了大山里的故事:影片中的父亲是一名乡村邮递员,他即将退休,接班人是儿子。在儿子第一次送邮件时,父亲陪同儿子走完了全程,指导儿子完成了工作任务,并以身作则地为儿子树立起了精神榜样。通过这次旅程,儿子与父亲之间多年的隔膜消失了,他不仅顺利地接替了父亲的工作,也从心理上认可、理解了父亲。

与第五代导演群体令人瞩目的视听语言的探索、实验、个性化风格,以及浓墨重彩式的叙事方式不同,霍建起在影片改编过程中承袭了原著抒情化、散文化的氛围,以儿子的视角,通过平静的叙事,将目光转向了乡村中的平凡父子,把我们带回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湘西。霍建起曾说他“偏爱理想的、英雄的、浪漫的、美好的故事,也更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表达着这种感情”。因此,在这部影片中,他着力表现了一些生活琐事和具体细节,把一种浪漫化、诗意化的风格引入到自己的创作之中。影片清新、敦厚、细致感人,以顺叙和闪回相结合的方式,将儿子的主观叙述与现实并置,同时夹杂着回忆与怀旧、温情与理解等主题。从本片所展现的舒缓、细腻的节奏及韵味来看,导演成功地体现了原作的诗意和散文化特色,并由此开始确立较为明确的个人风格:诗意现实主义风格。

影片开头,以字幕的方式告诉了我们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然后以大全景展现了乡村风情,为我们确立了一种诗意、悠远的意境。在这里,导演赋予这一远离都市文明的山村一片黎明的清辉,一缕怀旧而淡远的光泽。当我们的社会越来越信息化,电话、网络已经进入到人们日常生活的时候,通过信件来传递信息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古老的通讯方式。乡村邮递员这种职业在我们看来也是古老的,他们的生活并不为我们所熟悉,但当我们带着一种新奇的心态和视角去观看时,却触摸到了生活中质朴而真实的一面,找回了城市文明中日渐消失的挚爱与温情。在这里,乡村不再是与城市对立的封闭空间,乡邮员这一职业正是乡村与现代文明联系的纽带。虽然父亲即将退休,但他所维系和坚守的优美的、传统的信念,构成了影片中令人感动的一幕。老一代与新一代的交接,不是对传统的告别,而是信念的传承;不是精神的淹没,而是时光的流逝。当这种传统的信念为儿子所领悟时,影片中对于传统伦理秩序的守护和认同便找到了归宿,不会随上一代的卸任而失去依附。在《那山那人那狗》中,导演逃离了他的同代人面对传统时的惯常处理方式,以一种温和而坚定的姿态回归了中国传统的伦理秩序,并试图通过他怀旧的目光,为我们建立心灵的归宿。

这是一个反映普通乡村邮递员生活的故事,也是一个儿子和父亲之间获得理解与沟通的故事。乡村和大山是故事发生的地方,它虽不利于交通通讯,却保存了人类原始的质朴和温情。虽然在下雨的时候,山路崎岖泥泞,成为父亲工作的障碍,但更多时候,它风光秀美,空气宜人,温和而厚实地接纳着人们。导演主要以大远景或中近景来表现父子俩和大山的关系:经常是在一个自然风光的大远景中,父子俩在大山中走着,仿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中近景中,导演以广角镜头拍摄了父子行进的过程后,又迅速将两人置身于大山中,以表现大山与人的和谐自然的关系。作为乡邮员的父亲,走240里邮路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已经在这条山路上默默走了半生。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对工作的热爱、执着、坚忍、奉献等中华文明传统美德。父亲工作的艰辛,是通过儿子的转述揭示的:支局长陪他上山跑了一趟后“掉了眼泪”,然后让他退休,并为父亲治腿病。以惯常的叙事经验来看,如果以一种悲壮的手法处理这一形象,无疑很容易唤起观众的恻隐之心。但导演巧妙地弱化了悲壮色彩,以平静的态度进行叙事。虽然儿子和其他人为父亲抱不平,但父亲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对他来说,走240里的山路是很平常的事,自己几天不去山里乡亲们就会念叨,何况还有失明的五婆,为她念一封伪造的家书也已成为他的习惯。如果不是因为趟冷水而落下腿病,他还会一直走下去……这种平静的叙事,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进行了角色的认同,在悄然不动中完成了对民族文化传统的回归。

影片直接以儿子的视角来进行常规讲述,并不时穿插闪回镜头。儿子一开始并不理解父亲,自己接父亲的班也只是想让自己家里有一个国家干部,第一个闪回镜头就交代了父子之间的隔阂与陌生。父亲对儿子接班也不太放心,重新整理儿子的邮包并反复叮嘱儿子,最终还是要陪儿子走一趟。在路上儿子和父亲的谈话也颇有意味:儿子认为完全可以借助现代的交通工具送信,但父亲认为邮路就是邮路,该怎么走就得怎么走,他不想搭便车……影片通过送信路上儿子与父亲言语、行为的交锋,以及儿子或父亲的回忆,表现了儿子对父亲从不理解到认同、接纳的过程。闪回的出现并不突兀,更多的是一种解释和回顾,并适时调整了影片的节奏。通过闪回,我们了解到了儿子和父亲的内在心理,如果说儿子的回忆是对父亲行为的理解和感悟的话,那么父亲的回忆则是一种怀旧和欣慰。儿子对父亲的理解和认同是逐步的,转折点在过河的那场戏。当儿子背起了父亲过河,发现父亲比邮包还轻时,儿子有所触动并且叫了一声父亲所一直期待的称呼——“爸”。最后他们一起共用一个盆洗脚,睡觉时儿子的腿压在父亲的腿上,表现了新老的认同和接纳。这种接纳不仅是职业上的交接,更是一种心理上的相互理解。在另一层面上,新老的交接不是一种单向的继承。当父亲调侃儿子对侗族姑娘的好感时,说“我猜你捡了她就迈不开步”,而儿子说不希望那位侗族姑娘像他妈那样时,父亲无言地默许了儿子的想法。由此可见,交接也意味着传统的绵延与发展。

在这部影片中,狗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它叫“老二”。从心理的接受上看,父亲已经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用儿子的话就是“别看老二不会说话,可它鬼着呢,我爸心里想什么它全知道”。“老二”是父亲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和父亲之间已经达到了一种默契,它是父亲的助手、伙伴和亲人。在这里,导演已充分地把“老二”人性化了。它一开始不信任小主人,只愿意跟随父亲去送信;它认识路,在过河后会主动叼来树枝让主人烤火;当信被风吹走时,它灵活追逐,并一跃而起,叼住被吹走的信件。它是可爱、忠诚、勇敢的化身。在影片中,大山、父亲、儿子、老二已经融合在了一起,他们身上所体现出的挚爱与真情超过了他们自身,具有了更为普遍的意义。

中国农村题材的电影擅长表现女性,但遗憾的是,本片对女性形象的处理比较单薄。在塑造母亲、侗族姑娘及五婆的形象时,只是一笔带过。母亲成为贤妻良母的符号化注解,她善良、坚忍、奉献。夫妻之间、母子之间没有任何冲突,似乎母亲只是父亲和儿子的附属。侗族姑娘是美丽而热情的,但对于她的形象的塑造,也仅止于导演几个惊艳的镜头和父亲对儿子的一句调侃。五婆的出现,似乎也只是为了表现父亲的善良品格和儿子与父亲观念的冲突。女性形象在影片中只是起了一种单方面的点缀作用。

当然,《那山那人那狗》在日本的风靡,也给了中国电影界很大的启示。除了散文化风格、古老的音乐以及自然景色吸引观众外,影片对山村邮递员的生活以及父子情感和家庭情结的展现,如小津安二郎的电影一般,以平淡和真实之感深深打动了日本观众,与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父子情感淡漠、家庭观念淡薄的现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电影要走向世界,需要各种不同风格电影的尝试,中国电影只要主题和内容能引起海外观众的共鸣,一样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山那人那狗的更多影评

推荐那山那人那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